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中国中学生报 > 最新报道 >
秋天的记忆
2009-09-04 16:25:52 《中国中学生报》 网友评论

  ○黎松龄

  我爱秋天,不仅是我出生在秋天,而且许多记忆都与秋有关。

  童年的秋天是丰盛的果子。

  六十年代的记忆中,吃,是最有滋味的。许是因为那时的可吃之物匮乏吧,一年中吃食最丰富的自然是秋天。从家中小院里的葡萄变紫开始,海棠、沙果、红枣、黑枣、梨、苹果、柿子……这些不受票的限制,吃食一天天丰富起来。只见伙伴们的手上、兜里、口中,总能有或甜或酸,或脆或面,或大或小的各种吃的。那时没有人提倡什么“水果餐”,但我们时常将这些果子吃到肚歪。到了生日那天,最甜美也是最困难的选择是回答父母“吃什么”。据说,柿子、白薯、鸡蛋是不能同时吃的,但那时,这三样东西是我的最爱,于是,我提出了一个自认为最佳的生日食谱:早上吃生日蛋,中午吃烤白薯,晚上吃柿子。

  那时,食物因秋天而丰富,秋天因食物而可爱。

  少年的秋天是斑驳的落叶。

  在一个葡萄还没有变紫的日子里,我却遭受了人生中一个肃杀的秋天。父亲被拉去批斗,母亲被逼着陪斗,而且就在我上学的小学操场。红黄蓝绿各色纸张写成的大字报将房子的山墙糊得满满的,学校操场上传来的阵阵刺耳叫喊,仿佛一阵阵狂风暴雨摧打着树木,霎时落叶满地。平日原本要好的同学、伙伴,一下子变成了“阶级敌人”。那段日子,出门免不了被唾骂羞辱,回家总要躲在离窗户最远的床角好躲避不知谁家孩子砍进来的石子。终于,学是不能再上了,家里向学校为我申请了休学。小学三年级的那个秋天,我家院子里的葡萄架和杨树早早地落了叶,被砍破的玻璃窗上裂着各种像叶脉一样的条纹,如果不是用纸粘着,怕也该像秋叶一般落地了。

  然而,少年的秋天却依旧有一片火红的柿子叶,在那肃杀的秋天,显得尤其美丽而温暖。那是我的小学老师们,他们仿佛根本不知道在操场批斗的是我的父母,他们似乎也不晓得我是一个有家庭政治问题的孩子,他们眼中的我只是一个与别的同学一样的小学生。甚至每次评三好学生、五好战士、学毛著积极分子,我都没有被落下过。只是有一次,当时为了避开歧视与欺侮,我随母亲住到她的朋友家,在独自乘车上学的路上与老师偶遇,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拉起我的手,把我送过了马路。当我仰头说“谢谢老师”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眼中满是怜爱的目光。那个秋日的下午,斑驳的落叶在风中舞着,一个中年女教师拉着一个小姑娘的手,在我的记忆中永远定格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那时,树叶因秋风而飘落,秋风因树叶而歌吟。

  青年的秋天是如洗的碧空。

  1978年的秋天,我去学校领师院录取通知书。那天,天很蓝,像蓝宝石一样澄澈润润的蓝。在楼道里我遇到了早已被打倒而且致残的老校长,她微笑着看着我,我把录取通知书给她看,她依旧微笑着点了点头。在那所我读了5年的中学里,有两个老师决定了我的命运:我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我填报志愿时把我从理科改成了文科;再一个就是她——从来没有教过我,甚至也绝少说话的被打倒的走资派,在我准备填报志愿时对我说了一句话,“当老师,挺好的。”于是我将第一志愿填写为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4年后,依旧是一个晴朗的秋日,我作为一名青年教师站在了讲台上。屋外,是澄澈如洗的碧空;屋里,是宛若秋水般的明眸。随着清脆而整齐的“老师好”,杨树的掌声又一次随风而至,经久不息。

  人们常常把春天当做一年之始,但在我,秋天才是我的生命、学习、工作的开端。

加入收藏夹】【打印】【关闭】【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暗恋对象与人交往心生不满
· 父母离婚时未成年子女能否
· 错过治疗良机学生重病缠身
· 兴趣决定成败
· 秋天的记忆
· 人什么时候最强大
· 体育课平时成绩计入中考总
· 44个汉字如调整学生会不会
· 梧桐何以引凤凰
· 杨大眼的“耳读法”
网 上 调 查

 



[中少网首页]  [中国少年报]  [中国中学生报]  [中国儿童报] [中国少年报都市版]
网络110
报警服务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社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商务洽谈 | 京ICP备07029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