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少年文摘 > 精彩推荐 > 经典美文

听姐姐的,没错

 屏幕快照 2017-08-07 上午9.17.53.png    

文:[日]金广贤介

 

1. 一场变故

       上小学时,我不论是体育还是学习成绩都格外出色,是班里说一不二的领导人物。当时对我言听计从的人不在少数,其中最听话的要数我弟弟史也。不论我说什么,史也都会乖乖地听从。各种各样的恶作剧我让他干了许多。

       史也清楚,姐姐的命令不可抗拒。和身体强壮的我不同,史也是个身体瘦弱的小男孩。

       当然,我也教了他很多生活中必不可缺的常识。“听姐姐的没错。”这是我当时的口头禅。

       升入初中后,我开始打篮球了。我所就读的初中是在当地篮球比赛中屡次夺冠的强队。初二时,我成为正式选手,开始参加比赛。

       每次周末比赛时,父母就会来为我呐喊助威。我也强求弟弟史也来观看我的比赛。可弟弟对篮球丝毫不感兴趣,甚至连规则都不懂,一直都是呆呆地张着嘴巴看我比赛。

       初三那年,我遭遇了车祸。那天下着大暴雨,能见度非常低,我也觉得撞我的那个司机非常倒霉。但是,这一撞伤到了我的脊椎……

       当知道再也不能打篮球时,我哭得昏天黑地——不仅不能打篮球,甚至想挪动一下身体都比登天还难。由于住院时间太长,我回到学校后,上课的内容一点儿都听不懂了。中考迫在眉睫,我本打算努力学习,拼搏一把,但我想去的那个高中不接收行动不便的残疾学生。

       那时的我一点儿自信都没有了,变成了一个忧郁内向的孩子。虽然非常感谢所有人对我的关心照顾,但是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却使我感到无比痛苦。

 

2. 我讨厌弟弟

       父母总算找到了愿意接收我的高中,可当时的我对自己的人生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小我三岁的史也,在我进入高中的同时也升入了初中。有一天晚饭时,他在饭桌上非常自豪地说:“我参加了篮球队。”

       父母一听非常吃惊,做梦都想不到瘦小的史也能够主动加入篮球队。于是父母不痛不痒地说:“噢,不管怎样一定要坚持下去啊。”

       我默默地吃完了饭,心中却并不平静,一股怒气在我胸中上下翻腾—偏偏选择我喜爱却不能参加的体育运动,这个愚蠢、反应迟钝的弟弟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觉得没有毅力的史也坚持不了三个月。但每天晚饭时,他都要兴高采烈地谈论一番篮球队的事。这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不,不只是我,是出乎全家人的意料:他不但没有退出社团活动,球技好像也在不断进步。在初一那年冬天,他竟然被选为新人挑战赛的选手。

       那时我真是心有不甘,我认为应该一直做我跟班的弟弟,居然超越了我。

       我的脚还是一点儿都不能动,用手摸呀、拍呀,甚至是用铅笔扎,都没有一点儿知觉。

       和我比赛时一样,在史也比赛时,父母也会去给他呐喊助威。我没有去,我才不去给那个家伙助威呢。不知是不是为了照顾我当时的心情,之后谁也没有谈论过新人挑战赛的事情。

 

3. 球场上的姐姐非常潇洒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没能按捺住内心的怒火。终于有一天,我对史也大吼起来:“史也,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我这样一说,他愣了一下。我继续说:“为什么你偏偏选打篮球?”

       史也略微思考了一下,厚着脸皮愚蠢地解释道:“等你好了,我们就可以一起打篮球了。”

       我一听这话更加愤怒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的腿治不好了,你这个混蛋!”我开始疯狂地咒骂史也。

       一直等到我骂够了、解气了,他才慢慢地对我说:“真对不起,姐姐,并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想追赶上你罢了。我以前经常去看你的比赛,球场上的姐姐非常潇洒帅气,我早就把姐姐当成自己的偶像了。”

       我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以为史也只是张着嘴巴发着呆看我比赛,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认真。那个瘦弱的、什么都不会做的弟弟,不知不觉间竟然有了如此明确的目标。

