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中学生 > 原创地带 >

 
青春是干净的纯白
2010-04-06 10:59:06 来源:《中学生》 作者:湖北省丹江口市实验中学三(1)班 王琛
 

    “今天天气真热火啊。”

    “恐怕火箭都要被烤化了!”

    “没事儿,有勇士在!”

    “勇士算啥?又不会魔术!”

    ……

    早晨七点,阳光已经爬到被子上了。睡我头铺的济公一叫喊,素有“阳光寝室”之称的 203 室四同学集体起床。这群 NBA 的铁杆球迷,开口不离行话:“要是有球赛,牺牲肠胃也在所不惜。”为了表现一下自己,我对他们大谈火箭队的弗朗西斯的个人突破,他们却笑我老土,济公说:“弗朗西斯早就转会,现在是姚麦组合的时代了!”最丢人显眼的是先前心血来潮和他们同看球赛,看见麦蒂抓篮球像我握桔子一样,不禁仰天惊叹,济公立马正色道:“记好了, NBA 的球星个个都能单手抓篮球!”由此,我成为他们也成为“ NBA ”的笑柄,这段小插曲深深地印刻在我观看 NBA 的襁褓时期。

    “今天有火箭队比赛吗?”我得赶紧充电,一想到同班女生木,其他男生在女生面前眉飞色舞的侃球,我就激动,就有饱食“球知”的渴望。

    “中午十二点。”下铺的 NBA 权威人士“耿反恐”说。虽说我教会了室友打 CS ,但初三春天下铺酷爱反恐,结合他的 NBA 心得练就了腾挪转移的新技术,逐渐技压四座,连我这个师傅都赞扬他是名师出高徒。他咧嘴一笑说:“恐怕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吧!”于是我们对他去名留姓,直呼“耿反恐”。

    “那好,去千里香,边吃边看。”我说。耿反恐摆个资深官员架子道:“准。”室里球迷哈哈大笑后,起身引礼:“服从首长命令。”

    学院食堂电视有限,并且在吃饭的高峰开放,我们看 NBA 只能到附近的千里香小吃店。每个“上帝”一碗二元的炒面能吃上半天,每逢重大赛事之日又是店老板经营惨淡之时,黑压压的一屋球迷让专程吃饭的人士望而却步。不过性情中老板有时忍无可忍拉闸断电,一屋子人只好咆哮着出去另谋“店家”。深夜,十几个球迷浩浩荡荡去开一个房间,让住宿登记的人先喜后悲。

    前二节是语文课,老师讲一口方言,嘤嘤嗡嗡我不知道他在说啥。上他的课我就苦练普通话,早日完成分清平舌翘舌前鼻后鼻的大业。我就不信我这位海拔一米八,学雷锋那天还伸手打开了悬在食堂半空的彩电,解决了难同难胞们看《女才男貌》问题的班委,不会说一句“王小丫”似的普通话?

    耿反恐也没心听讲,坐在我跟前。

    “大个儿,我们毕业后咋办?”

    “开网吧吧!你看天宇网吧的老板都富得象牧羊犬了。”

    “那得多少人民币?”

    “二十万差不多吧,我们一人出十万。”

    “可我没那么多钱。”

    “没事儿,把你家几百箱蜜蜂卖了!”

    “要是一只蜜蜂一元钱,我家可就暴发了!”

    “嘿嘿,实话说我也没钱。”

    “问你的木借点,她家上个世纪都小康了。”

    “那不行,她又不是你嫂子,跟她没进展真让我郁闷。还是到你家去办蜜蜂厂。”

    “想得美,那你天天去喝蜜去 ------ ”

    正在狂聊时,济公扭过头说:“别扯了,语文课可别挂了啊。”于是我俩儿缄口。语文课的书本下压着各种资料,未来将变成张张证书。在学校里如果爱情不能丰收,学习再无硕果,青春也就白费了。

    语文老师讲累了,突然宣布中途休息,我走上讲台准备念两个通知。坐在前排的“蛋蛋”望着我说:“琛哥,是不是又要交钱呀?”我说是啊,又对她开玩笑:“我俩关系这么好给你五折算了!”木在一旁笑。

    我回到座位,发现有一则征婚启示:一个俊美潇洒的大好男生,深夜寂寞难耐,想征一女友打发难磨的时光,有意者请联系 QQ : 258125880 。知道是涂鸦在搞笑,再看看顶楼的:“去留无意,静听窗外花开花落;宠辱不惊,闲看天上云卷云舒。”这么快就飘然物外了,够强!看到木正在学英语书,向英语 100 分开战,我为自己英语离及格差一分半而懊悔不已。

    于是我掏出英语词汇。三分钟的热情过后,就烦厌了,就从后页往前看。记了七八面单词,成就感油然而生。盯着“ western ”,想起希腊神话中的西绪弗斯,他被罚推巨石上山,每次快到山顶巨石主滚回山脚,他不得不周而复始这苦差役。在周国平的《守望的距离》中,西绪弗斯一天吹起了口哨,因为他逮着了一只漂亮的蝴蝶,那是一些太细小的事情,在那里便有了西绪弗斯的幸福。对于我,也许只有当学习成为一种习惯时,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快乐。

