首页 > 中国少年文摘 > 精彩推荐 > 经典美文

洁白明崖枝

 文:郭凯冰

图:童乐绘美术设计

微信图片_20190125092721.jpg

          1          

 

吃过早饭,谷穗提个竹篮,布米拿根长长的树枝,来到了地皮谷。

地皮谷是个山谷,两边是悬崖,纵深的谷底长满了各种灌木,虫蛇很多。山谷中间位置,有一块凸起的高地,上面清一色的茅草。雨后的茅草中,会冒出许多地皮菌,采来放汤菜里吃,能把人的舌头骗进肚里。

昨天,奶奶告诉他们,“他们”要回来了,跟九斤十斤的爸爸妈妈一起回!今年“他们”打工的城市很热很热,要防暑,最热的十天放假,“他们”要趁着这些日子回家看看。

“他们”不在家的时候,布米和谷穗再馋地皮菌也不去山谷。如今“他们”要回来,当然要来采。

布米和谷穗来地皮谷,不光是为了采地皮菌,还因为要采最好看的明崖枝。

以前“她”在家的时候,最喜欢这种花,每天都会折几枝带回家,插到窗台上的粗瓷花瓶里。夜里,明崖枝散出的淡淡的清香很好闻,布米和谷穗也总是睡得很踏实。

布米负责爬到悬崖上采摘,谷穗在下面接着,很快就有了一大抱。

“咱们把花瓣撒到草席上,她睡觉的时候,就睡在花瓣上,好不好?电视里就这样!”往回走的时候,谷穗这样提议。

布米有点儿不以为然,觉得是小女孩子的把戏。不过他不想让谷穗扫兴,“嗯”一声后说:“花汁会弄脏衣服呢。”

谷穗同意布米的话,想一想说:“那就用花把床围起来!”

布米说了一声“好”。

 

          2          

 

爸爸、妈妈——好久好久,他们都没喊过这几个字了。

“他们”走后,谷穗和十斤一到傍晚就哭个不停,没办法,爷爷奶奶们让布米和九斤带他俩去山下。到了山脚下,四个人在公共汽车站牌边蹲好久好久,等天黑下来,抽抽搭搭往回走。谷穗看布米也哭,委屈地说:“哥哥,你别骂我,我一叫‘妈妈’这两个字,就想哭。”十斤抽抽噎噎地说:“我也是。想忍着不哭,心里一叫妈妈,就忍不住了。”

就是那一天,他们四个约定,以后想爸爸妈妈的时候,说到爸爸妈妈的时候,不再用“爸爸”“妈妈”这称呼,只说“他们”“他”“她”。

不过,在明崖枝开花的季节,窗台上的粗瓷花瓶里,每天总会插上一束漂亮的明崖枝。夜里布米睡不着,就扭头看着黑暗中这一束朦朦胧胧的白,看着看着,眼睛也蒙起来,就慢慢睡着了。

等他们习惯说“他们”的时候,就不再每天傍晚都去山下了。

谷穗和十斤不哭了,可又怎么能不想呢?他们就又盼呢盼呢,盼着过年。不是为了买新衣服,也不是为了吃好吃的,只为了过年他们能回来。

前年和去年,布米爸爸妈妈都答应说回来过年,可盼呢盼呢,等到要过年了,又打电话说不能回了。前年是厂子里过年加班工资双份舍不得钱,去年是没买上车票。布米和谷穗盼星星盼月亮,最后盼来他们不回家的消息,怎么也不信,大年三十在山脚下等了一整天,一直到除夕夜的鞭炮响起来才哭着回家。

不过,他们就要回来了!今天傍晚,他们和九斤、十斤,就能接到爸爸妈妈了!

可九斤不让接。他说还是别太乖好,只要爸爸妈妈看他们不听话,就不会对他们好;不对他们好,爸爸妈妈走了以后,他们就不会太想太难过。

九斤这么说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对,虽然不情愿,到底听从九斤,到山上待着,想等到天黑下来再回家。可看到山下的身影,谁能忍得住呢?

“爸爸——妈妈——”布米和九斤的喊声,也跟着谷穗和十斤的喊声在山间回荡起来。

 

          3          

 

从接到爸爸妈妈,谷穗就腻在他们身边,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晚饭有妈妈最喜欢的地皮菌,爸爸最喜欢的鲫鱼汤。

奶奶说,地皮菌是布米特意采的。布米不想奶奶这么说,刚要张嘴说“如今到处都有地皮菌”,却感到爸爸的手放到了他头顶,轻轻地抚摸了几下。妈妈呢,干脆把他紧紧揽了一下,布米想说的话就再也不说了。爸爸多久没摸过他的小脑袋啊,妈妈多久没有揽着他啊!这种感觉,他舍不得。他想,九斤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舍不得。