       我的愤怒消失得无影无踪。从那天开始,我的内心悄悄发生了变化。

       “球场上的姐姐非常潇洒。”那些给人无限希望的漫画、书上的励志故事,或是在医学上多么确切有根据的说明,都不及弟弟这句话让我重拾信心。我想找回潇洒帅气的自己—篮球来回飞舞,球场上回荡着球鞋发出的“啾啾”的摩擦声,无人能比的自豪感。

       从最初会动的脚趾,到支起腿进行站立练习,再到开始练习走路……我开始拼命地做康复训练。训练的过程是痛苦的,为此我不知哭了多少次。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史也说过的话,想重新找回帅气的自己。

 

4. 弟弟的背影

       高三那年春天,我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了。那时史也上了初三,当上了篮球队的副队长。

       一天晚上,史也对我说:“姐姐,明天去看我的比赛吧。”

       久违的体育馆仍然让我心潮澎湃。

       球场上的史也威风凛凛。他大声鼓舞队员的样子,还真像一名副队长,那个总是战战兢兢的、软弱的弟弟完全不见了。

       就在我专心观看比赛时,女子篮球队的技术指导村野老师来到我身旁—他是曾经照顾了我三年的恩师。

       “宽子,能走路了呀,真是太好了!”

       我微笑着向他表达了感谢之意,同时指了指史也说:“今天弟弟参赛。”

       村野老师好像知道似的说:“你弟弟啊,刚参加篮球队时是打得最差的。”因为和男子篮球队的训练场是挨着的,所以他经常看到史也。

       我笑着点头回答道:“是那样吧。”

       但是,接下来的内容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史也因为打得太差,同学和技术指导老师都对他说:‘快别打了,放弃吧。’他却说:‘不,我一定要打。’他早上练,午间练,放学后练,即使集体训练后也一直在练习,不厌其烦地练习跑动、投篮时的步法。”

        听到这些,我简直不敢相信:“真的吗?”

        “真的。由于好几个队员受伤,史也参加了新人挑战赛,但第一次出场实在是惨不忍睹啊。”

        我的脑海中闪出了一年半前的记忆—

       “我被选中参加新人比赛啦!”史也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们。但他没有说他是替补队员,也没有说是因为很多队员受伤。

        如此说来,观看新人比赛后父母回到家一句都没谈论当时的事情,并不是照顾我的心情,而是照顾比赛打得一点儿都不好的史也啊。

        我一直以为,史也和我有着同样的运动天赋。没有的那部分天赋只能用费尽心血的努力来弥补,史也一步一个脚印努力练习的身影浮现在我的脑海。

       “史也紧紧抓住高年级的同学、技术指导老师,向他们学习,每天都练到快要晕倒。大概是初二那年,他突然噌噌地开始进步了。宽子也练过体育,应该会明白,有那样的时候,一旦超过某个点,技术一下子就突飞猛进了。现在他已经是球队里不可缺少的灵魂人物啦。”

       我把目光投向赛场,这三年一直给我勇气的那个坚强的身影再一次映入我的眼帘。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根本停不下来。

       我的弟弟,在姐姐不知道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成长为这样一个善良坚强的孩子了。

 

5. 听姐姐的,没错

       现在,我的父亲病倒了,母亲要照顾他,所以我要当一阵子酒铺老板。

       我还是要戴着辅助工具才勉强能走,所以我搬不起啤酒箱子什么的,也不能长时间站立。但店里的事情没有我不知道的,所以我觉得自己一定可以胜任。

       其实,刚开始史也也打算代替父母经营酒铺。他打算瞒着家人退学,我知道后,逼问他退学的原因。到最后,他才说:“因为姐姐战胜了那么大的伤痛,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当上了小学老师,好不容易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我对他说:“你不是也有梦想吗?所以这次该我帮助你了。”

       是的,这次轮到我扶持史也了,必说的台词就是:“听姐姐的,没错!”

 

夕梦摘自《译林》(2016.3)

葱小七  编辑

 

热线电话: 010-57526397
通讯方式: 北京市建国门外
大街丙12号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meiwenban
官方微信: zgsnwenzhai
读者QQ群: 290469542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