    第四节的劳技课座无虚席。学校老师大致分三分钟,一是平庸型,间或有竹筒倒豆子类的“侃壶”,二是肚里有货倒不出来,三是学有建树而口才颇佳。教我们劳技课的张老师就是第三种类型,翘他的课是一种精神损失。虽然劳技课对我们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摆设,但上这门课时我们班几乎无人缺课,偶尔有病号,也会要求别人把笔记整理好了借他看。在这门课结束的时候,我打算利用职务之便找全讲解内容出本《张老师劳技突破一本通》,在班上大力发售,期末考试一过,我就光荣卸职。

    反正劳技课不参加中考,我就看问同学借来的《聊斋志异》。蒲松龄这老头子真有意思,三百年前就回答了我们这代人困惑的有情人不能结合能否做朋友的问题。在《娇娜》篇里,孔生在皇甫公子家开办讲习所,不久染病,得到娇娜医治。这娇娜“娇波流慧,细柳生姿”,血气方刚的孔生怎能不一见钟情?娇娜为他伐皮削肉他恨不得时间停滞,好贪近娇资。这本人之常情,但不知刮骨疗毒的关云长作何感想。可惜娇娜还是未成年人,孔生不能知法犯法,就草率同别人结合。风云突幻,若干年后孔生再次受到公子恩惠,知道公子家皆为狐类,有雷霆之却。孔生轻生死重情谊救出娇娜,娇娜也为了救孔生不惜一切。其时娇娜已是家庭主妇,夫君一家在却难中俱殁,她很快成了寡妇,悲泣之后回到娘家,同孔生玩耍。我觉得聊斋里的爱情观超越了时空,可是放在今天又难能可贵。也许老头子补恨情结太严重,幻想爱情远比在现实中得到的多,现实中的爱情往往是一个人的坚持,如同济公,如同我。我知道女孩子的成长总伴随着许多故事,表面上看来风平浪静,内心却是波涛汹涌,倔将而坚持,所以对她们一厢情愿意味着无望地等待。我抬头看看远处的木,她穿着一条纯白的长裙,手撑着头若有所思。

    正在胡思乱想,一个纸团飞过来,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一看就知道是木的字迹。据她说小时候爱蹦蹦跳跳,本来小女孩活跃一点儿是好事,可那天雨后初霁她家门前长满了苔藓,她拿着玻璃杯跳将起来,结果身体与地面亲密接触,最直接的后果是手被划破,从那以后右手写字便没感觉了。她尝试过用左手写字,发现水平一般,于是她的幼稚体持续至今,像贴了防伪标识一样正宗,并且在她成为我初中同学的不久于我心中生根发芽。济公说我有点爱屋及乌。

    耿反恐凑过来说:“大个儿,有飞鸽传书呢!”我没理他,赶紧摊开纸团。纸条的面积只有块内存条大,上面说中午请我吃饭,感谢我替她抄笔记,陪她散心,后边打了个省略号,意思还有同她数坝下大桥上的路灯云云。看完纸条,我心里一亮,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等终于时来运转了。于是,约了地点在“小王子餐厅”,不见不散。回头洋洋自得对耿反恐他们说中午佳人有约,球赛他们自个儿看去。他们骂了通有异性没人性之后下课了。

    今天天气不错,校园的杜鹃花成簇绽放,地上有零星残败的樱花,法国梧桐伸出了无数的小巴掌。春意在不知不觉中盎然。回寝室的路上,想到纸条,我心中的块垒一扫而光,突然间踌躇满志,仿佛做她男朋友指日可待。回到寝室,换了身自我感觉良好的行头,下楼梯、穿大道、出校门,很快见到了“小王子”。木已经在里边了。因为不是周末,中午的小王子餐厅显得冷清。我有些局促,跟她打招呼都词不达意,木就那么笑着看我。为了调节气氛,我决定讲一个笑话——

    有一只猴子,傍晚在路边捡了一张 IP 卡,爬到树上想看个究竟,这时一个炸雷响起,树被劈成了两半,猴子的毛也被烧焦,猴子哀叹一声道:“果真是挨劈卡呀!”

    木笑起来,露出齐整的牙齿。菜单上来了,她要我点,我说我打小就是不挑食的乖娃娃,除了麻辣汤来者通吃,还是你来吧。她翻来覆去看菜单,点了四菜一汤。我说点这么多菜,你想我吃不完兜着走呀。她说看你那么瘦,多吃点儿加强营养。我感到心里暖烘烘的。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我突然记起 NBA ,就把电视机调到央视体育频道,火箭和胡人已经开赛了,姚明一如既往的打首发,我把姚明的身高、个人技术介绍给木,直恨自己入门太晚,道行尚浅,不能口若悬河。木说过她要补充球类运动知识,今天却心不在焉,我想自己讲的是大路货,没有特色吧。

