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少年文摘 > 精彩推荐 > 经典美文

借给我一个爸爸

文:李兴海

图:77

 

屏幕快照 2016-03-01 上午9.44.14.jpg 

 

 

 

1 

 

   苏乐童有一把精致的小剪刀。对他来说,这把剪刀就是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时常会拿着一撮细碎的头发跑来问我:“嘿嘿,猜猜看,这是谁的头发?答对有奖,答错也有赏。”

 

   每每碰上这种问题,我总是惊慌失措地先摸摸自己的头发。苏乐童皱着眉头鬼叫:“我有那么卑鄙吗?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从来不欺负智商有问题的孩子!”

 

 

  苏乐童是我见过的最调皮的男生。真想不明白,为何他肚子里能装那么多坏水。更让人疑惑的是,这种成天没个正经的人,竟然能稳坐班上外语成绩第一的宝座。我和他几乎无话不谈。但唯独有一个问题,我无法向他敞开心扉。苏乐童也好奇至极,总是拉扯着问我:“小子,好像从来没听你提过你爸爸的事情,他老人家不会是间谍吧?咱们关系那么密切,总得透露一点儿,是不?”

 

 

  对于这个问题,我始终都是打岔和保持沉默。我该怎么说出口呢?难不成要我嬉皮笑脸地告诉他我没有爸爸,他在很早之前就已因病去世了?我不想接受任何人的同情,更不想因此在心头蒙上浓重的单亲家庭的阴影。

 

 

  渐渐的,苏乐童似乎对这个问题失去了兴致,终于不再纠缠。

 

 

 

 

2

 

 

  周四的语文课上,苏乐童给我传来了纸条:“小子,给你出个谜语,‘鹰猫六只脚,告诉你你都不知道。’说,是什么动物?”

 

 

  我懵了,想了半天,不但没明白鹰猫是什么东西,更不清楚什么动物长了六只脚。于是,只得在课后向苏乐童虚心请教。他故作深沉地拍了拍我的脑袋:“这都不明白?看看,不都已经说了吗?‘鹰猫六只脚,告诉你你都不知道。’真笨,不就是鹰和猫吗?真是告诉你你都不知道!”

 

 

  苏乐童暴笑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憋气。放学后,他请我去必胜客大吃了一餐,嚷嚷着说是散伙饭。我一面头也不抬地狼吞虎咽,一面含糊不清地问:“你要转学了?下学期打算去美国?”苏乐童抓住我手里的比萨再次警告:“我是中国人,记住了!再者,谁告诉你散伙饭就意味着永不再见?难道就不能短暂分开?”

 

 

  没过多久,我便因成绩“下降卓越”进入了班主任手里的“黑名单”。说实话,我并不害怕倒数。我所担心的,只不过是周末的那场后进生家长会。

 

 

  当天,所有的家长都到齐了。唯独我,只身一人。班主任在台上暴跳如雷:“李兴海,你爸妈呢?”我心虚得声若蚊蝇:“他们都出差去了……”后来有同学说,那天的会议,班主任一直铁青着脸。反正我从始至终都低着头,反正我看不见。

 

 

  我真不想告诉母亲,我因成绩倒数而要她去参加家长会。再者,我更不想看到她在众多家长中的孤独背影。甚至,我害怕班主任会不知内情地问一句:“李兴海,你爸爸怎么没来?”如果真是这样,母亲一定会微笑着说:“他忙,暂时来不了。”而后,在回家的路上默默流泪。

 

 

 

 

3

 

  不知从哪儿传来风语,竟无故猜中我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苏乐童对好事者说:“请勿制造谣言!谁说李兴海没爸爸?前几天我还看到他老人家开车来接这小子呢!”

 

 

  虽然我暗地里咒骂苏乐童吹牛不打草稿,但心眼里还是溢满了感激。周末,所有寄宿生都赶着回家。校门外停满了各条路线的公共汽车和的士。我忽然发现,自己成了周围人群关注的焦点。或许,他们真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我咬牙镇定着,慢慢走近了一辆中年男司机驾驶的面包车。这种没挂出租牌的面包车,通常不是家用便是载客。我默默祈祷,希望他能载客,否则,一切美丽的谎言将会支离破碎。可另一面,我又心生忐忑。因为我口袋里的钱,刚好只够坐公汽。

 

 

  怎么办?怎么办?两难之下,我到底还是选择了上车。心想,只要他把我载过这段路就行,我会告诉他实情,会将唯一的两块钱交给他,独自背着书包小跑回家。

 

 

  司机见我过来,热情地下车为我打开了门。那种亲切的微笑,真如同慈父对自己的孩子一般。透过墨色的玻璃,我分明看到那群喜欢搬弄是非的人瞠目结舌。

 

 

  车子缓缓启动。我尴尬地指着不远处的站牌对司机说:“叔叔,到前面那个站牌停下就行。我身上只有两块钱,非常抱歉,刚才之所以上车,完全是因为……”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便微笑着开了口:“两块钱够了!我这车就是每趟两块钱。说吧,孩子,你要到什么地方?”

 

 

       我心里有股难以言明的热流在涌动。我的鼻子有些酸楚。下车前,他客气地朝我招了招手:“继续照顾我的生意啊!”我点点头,含泪下了车。

 

 

 

 

4

 

 

  之后的每个周末,我都能在校门口看到他的身影。偶尔有人上前询问,但都遭到了他的婉拒。他似乎是在等我。更或者,是专程来送我回家的。

 

 

  班里的谣言逐渐散去,冬雪也渐然铺盖了这个城市。我始终没有告诉苏乐童,关于我和那个中年司机的秘密。我真害怕,这份珍贵的友谊会因我的家境而变质。 

 

 

  期末考试过后,我终于想通了。如果苏乐童是真把我当朋友的话,他一定会理解我的处境。于是,拖着行李出门时,我硬拉上了他。

 

 

  司机依旧坐在小车里等我。我刚想对他说声谢谢,便听到了苏乐童的呼喊:“爸爸!”

 

 

       我心里一惊,恍然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苏乐童,我想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谢谢你的真诚和体贴,谢谢你借我一个让人感动的爸爸。

 

热线电话: 010-57526397
通讯方式: 北京市建国门外
大街丙12号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meiwenban
官方微信: zgsnwenzhai
读者QQ群: 290469542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