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少年文摘 > 精彩推荐 > 经典美文

幸福的女主角

文:徐玲  图:空西瓜

屏幕快照 2016-08-01 下午2.24.26.jpg

1

 

       钱可啸抓起我的笔袋,塞进去一个皱巴巴的小纸团,朝我撇撇嘴:“等回到家再看。”

       我抬起下巴,有点儿紧张:“搞得这么神秘兮兮……干什么?”与此同时迅速转动脑袋环视周围,看钱可啸刚刚的举动有没有不巧落入了哪位同学的眼里。

       还好,大家都忙着收拾书包,没人注意我们。

       我迫不及待去动笔袋。

       “嘿,跟你说到了家再看。”钱可啸帮我把笔袋藏进书包,脖子一歪,走了。

       我的心脏加速跳动。天哪,小说里男生给女生传纸条的情节在我身上重演啦?我就是那些浪漫故事里幸福的女主角?他一定写了让我脸红的话,我是接受还是拒绝呢?

       不行不行,像钱可啸这样的倒霉蛋,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接近的。他长得不帅不说,成绩还不理想,还有一大堆坏毛病:上课插嘴啦,下课抄作业啦,破坏公共财物啦,欺负女生啦……倒霉的是,他每次出格都被我轻易逮到,以至于我腾出讲台上第二个抽屉专门用来存放他的检讨书。这家伙写作文不行,写检讨书倒有自己的套路和风格,一小节一个意思,条理清晰,语句流畅。

       其实他每次写检讨书都是我下的命令,也是我负责审阅的,有时我心情不好就故意找碴儿让他重写,有时还让他当众朗读。我是班长,班上的小事我说了算。然而,检讨书写了一大摞,也没见他有长进。

       就这么根老油条,我为什么不讨厌他呢?不但不讨厌,我貌似还有一点点欣赏他的洒脱和幽默。在沉闷的课堂上,他经常会冷不丁地冒出一个奇怪的问句,有效地调节了课堂气氛,使大家在哈哈大笑的同时放松心情。上星期的作文课上,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幸福就像……》的半命题作文。正当大家脑汁绞得差不多,纷纷准备开始唰唰动笔时,钱可啸突然站起来问:“老师,请问可不可以写《幸福就像女生的头发》?”

       教室里哗然。男生们坏坏地笑,一个个全盯住前面女生的头发。

       语文老师竭力掩饰笑意,努力把脸拉得长一点儿,狠狠地、一字一顿地说:“不可以!”

       “怎么不可以?”钱可啸理直气壮,“就拿谈卉卉来说吧,留短头发的时候呢,她觉得拥有一条长长的马尾辫是最幸福的事,为此一天到晚照镜子;头发长长了以后呢,又怀念留短头发时的干净利落。这么说幸福难道不像女生的头发吗?当拥有它的时候,你感叹它并不是自己希望的样子,而当它换成你希望的样子,你又有了别的追求……”

       我的脸一定红得不行,他居然拿我做例子。我可是班长啊!

       “别说乱七八糟的,”语文老师抽刀断水般切断他的话,毫不留情地抛出8个字,“换个题目,重新构思。”

       我转过脸瞪住钱可啸,气急败坏地嘟哝:“你怎么知道我长头发短头发那些想法的?”

       我的声音很小,但力度相当大。

       那家伙悠闲地转笔,不吭声。

       “你是不是偷看我日记啦?”我粗暴地抢去他的笔。

       “也不是啦,只不过你自己某天不小心把日记本打开在长头发短头发那一页,我无意中瞥见了。”他居然嬉皮笑脸,“其实,你长头发短头发都很好看。”

       我又想哭又想笑。

       就这么着,他的那句貌似调侃的“都很好看”有效地止住了我本该熊熊燃烧喷薄而出的怒火。

       仔细想来,钱可啸的幸福论好像有几分道理。可是,他为什么偏拿我开涮?我真的长头发短头发都好看?

       这些问题成了不解之谜。

       可现在好了,有了小纸团,答案说不定就能揭晓了。

 

2

 

       我挎着书包去车库取自行车。好朋友陈紫拍我的背:“亲爱的,我请你喝一杯,可否赏脸?”

       我木讷地点头,又摇头。

       “你今天怎么啦?”陈紫说,“看上去笨笨的。”

       “哦……又是……雪顶咖啡?”我冲她笑,“没意思。我不去了。”

       “今天不喝咖啡,喝香柚蜂蜜。”她摇我的胳膊,“一块儿去嘛,我有心里话跟你说。”

       我不是不想去,而是惦记着我笔袋里的小纸团。不过,盛情难却,我决定接受邀请。

       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要了两杯香柚蜂蜜,相对而坐。

       “说吧。”我咬着吸管。

       “什么?”

