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中学生 > 文学社点将台 >

 
湖北松滋第三中学开拓文学社:《对面的工地》
2009-10-10 16:15:23 来源:《中学生》 作者:张 莲 =
 

    湖北松滋第三中学开拓文学社是特长教育花圃中绽放出的一枝奇葩。近年来,文学社社员在《语文报》《中学生》《出彩作文》等40多家省、国家级刊物发表作品,参加“世纪杯”“光明乳业杯”“新世纪杯”、“叶圣陶杯”等省、国家级征文大赛获奖 90 余人次。文学社先后获“全国‘百佳’校园文学社团”“全国优秀社刊”“最佳校报编辑奖”“全国作文教学先进单位”“第一届青少年书信写作竞赛‘优秀组织单位’”等多项荣誉。

    “叮……叮……”一阵锤打声传入耳朵。循声望去,是对面的建筑工地开工了。吊车旋转着,忙着运材料;工人敲打着,忙着搭脚手架。太阳发出的似乎不是光,而是射出的利箭,刺人眼睛。于是,我收回了视线。

    看看手表,刚一点多,学校还是午睡时间,这可是一天中温度最高的时刻啊!在这样无风的夏日里,到处都传播着一个信息 —— 热。教室里,同学们把书本扇得呼呼响;校园中,所有的树木都低着头。而高楼作业,连棵树都没有,人完完全全地裸露在太阳下,休息的空档,连遮阴的地方都没有。这些工人离太阳比一般人更近,但烈日并没有因为这样 “ 关照 ” 他们几分。难道他们就丝毫不感觉热?

    看着这样的情景,我不禁想起了我的父亲。他也是一位农民工,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做事,我不知道他工作的条件,不知道他是不是吃得好,是不是睡得好,是不是住得习惯。每次在电话中询问,他都说很 “ 好 ” 。我不知道这个 “ 好 ” 是什么样的,只听母亲说其实父亲很苦很累。

    父亲很瘦,家庭重担都硬生生地压在他孱弱的肩膀上,而我,那个最重的行囊,19年了,还没有让他有丝毫的轻松。我从未将父亲写进日记里、作文里,不是不想,而是不会、不敢。我不知道对这位为了我牺牲那么多的父亲,这位为了我青丝已被染白、背已微驼的父亲,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描述、去刻画,我怕我浅陋的文字会亵渎了他。

    父亲对是我严厉的,我们没有手牵手出去玩的快乐时光。我也不知道父亲的手是否光滑、柔软,但那厚厚的茧子已诠释了一切 —— 父亲的手很硬很粗糙。每次父亲回家,手上的茧子就得剪剪,不然就硌得疼。有时,父亲的手指头上总有几个血泡,我知道那是砖压的。看到那血泡,我的心里就好难受。

    “叮……叮……”对面工地上还在忙活着。绿色的安全网包裹着高楼,也包裹着那些做工的人。恍然间,我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 那个人瘦瘦的,背有点驼,40来岁,那人是父亲吗?我想呼喊,但估计他听不见。

    他一砖一砖地砌,一刀一刀地砍,灰尘四起,弥漫工地。父亲连个毛巾都没带,怎么躲过那些泥灰呢?可他,好像对那些灰尘早已习惯了。渴了,喝点随身带的茶水,休息几分钟,又干起来。父亲您难道不累吗?为何不多休息片刻?哪怕几分钟也好啊!看着这样劳累、这样辛苦的您,女儿好心疼、好心疼。

    墙越砌越高,父亲渐渐消失在那绿色的安全网里……(指导老师 赵业勤)

责编/王纯

  
加入收藏夹】【打印】【关闭】【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读者调查表

快来和编辑一起选择你喜欢的文章吧,每期都有幸运读者产生哦。

2009年《中学生》青春阅读

2009年《中学生》高中作文

2009年《中学生》初中作文


文学社点将台
  湖北松滋第三中学开拓文学社
  湖南桃源师范学校丁玲文学社
  广州新会华侨中学涛声文学社
  北京四中文学社:《背后》
 
·中少在线
·童媒联盟
·中国少年儿童
·知心姐姐
·我们爱科学
 
网络110
报警服务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商务洽谈 | 京ICP备07029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