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少年文摘 > 精彩推荐 > 经典美文

狐小六的面具

文:十夜  

图:苏南

 

封面.jpg

 

      狐小六有一张面具,面料柔软而细腻,雪白的底色上,用亮黑色的油墨细细地绘制着精美的图案,整张面具就像有魔力一样,狐小六第一眼看到它就爱不释手。

      不过最吸引小六的,还是这张面具的表情——微微眯眼笑着,上扬的嘴角好像含着一口春风。

      从那时起,狐小六就再也没有摘下过面具,时间在沙漏里慢慢堆积,大家早就不记得笑眯眯的面具下,狐小六的脸到底长什么样子了。但狐小六爱笑,成了狐狸庄最大的口头禅。

      这家的狐狸宝宝才出生,“咯咯”地一笑,狐大妈狸大婶就会眯起眼睛宠溺地说:“哎哟,这笑得,真是太狐小六了!”

      哪家的小狐狸和同学打架了,他的妈妈准会一边抿着耳朵接受老师的数落,一边摇着头叹息:“这孩子,要是有狐小六一半会笑也行啊!”

      俗话说,爱笑的狐狸运气总不会太差。至少不会打架,更不会因为闯祸而殃及狐狸爸妈。

      所以狐小六是狐狸庄全体小狐狸的榜样,以至于之后的很多很多年里,小狐狸提起优秀的同学时,总是喜欢用“别人家的狐小六”来代称。

 

2

 

      不过,尽管大家都喜欢狐小六,他的爸妈还是不太乐意。

      爱笑?笑能顶什么用?能凭空笑出一盒鸡肉卷吗?能换成白花花的银子吗?还是说能把全家都接到更大的洞里去住?

      什么都不能,只会让狐小六不思进取,安于现状。

      不信吗?你看看,人家狐小美,考试考了99分,就因为没得到那1分,回家哭了整整三天三夜,过了半个月眼睛依然像两个小红樱桃一样。多上进!可狐小六呢?拿着88分的卷子,高高兴兴地回家说:“这个数字多吉利呀!还比上次的83分多了5分呢!”

      再看看人家狐壮壮,虽然成绩不好,但每天带着鸡肉卷,谁想吃的话,一口一块钱。小小年纪就这么有经商头脑了,多难得!可狐小六呢?唉,都不指望他能赚回来钱,每天带去学校的鸡腿饭,自己没吃几口,都让大家分着吃了!教训他吧,他居然还振振有词:“怎么可以赚同学的钱呢?有好吃的当然要分享呀!”

      其实狐小六自己都快忘记了,当把鸡腿分给狐壮壮,却被狐壮壮转手卖给别的小狐狸时,他真的好想抢回来。

      可是他选择笑眯眯地装作没看到。

      “就当生了个傻子吧。”小六妈无奈地摇头,“也不知道这性子随谁。”

 

3

 

      是啊,狐小六随谁呢?

      小六爸爸想了好久好久,终于想到,大概最像弟弟狐七了!

      一样在赚钱方面一无所长,一样跟狐狸一族精明的性子格格不入。

      狐七头些年开了个驿站,用尾巴。

      他的尾巴有残疾,上面有一个小坑,完全不长毛,他就用这个小坑,给那些害怕严寒的种子们建造了一个小型驿站,来温暖它们的寒冬。

       狐狸们每次提起狐七的驿站,都会做出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用得意的语调感叹:“种子驿站?真是不务正业。”

       可是狐小六觉得,自己的七叔简直是自己见过最牛的第一号人物了!

      至于不务正业?狐小六想,让更多人开心,就是正业吧!

      不过被爸爸妈妈教训的时候,狐小六真想使劲儿哭。

      可是他哭不出来,因为他只能微笑。

 

4

 

      “嘭!”

      一声闷响打断了小狐狸们的体育课,狐狸老师惊恐地跑过来,冲着一旁哆哆嗦嗦的狐闹闹大吼:“狐闹闹!胡闹!”

      盯着狐小六额头突起的大包,狐闹闹缩着脖子夹着尾巴一动不敢动。

      他真的只是想要恶作剧一下而已,而且他发誓自己想恶作剧的对象绝对绝对不是狐小六。可是本来抛向狐小六身后玻璃的石块,却因为狐闹闹恶作剧技术不过关,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小六的额头。

      狐狸老师拉着狐小六急急忙忙地跑到医务室的时候,狐小六头顶的包已经有半个馒头那么大了。

      “疼……疼不疼呀?”狐闹闹看着小六脑袋上的包,眼泪一串一串地往下掉。

      狐小六眨了眨眼睛,趁着老师翻找药品的空,凑近了狐闹闹的耳朵,神秘兮兮地说:“你可千万别说出去,这不是你砸的包,这是我脑袋上长的一朵小蘑菇哦!我的脑袋可神奇了,能长各种东西,但是如果大家都知道的话可就不灵啦!”

