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中学生 > 文化漂流岛

 
小时代1.0折纸时代(五)
2011-04-27 14:56:12 来源: 作者:
 

    (接上期)

    6
    已经十二月末了。上海开始下起连绵不断的寒雨。上帝在头顶用铅灰色的乌云把上海整个包裹起来,然后密密麻麻地开始浇花。光线暗得让人心情压抑,就算头顶的荧光灯全部打开,也只能提供一片更加寂寥的苍白色。
    南湘收到短信时正在去食堂的路上,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有短信进来。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看,脚步停下来。她定定地站在食堂的门口一动不动,像是一座木然的雕塑。细碎的雨点在她头发上落了白茫茫的一片。周围快步小跑的学生不时回过头来看着这个呆站着被雨淋的女人。
    南湘打了一行字,准备回复,却迟迟没有发出去,那行字是:“你怎么不去死。”
    过了很久,她按住删除键,把光标退回去,重新打了一句“那你周末来找我吧”发送出去。她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弯腰小跑进食堂。
    晚上,看到南湘魂不守舍的样子,我问她:“是不是席城又找你了?”
    南湘说:“是啊,我叫他周末来找我。”那口气就像是在说“等会儿去超市吧”一样。
    我被她这种若无其事的样子激怒了,翻身下床,披好外套准备出门。南湘矫健地从床上跳起来,抓住我的胳膊,警惕地说:“你想干吗?”
    “出门走走。”我非常心虚。
    “走个屁。你敢去告诉顾里,我就把简溪写给你的情书都烧了!”南湘轻蔑地看了我一眼,信心十足地说。我的朋友里,最能看出我小算盘的就是她。
    我们四个人里面,唯一令南湘稍微有些害怕的,就是顾里了。这个集中了天下所有女人的理智、冷静、残酷于一身的女人,总是让南湘不寒而栗。南湘曾经评价顾里说“你就是活生生的一条蛇!”。没错,在席城这件事情上,一向冷静的顾里比南湘还要激烈,就像是一条被丢在端午太阳下暴晒的、喝了雄黄的蛇。
    在席城和南湘纠缠的这六七年里,每次在面对席城的问题时,顾里会表现得比南湘还要激烈。仿佛当初被抛弃三次、被背叛六次、被甩耳光四次、被踹在肚子上一次,最后还意外怀孕一次、打胎一次、被家里赶出家门一次的那个人,不是南湘,而是顾里自己。
    如果要回忆南湘和席城这些年来的感情——
    那并不是用安妮宝贝的宿命爱情或者郭敬明的悲惨故事就可以概括的一段岁月。
    初中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席城外貌轮廓分明、家庭条件好、花钱如流水、受女生欢迎,理所当然花心,直到遇见南湘。和南湘在一起之后,席城收敛了很多。不再随处逗女孩子开心,开始把游手好闲的调子内敛起来,逗女生的精力也开始放到喜欢摇滚乐、电子游戏或者玩滑板上去。
    但是这些在席城的母亲把刀子插进了自己的喉咙后结束了。席城的母亲因为抑郁症自杀了,刀子插在喉咙的软骨上,医生拔了半天才拔出来。席城在开门的时候发现门推到一半就卡住了,他用力地推开来,发现卡住门的是母亲早已经变硬的尸体。
    随后而来的,就像是好莱坞电影般急转直下的紧凑剧情,从最开始的逃课,到后来的打架,和流氓混在一起,偷店里的CD,和所有不三不四的女孩子上床、乱搞。更后来他父亲找了新老婆,席城开始经常不回家,在拿不到钱的情况下,就跟着街头的那些混混抢学校一些胆小懦弱学生的钱。最后有一次被抓进了少管所。
    六个月后他出来,南湘已经毕业了。又过了一年多,南湘怀了他的孩子。三个月后胎儿打掉了。在南湘虚弱到都没法从床上起身的时候,她的父亲在盛怒之下用塑料凳子把她打到奄奄一息。后来还发生了好多的事情,包括南湘被家里赶出家门,包括被学校记过一次,包括差点被席城那个混混团里一个男的强奸。
    这些都跟席城有关。
    我和顾里目睹了这些年来席城对南湘造成的伤害,恨不得席城可以哪天出门就被车撞。
    南湘对我们说,席城妈妈的死,使他改变了很多。就像是看着一个自己心爱的人,每天脸上都被划了深深的一刀,到最后已经面目全非、不是最开始的那张脸了,可是自己却知道,他还是他,“我还爱他。”
    南湘曾经问我们,如果有一天,你最喜欢的男生突然变胖了,毁容了,完全看不出是同样一个人了,你还喜欢他吗?
    我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少女情怀翻涌高涨,回答道:“当然会。”
    而顾里的回答是:“当然不。”
    那个时候我们毕业刚刚进入高一,席城从少管所里放出来。南湘看了看我,然后转过头去看着顾里,说:“这就是我和你的不一样。”
    在顾里的人生观里,短短的几十年生命,就应该遵循生物趋利避害的原则,迅速离开对自己有害的人和事,然后迅速地抓紧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东西。整个人生,都应该是一道遵循严格数学定理的方程式,从开始,到最后,一直解出最后的那个X是多少。
    但是,在南湘的人生观里,人就这么一辈子,所以一定要纵情地活着,爱恨都要带血,死活都要壮烈,生命中一定要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支离破碎和血肉横飞。至于金钱、物质,她觉得这一辈子本来就没什么指望,并且也确实不太在乎。
    而我的人生观,就在她们两个的中间来回地摇摆着,就像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一样,期待着宝马香车的尊贵生活,同时也要有丰富的精神和剧烈的爱恨。
    至于唐宛如的人生观——她压根儿就从来没有过人生观。如果不去查字典的话,她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后来的两三天,南湘都没有再提起席城。
 
