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少年文摘 > 精彩推荐 > 经典美文

回家的银项链

 

 

我和依达在16岁以前读同一所学校,住在同一条街上。每天早上,我准时爬上3楼敲她家的门,那时依达的妈妈便会笑眯眯地将依达送出门,再递给我们一人一份三明治早餐。

“下课要直接回家哦!”依达的妈妈总是这么交代。

“如果没迷路的话。”依达装出不负责任的表情。

“你不是有手链吗?”依达妈妈笑着瞪了依达一眼,“这下再也找不到借口咯!”

“手链?”我被她们母女给搞迷糊了。

依达把手举高,亮出手腕上的银锁片,神秘且兴奋地看着我:“这是我昨天在妈妈衣柜里发现的,是我小时候戴的。”

我凑近一看,发现银锁片上刻着几行字:

我叫依达,住在台北市××街×号3楼。

家里电话(02)3736666。

如果我迷路了,请和我妈妈联络。

“依达小时候总是乱跑,所以我和她爸爸就到银楼,替她刻了这条手链。”依达的妈妈解释道。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尽管穿着朴素,但看上去很有气质。

“她现在都已经这么大了,还需要戴吗?”我扯扯依达的链子。

依达不服气地把手缩回去:“就只是纪念嘛!把两三岁时用的东西戴在身上,很有感觉的。”

 

 

由于只有依达一个女儿,依达的妈妈希望能给她最周到的照顾,便专心当起了家庭主妇。可是依达的爸爸是个公务员,薪水虽然固定但总是有限,依达的妈妈便到工厂搬些东西回来,做家庭代工。

依达的妈妈很会开发这种代工的工作,她也不吝惜将这些机会介绍给左邻右舍,就像个代工头头一样,将工作逐一分送给需要钱的家庭。有时,她还会留下一些成品,送给亲戚朋友,当作礼物。

因此,依达的妈妈在我们那条街上相当受欢迎。

 

 

上大学后,我和依达读了不同的学校。我留在台北,而依达去了中部,彼此之间,见面的次数很少,去她家的机会更少,只是偶尔走在街上,还会遇到依达的妈妈。

那天早上,我在胡须大叔的摊子前,又看到了依达的妈妈。

“伯母,好久不见了。”我高兴地和她打招呼。

“嗯……”不知道为什么,依达的妈妈露出迷惘的眼神,似乎有点儿心不在焉。

我觉得有些沮丧——不过才几个月没碰面,怎么就忘了呢?我又看了看她,虽然干练的气质仍在,却仿佛少了些什么。

依达的妈妈站了一会儿,缓缓地走到猪肉菊的摊前,我也跟了上去。只见她不好意思地问猪肉菊:“我想问一下,你们,你们知道我家在哪里吗?”话一出口,依达妈妈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忘了怎么回家……”

“我看,还是打个电话给依达的爸爸吧。她已经来来回回转悠了近两个小时了。”看着依达妈妈奇怪的样子,胡须大叔拿起腰上的手机说道。

没多久,依达的爸爸便穿着一件短裤,从楼上匆匆下来了。

“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他搂住妻子,温柔地问。

依达妈妈靠在他怀里,缓缓地抬起哭泣的脸:“我忘了怎么回家……”

“没关系,没关系,我来了,我来带你回家。”依达爸爸接过她手上的购物袋,牵起依达妈妈的手。

依达妈妈像个小孩子,高兴地点着头。

“你太太到底怎么了?”猪肉菊问依达的爸爸。他有些为难,似乎不知该从何说起,吞吞吐吐地说:“医生说,她得了老年痴呆症。”

“什么?!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得这种病?”猪肉菊那大嗓门,引来更多围观的人。

“依达知道吗?”我问依达的爸爸。此刻的我忽然发现,身边这些从小到大、来来往往的邻居,其实都已不再年轻。我感觉到某种东西正在流逝。

“还是得告诉依达的。”收回环顾的眼神,我对依达的爸爸说,“这种事一看就知道不对劲儿。”

“快要放暑假了,等依达回来,我再好好跟她说。”依达的爸爸浅浅地笑着,带着些许苍老与无力。

 

 

当我再次看到依达的妈妈,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那时她已不再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在街上,陪着她的,是依达。

“还好吗?”我走上前。虽然很久没联络,但我们仍然相当亲密,她一看到我,马上兴奋地说道:“好久不见了,真的,好久了。”

“你妈妈的事,你应该全都知道了吧?”我问依达。

她点点头,拉拉妈妈的手:“她的情况,时好时坏。”

看着她们母女,我又想起了当年和依达的对话。

“依达,我觉得你妈妈真的很厉害!既会打扮,又会赚钱!”曾经,在前往学校的公交车上,我们喋喋不休地聊着。

“你一定不相信我们家其实没有什么钱。”依达说,“前天,我跟妈妈要毕业旅行的费用,她翻开皮包,跟我说‘好’之后,就独自一个人走下楼梯。”依达从来就不清楚家里的经济状况。

“她出去做什么?”我问依达。

“妈妈回来的时候,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扛着好几袋未处理的槟榔。

“我偷偷翻开她的皮包,发现里面只剩下100元。”依达说着,眼睛开始泛红。

“这次的毕业旅行,每个人需要交好多钱。”我试着将每一袋槟榔换算成旅行费用,“你妈妈至少得剪一个星期才行。”

之后,每当我看到依达的妈妈,总会记起她在我们毕业旅行之前的身影:一个人坐在小凳子上,用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默默地剪着槟榔。

 

 

暑假即将结束,依达就要回到中部上课。她在临走的那个早上,到市场上跟大伙儿一一嘱托:“再过一个学期,我就毕业了。这段时间,还要请各位多多照顾我妈妈。”

傍晚,依达的妈妈又自己一个人出来散步了,站在一旁的我忽然发现,她的脖子上,多了一条银项链,上面写着:

我是依达的妈妈,住在台北市××街×号3楼。

电话155××××2486。

如果我迷路了,请和依达联络。

 

热线电话: 010-57526397
通讯方式: 北京市建国门外
大街丙12号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meiwenban
官方微信: zgsnwenzhai
读者QQ群: 290469542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