    “有些东西放得久了,是不是会变质?”木突然问我。

    “是啊,你看食物药品过了保质期就废了。”我感到诧异。

    “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很好,可为什么我们不早些认识呢?”她低着头说。

    “嗯 ------ 有什么话你直说吧!”我有点紧张。

    “也许我会让你失望,在认识你之前,我遇到了一个人,好像喜欢上他是在见到他的时候。”

    我立马明白过去她的心烦意乱都源于这个秘密,此刻这个秘密连同我的暗里着迷一起被捅破,她将开始追求幸福,这顿丰盛的午餐对于我意味着结束。

    “呵呵,你想多了,我向来把你当小妹看的,你有男朋友我祝福你。以后别忘了大哥我呀!”在她的善良面前,我言不由衷,明明苦心经营的她的形象瞬间坍塌。

    “我很幸运遇上了你这个大哥 ------ 嗯,换个话题,你刚说姚明长大啦?”

    “以前像豆腐,别人一撞就“立仆”,现在是明王朝,有次和马刺队比赛,吉诺比利撞他他没动,吉诺比利自己倒了,还住进医院 ------ ”心头漫着凄凉,脸上却挂着笑,我发现初三让我变得坚强,抑或是学会了掩饰。

    离开“小王子”,我俩相隔半米并排走着。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中的那只狐狸,我不再拥有麦子的颜色,也听不到风在麦穗间吹拂的声音。

    室友先我一步回来,火箭队取胜,他们很有面子,越谈越兴奋。我懒得搭话,打算睡觉,突然就像今天的湖人,挫败感只有自己慢慢体味。济公提议说为庆祝火箭队再次胜利集体“找朋友”,他们纷纷响应。这是五个人玩的扑克牌游戏,我不想破坏他们的兴致,就从床上爬起来陪他们打牌。可我老是走神,有两次和耿反恐一伙,却没有给他上分,导致升级失败。耿反恐说:“大个儿,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兄弟我很生气,后果是很严重的!”室友大笑起来,济公戏谑道:“大个儿,你中午喝高了啊?”看到对方芝麻开花,我却原地踏步,我决定去天宇整 CS 。

    我们一窝蜂地涌进天宇网吧。老板歪在主机前,左手摩挲着牧羊犬,右手给我们开机。耿反恐建好“冰雪世界”,我和济公当警察,挑他们三个土匪。我居然状态奇佳,握一把“沙漠之鹰”,手枪所向披靡,心想情场失意到是战场得意,在近乎癫狂的模拟游戏中,中午的不快渐渐稀释,上天终于给了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当我的积分远远超过他们时,我退了出来,登录榕树下看我发表的文章,那些评论曾经温暖过我的心灵。然后进 Q 贴闲哐,有个贴子发的是校园 DV 剧片段:一个衣着光鲜的大学生站在一辆白色宝马前,指着宝马对一旁的漂亮的小师妹说:“这是我的车”,小师妹“啊”了一声,惊讶得合不拢嘴,他却不慌不忙地绕到车后,推出一两叮当响的自行车,小师妹晕倒……,我笑起来。接着听歌,打开伍佰《挪威的森林》,忽然泛起辛酸,将音量调到最大也不行,发现自己如同爱亚《梦的绕行》后记所说的那样:“……便不允许别人看见我的泪或欲泪的一面,我自己本质拥有的也不是这样的一面啊!可是快乐时的确真诚的快乐,悲伤时却是怎样模式的快乐都遮掩不了,那如同细雪飞身沾染的悲伤!”

    晚自习过后,我早早上床睡觉,这是我调节心情最好的方法,耿反恐买了一张电话卡,同千里之外的女朋友聊得很是开心,我一直惊奇他那有那么多的话说,直到卡上的钱打完。我就在他的舒心的笑中和着漫无边际的落寞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济公摇醒我:“大个儿,接电话!”我问:“男生还是女生?”没等济公回话,耿公就抢了话头:“就是那个印度阿三呀!”室友哄笑,我睡意全无,爬下床接电话,是一位初中同学老乡打来的,问我怎样准备参加中考,我忽然感到羞愧,敷衍了几句后穿好衣服到江边散心,斜长的身影消失在弯曲的堤岸上……

(责编 / 宋卫国)

  
加入收藏夹】【打印】【关闭】【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读者调查表

快来和编辑一起选择你喜欢的文章吧,每期都有幸运读者产生哦。

2010年《中学生》青春阅读

2010年《中学生》初中作文

2010年《中学生》高中作文


文学社点将台
  本期PK话题:独特体验
  仙风文学社:我,在路上
  河南省镇平县涅阳二中:距离
  进取文学社:静的世界,好美
  本期PK话题:以物抒情
  湖右文学社:沟通人生
  碧涢文学社:父亲的单车
  本期PK话题:友情
  淮风文学社:《向左·向右》
  “浅草”文学社:《其实,不
 
·中少在线
·童媒联盟
·中国少年儿童
·知心姐姐
·我们爱科学
 
网络110
报警服务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商务洽谈 | 京ICP备07029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