       “你的心里话。”我提醒道。

       我一向对陈紫的心里话很感兴趣。她属于那种心细得能听见脚底下的泥土里蚯蚓蠕动的女生,每天都有新发现、新想法。要命的是,她见不得别人受半点儿委屈,总是想方设法去照顾别人的感受和保全别人的尊严。

       “卉卉,我想你应该去一趟洗手间。”

       我张大嘴巴:“为什么呢?”

       “听说前几天这儿的洗手间里安装了采用世界顶级技术制造的一面镜子,你那么喜欢照镜子,就去看看吧。”

       “你怎么不早说?”我站起来,风风火火地朝洗手间奔。

       呀,换镜子了吗?好像还是原来那一面。不过,镜子都差不多,大概的确是换了,我肉眼看不出来吧。

       我回到座位的时候,陈紫对我微笑和挤眉毛:“是不是感觉自己变漂亮啦?”

       我甩甩头发:“哪儿是什么顶级技术?哄人的。跟以前的镜子没什么两样。你别信。”

       然后陈紫和我聊起来,都是些小小的发现和梦幻般的想法。陈紫就是具备这样的本事,让我舒服,让我沉醉。

 

3

 

       这样的幸福感觉一直伴随到我回到家。换了鞋放下书包,我一下冲进房间,拉开书包取出笔袋——

       “洗手吃晚饭喽。”

       老妈站在我房门口,吓了我一大跳。

       我慌乱地应着,把笔袋重新藏进书包。要是被老妈逮住,我就没有安稳日子过啦。

       扒完饭我赶紧回房,小心地关上门,挖出笔袋,我激动地拉开拉链——

       什么都没有啊!小纸团不翼而飞!奇怪!

       难道是老妈?难道她过来叫我吃晚饭的时候看出我脸色不对?对,一定是她!

       我的心情由兴奋转化为愤怒。

       我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步,思考着策略。就这么冲出去质问老妈吗?太不理智,弄不好还会被教训一顿。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吗?也只能这样了。

       可是老妈会息事宁人吗?我没把握。我于是很小心地跟她说话,很乖地写作业,很听话地早早睡觉。心里有鬼,只能表现得好一点儿喽。

       整个晚上,老妈居然对小纸团的事只字不提。万幸!这么说老妈选择让事情从容地过去,让我自己去醒悟和处理?

       躺在床上,我100次地猜测钱可啸给我写了什么。他给我写纸条,足以证明我是个受欢迎的女生,是个优点很多的女生,是个幸福的女主角。这么想着,我觉得自己变得更自信更阳光了。

       细细回忆,钱可啸尽管调皮,但也有好的一面。比如说活动积极,体育成绩拔尖,为人坦率大方,等等。我陷入反思,觉得以往对他的态度简单粗暴了一点儿,严厉了一点儿,尤其是经常让他写检讨书,有损他自尊。

       我决定换个方式对待他,也设法让他自信和阳光起来。至于那个纸团,但愿老妈永远不要提起。

 

4

 

       第二天一早,我放下书包,屁股还没坐稳,钱可啸也来了。

       他迎面走来的时候,望着我,用一种奇怪的笑眼。

       我轻轻朝他点头,决定不把纸团丢失的事情告诉他,免得他难堪。等他坐下,我转身对他说:“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你写检讨书了。”

       他面露疑惑。

       我说:“我希望看见你的进步,我对你很有信心。”

       他的表情从怪异到激动,从激动到微笑。

       …………

       不写检讨书,钱可啸的坏毛病竟然慢慢改了,大家都看到了他的进步。

       我确定他的进步和我对待他的方式有关。我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

       只是,在我内心深处,一直遗憾没有看见那个小纸团的内容,毕竟,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地收到男生的小纸团。

       直到有一天,陈紫说,她曾经不小心看见钱可啸写了一句话,揉成一个小纸团,塞进一个女生的笔袋。

       我紧张起来。

       陈紫把一个小纸团在我面前缓缓展开,我看清楚是钱可啸的笔迹:

       谈卉卉,你是世界上最丑最可恶的女生!

       我愣了半天后,感激地拥抱陈紫:“谢谢你。”

       我感觉自己是真正幸福的女主角。

摘自《中华活页文选》(2013.7)

蓝叨叨 编辑

 

热线电话: 010-57526397
通讯方式: 北京市建国门外
大街丙12号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meiwenban
官方微信: zgsnwenzhai
读者QQ群: 290469542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