    7
    这一年的圣诞很快就到来了。唐宛如决定买一张床,慰劳自己每天在羽毛球队训练场上伤痕累累的身体。到了宜家,唐宛如很快选中了一张,用一副像是刚刚被按摩完毕的欲仙欲死的表情,对我们说:“我决定了,就是这个床,太舒服了,我就从来……”
    她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目光突然直直地射了出去,然后迅速地换上了寒光四射的表情。我们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她的焦距落在一个男孩身上。我刚刚想提醒南湘赶快走,结果话还没有出口,耳朵就被唐宛如震聋了——
    “卫海!你跟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要以为我现在躺在床上,你就能怎么样!”
    我和南湘已经打算拎着包走了,但是唐宛如话锋一转,指着正在猫腰溜走的我和南湘说:“我的好姐妹们都在这里!你敢怎么样!”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卫海终于受不了了,他的脸像是被人用钢丝勒住了脖子,充血成了一颗番茄。他、咬牙切齿地说:“你们到底要怎样才可以不再提这个事情?我……我大不了也脱了让你们看回来!”他的眼神像是董存瑞一样视死如归。
    我和南湘同时从墙壁上挺拔起来,连着顾里,三个人异口同声:“那就这么办!”
    这个圣诞节,唐宛如终于遇见了她生命里久违了的惊喜。连同我们三个,一起享受了这个福利。在那天之后,我们在校园里不再害怕遇见卫海,反而每天都热烈地期待着与他相逢。说实话,从那天之后开始,每次遇见卫海,他那天穿着什么衣服对我们来说,都不太重要了。对我们来说,他已经变成了一具行走着的大卫雕塑。
  
加入收藏夹】【打印】【关闭】【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读者调查表

快来和编辑一起选择你喜欢的文章吧,每期都有幸运读者产生哦。

2011年《中学生》青春悦读

2011年《中学生》异度空间

2011年《中学生》初中作文


文学社点将台
  本期PK话题:献给母亲的“歌
  山西省太原市第十九中学:《
  福建省安溪恒兴中学进取文学
  湖北省枝江一中:《如果没有
  辽宁省阜新市第十七中学:《
  本期PK话题:独特体验
  仙风文学社:我,在路上
  河南省镇平县涅阳二中:距离
  进取文学社:静的世界,好美
  本期PK话题:以物抒情
 
·中少在线
·童媒联盟
·中国少年儿童
·知心姐姐
·我们爱科学
 
网络110
报警服务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商务洽谈 | 京ICP备07029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