吃过饭,妈妈进睡房换衣服,布米和谷穗相视一笑,起身跟到门外——他们希望听到她惊喜的叫声。

可好一会儿,也不见动静。谷穗忍不住,推门进去,见妈妈正跪在床边,双手捂着脸。谷穗不知发生了什么,跑过去拉开妈妈的手,见她手里握着几瓣明崖枝,脸上湿漉漉的。

“妈妈——”谷穗不知所措,手抚着她的脸给她抹泪。

“你们给妈妈采的?”妈妈抱住谷穗,看看旁边的布米。

“哥哥采的!我撒的花瓣!”谷穗把脑袋偎在妈妈胸前,双手搂住她的脖子说。

晚上,谷穗早早躺到爸爸妈妈的床中间,又叫布米也上去。

布米磨蹭好一阵,最终,还是到旁边自己的小床上躺下。他跟谷穗说,太挤了,睡不开。

爸爸笑着说:“布米长大了。”

布米听了,心里甜丝丝的,躺到床上的时候,眼泪却突然涌出来,把枕头都打湿了。

妈妈把谷穗哄睡着了,又轻手轻脚来到布米的小床边,轻声叫:“布米,布米。”

布米没睡着,可他不想睁开眼。妈妈在床边坐下,抚摸着布米的胸脯,喃喃说:“布米,瘦了好多。”

布米闭着眼,心口好疼,好疼。以前外公去世的时候,布米劝妈妈吃饭,妈妈告诉他胸口疼,吃不下。那时,布米不懂。自从爸爸妈妈离开,布米才知道,很伤心的时候,胸口真的很疼,很疼。

布米真想妈妈就一直这样抚摸着自己。可妈妈抚摸了一阵就停下来了。她是要睡去了?正失望着,妈妈竟然抱住了他。布米再也忍不住,紧紧抱住妈妈,哭出了声。

妈妈把布米抱进怀里,脸紧紧贴着他的脸。布米觉得妈妈的眼泪热热的,流了自己一脸。

清晨,布米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和谷穗躺在爸爸妈妈中间,一张床好挤好挤哟!可是,这样拥挤的样子,布米好喜欢呢!

 

          4          

 

第二天上午,布米打猪草回来,见爸爸正在屋里,就从水桶中舀出一瓢水往嘴边送。

布米能听得到爸爸大步走过来的脚步声。也许,马上就有一巴掌落到后脑勺,或者背后会狠狠挨一下吧?

布米的肩头被爸爸揽住,手里的水瓢被爸爸接住:“布米,别喝!生水不卫生,肚里会生虫。”布米只好乖乖听话。其实,自从他们外出打工后,他就再没喝过生水。

吃过午饭,布米在院子里转悠一阵,鼓足勇气大声喊:“谷穗,我们下杏花潭洗澡去。”

杏花潭是个很深的潭,大人从来不让孩子去那里洗澡。布米第一次偷偷去洗澡,被妈妈发现后骂了一顿。第二次偷偷去洗澡,被爸爸看见了,在潭边就挨了一顿打。自从爸爸妈妈出去打工,布米再不去潭边,也不让谷穗去。

“布米,别去那里洗,危险!我给你们晒好了水,在家洗。妈妈喜欢你们在家多待会儿。”妈妈说着,已经开始给谷穗脱衣服。

布米能说什么呢?他怎么给自己鼓劲,也无法张口拒绝,何况他的腿,根本就没往外走。

 

          5          

 

爸爸妈妈在家的日子,美好得跟做梦一样,快得跟飞一样,布米一件“坏”事都还没做,爸爸妈妈就要走了。

但是,爸爸妈妈要走的早上,怎么也找不到布米了。

还是谷穗想起了什么,拔腿就往山上跑。快跑到山顶的时候,果然看见布米正爬上那个吓人的石崖,把手伸向那丛最好看最好看的明崖枝。

谷穗捂住嘴巴,不敢叫出声。她知道,只要布米一分神,就会更危险。

布米颤巍巍的手终于采到了一枝,啊,那是多好看的一枝啊!

可谷穗还没欢呼出声,就看见布米变成了一只鸟坠下去,右手却紧紧抓着那花枝。

“布米——”谷穗哭着喊起来。

布米的腿流血了,动一动疼得钻心。他用力把花枝抛给谷穗,说:“快,撵上妈妈!”

谷穗接住花,哭着向山下跑,边跑边大声喊着:“妈妈——妈妈——”

布米拖着双腿爬到那棵大山楂树下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影已经到了山脚下。

不一会儿,一个小小的身影飞奔到他们身边。

隔着老远,布米都能看到那洁白的花,真的像一群白蝴蝶,扑到了妈妈怀里。

“爸爸——妈妈——”看到爸爸妈妈牵着谷穗往回跑的时候,布米嘶哑着嗓子,冲着山下大声喊。

一阵风来,石崖上的明崖枝翩翩起舞。泪眼朦胧的布米扭头看着,觉得真是朵朵白蝴蝶张开了翅膀呢!

微信图片_20190125111839.jpg

林冬冬摘自《文学少年》(2016.7)

葱小七 编辑

 

热线电话: 010-57526397
通讯方式: 北京市建国门外
大街丙12号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meiwenban
官方微信: zgsnwenzhai
读者QQ群: 290469542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