      狐闹闹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半信半疑。

      是挺像蘑菇的,但狐小六说的是真的吗?

      “你不信?不信你摸摸啊!”狐小六把毛茸茸的脑袋往前凑了凑。

       狐闹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真的好像蘑菇啊!

       而且,如果真是个大包,被这么摸一下,还不得哭出来?可是,狐小六可是在笑呢!狐闹闹这下放心了。

      “小六,你太酷了,脑袋居然能长出蘑菇。我一定替你保守秘密!绝对!我保证!”

      狐闹闹前一秒还觉得自己是罪魁祸首,现在他已经完全认为自己是天大秘密的守护者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出医务室,离开前,还回头冲小六敬了一个标准的狐狸军军礼。

      “嘶……下手真狠。”狐小六看着狐闹闹离开的背影,悄悄嘟囔。他觉得心里憋闷憋闷的,可是嘴角却依然上扬。

      “下次……下次就不再这么善良了吧。”狐小六在心里悄悄告诉自己。

      然后却又像是否定一样,使劲儿甩了甩头。

 

5

 

      “我们这样……然后这样……尽情恶作剧啦,反正他只会笑,又不会真的生气。”

      傍晚放学时,狐小若忽然想起作业本落在了教室,然而经过走廊时,却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她觉得尾巴一阵阵发抖,不自觉中,紧紧咬着牙。

      第二天一大早,狐小六刚来到教室,就被塞满垃圾袋的书桌吓了一跳。

      “哈!我的桌子一定是昨晚趁我不在偷吃了东西,垃圾忘记丢掉了。”狐小六笑眯眯地调侃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清理书桌。

      没有人来帮我呢。狐小六轻轻低下了头。

      好容易收拾好书桌,然而狐小六刚一坐下,便像被蜜蜂蜇了一样惊讶地跳了起来——座位上,一个尖冲上的小栗子歪向了一边。

      “哈哈,难道是桌子吃剩的?”狐小六将栗子捡起来,转身扔进垃圾桶。他笑着,耳朵一抖一抖的,像在撒娇一样。

      “一定还没结束。”狐小若心想,“可是,他怎么就是不生气呢?”

      狐小六这次坐下前,认真地检查了一下书桌和凳子,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敢坐下来。

      然而,他刚一坐下来,一杯冷水便从头顶倾倒而下。狐小六浑身上下湿了个透,火红的毛发紧紧贴在身上,不再蓬松。

      狐小六站了起来,他什么也没说,或许是在为这一次的“意外”思考着可爱的借口。

      可狐小若却越看越不对劲,她看到,小六的头微微低着,耳朵轻轻抖着,拳头握得紧紧的,身体一颤一颤。可是他的脸上,却依然挂着灿烂的笑容。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狐小若迅速走上前去,“啪”的一下,夺下了狐小六的面具。

      摘下面具的一瞬间,大家惊呆了。

      狐小六紧紧咬着嘴唇,一双漂亮的眼睛湿漉漉的,含满了泪水,表情是大家从未见过的哀伤。

      大家都忘记了,他是戴着面具的啊!一直开开心心的狐小六,谁知道面具下面是怎样的一种表情呢?

      “小六,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摘掉面具做你自己吧!”狐小若歪着头,轻轻说。

      只是一句话,狐小六号啕大哭起来。

 

6

 

      狐小六不再是狐狸庄上最会笑的狐小六了。他有时候会任性地哭,有时候会跟着小伙伴一起恶作剧,偶尔还会因为意见不统一和爸爸妈妈小小地吵上一架,不过大家都觉得,这样的狐小六,才更让人喜欢他的笑容,因为那种笑容里,多了好多阳光,就连眼泪也反射着阳光。

      狐小六自己也觉得,似乎会哭以后,才更会笑了,也比从前更觉得,让大家开心才是正业。

      狐狸庄依然忙忙碌碌,有新的狐狸宝宝出生,又有小狐狸因为打架而被叫家长,大家依然会提起狐小六,不过不再说那些关于笑容的话,他们会说:“这孩子,可爱又机灵的劲儿,真像狐小六!”

 

摘自《七彩语文》(2015.2)

蓝叨叨 编辑 

 

热线电话: 010-57526397
通讯方式: 北京市建国门外
大街丙12号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meiwenban
官方微信: zgsnwenzhai
读者QQ群: 290469542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