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少年文摘 > 精彩推荐 > 美文版

丢了香味的安娜苏

 我有一瓶没有香味儿的香水,是安娜苏牌的。

我的“安娜苏”在最初的岁月里并不是这个模样,那时瓶盖一拧开,就会有很甜很清新的花果香味儿飘出来,我和小云朵都极爱这种味道。可是,这瓶安娜苏在我15岁那年就弄丢了它的香味儿,而我也是在15岁那年一不小心就弄丢了小云朵。

每个女孩子在年少的时候,都曾有过一个好得连上厕所都得一起去的好朋友。小云朵就是那个每天课间都陪我一起上厕所的姑娘。

我们认识好多年了,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没有分开过。我们吃过同一个冰激凌,喝过同一杯水,用过同一条毛巾;我们一起说讨厌的同学的坏话,一起对着教导主任的背影扮鬼脸,一起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小说……我们相互喜欢也相互嫉妒,革命的友谊让我们在国旗下举起右手,郑重承诺要和对方相亲相爱到99岁。

这样的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分享的,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点。直到有亲戚从美国给我带回了一瓶安娜苏牌香水,我才知道女孩子的心思是可以说变就变的,而我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样无私。

虽然我才15岁,但作为我的第一瓶香水,“安娜苏”的美丽和神秘带给了我极大的兴奋。尤其是看到小云朵艳羡的目光时,我就好像那突然拥有了一柜子汽车模型的男生一样,内心涌动着一股无法言语的满足感。它甜蜜清新的香味儿,只要弄一点点在衣领上,充满汗酸味儿的夏天便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神奇地变为花香袭人的春天了。

我每天都把“安娜苏”装在书包里,到学校后就和小云朵偷偷地躲到角落去摆弄它。我们不敢公然把香水往身上喷,只敢在领子或者袖口涂上一点儿,但这就已经足够了。班上的女同学总是问,你俩身上弄了什么,淡淡的好闻极了。每每这时,我和小云朵就掩着嘴巴,笑而不语。

可是后来,笑着笑着,我心里就有什么东西在变化了。我想,两个人一直这样一起用岂不是很快就会用没了?这么一想,我就开始有点儿吝惜于把“安娜苏”也给小云朵用了。于是,我开始对小云朵谎称香水忘在家了没带过来。有一天中午,小云朵问我:“你早上来的时候身上没有香味儿,怎么这会儿却有了?”我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来,气氛变得有点儿尴尬,对面亲爱的女孩脸上有淡淡的失望。

此后,小云朵再没问过我香水的事情。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好,给我买早餐、帮我打开水。可是我的“安娜苏”却从书包里不翼而飞了。我越想就越觉得小云朵是最大的嫌疑人,我不动声色地问她,为什么我不肯拿香水给她用,她还愿意对我这么好。

“因为好朋友比‘安娜苏’重要多了!”她的回答快速而直接,可是我为什么觉得她的笑容那么假?我说:“小云朵,你把香水还给我,以后我保证会和你一起用。”

女孩似乎对我的话感到意外和震惊,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甩下一句“你不要太欺负人”,转身离开。我盯着她头也不回的背影,内心涌上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小云朵成了陌路人,因为我们都不屑再与对方来往。每次看见她从我身边沉默地走过去,我都会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没有错,错的是她。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很快就被孤独感给折磨疯了,我是多么怀念两个人相亲相爱的美好时光。我想起我们手拉着手唱范玮琪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我想起放学路上我们响亮的笑声直冲云霄,我想起深夜被窝里我们煲电话粥常常忘记了睡觉,我想起我们到对方的家里蹭饭吃还穿对方的衣服,我想起受委屈时我们靠在一起流泪……想着想着,我就哭了;想着想着,我居然在卧室的床下发现了我失踪多日的安娜苏香水。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来到了教室,我要把“安娜苏”送给我最最亲爱的姑娘,我想与她握手言和,却惊讶地发现小云朵的书桌被清空了。

后来有人问起我的15岁发生过什么故事,我说在15岁那年,我拥有了人生的第一瓶香水,后来它丢了,再后来它失而复得,我却弄丢了我最好的朋友。而最奇怪的是,从小云朵不告而别的那天开始,“安娜苏”再也不香了。

 

热线电话: 010-57526397
通讯方式: 北京市建国门外大街丙12
号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官方微博: 010-57526397
官方微信: 010-57526393
官方QQ群: 010-57526393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