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讲故事到底有多重要?
2018-04-25 09:04:0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TIM截图20180425090442.png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一书中曾用“认知革命”来形容语言对人类的巨大影响力。语言的出现使得人们可以组成更具有凝聚力的团体,执行更复杂的计划,形成部落、国家,以及我们今天要特别强调的,使人类具有了讲故事的能力。
 
  来自伦敦大学学院的丹尼尔·史密斯的研究指出:恐怕我们一直忽视了“讲故事”这项能力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性。而且,在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似乎已经不会讲故事了。
 
  阿格塔人是菲律宾最古老的居民,也是现存的原始部落之一。他们生活在菲律宾吕宋岛的海边和马德雷山上,如今依旧保持着狩猎采集的社会形态,平时以亲属近支组成二三十人的小团体进行活动,组成一个“营地”。阿格塔人的食物来源主要依靠狩猎和采集,与人类祖先的生活方式最为相似。
 
  流传在阿格塔人之间的故事是什么样的?史密斯请营地的长者把平常讲给孩子们或其他人的故事讲给他听,经过3个夜晚,史密斯收集到了4个故事。这4个故事都以自然实体为主角,传达了社会规范信息,特别是性别平等、团体合作和群体认同的思想,同时也体现了社会规范执行的机制,比如强调合作的好处胜过竞争,对等级制度的反制以防止个人权利膨胀等。
 
  在进行了大量的文献研究调查后,史密斯和同伴一共收集到包括阿格塔故事在内的89个故事,分别来自7个不同的狩猎采集社会。他们发现约70%的故事被归类为“社会行为”(即规定社会规范或协调行为与期望),比其他任何类别都要多。可以推测,在这些原始形态的社会中,故事的传播可以提供一种机制来协调社会行为,传递社会信息,促进部落成员的合作。
 
  故事讲得好有用吗?有的!
 
  讲故事这样的能力在狩猎采集社会有什么用处?
 
  为了研究这个问题,史密斯邀请来自18个营地的290位阿格塔居民参加了一场关于资源分配的游戏。在游戏之前,他让阿格塔居民推荐他们眼中故事讲得好的人,人数不限。根据被推荐次数,史密斯为每个受到提名的讲故事者的水平进行了打分,同时也计算出各个营地中被提名者占总人数的比例,这个比例将被用于代表整个营地讲故事能力的水平。
 
  之后,资源配置的游戏开始了。在这个游戏中,参与的人可以选择独占或者分享自己手中的资源,史密斯等人则记录了游戏中人们进行分享的次数。
 
  在对游戏结果进行统计和分析后,史密斯和同事们发现,一个营地讲故事水平越高,成员之间越乐意分享合作。由此也可以推测,爱分享的营地凝聚力更强。
 
  史密斯在还这18个营地中邀请了291个居民,让他们选出最想与之生活的人(最多可提名五人),同时,也请他们提名了自己营地中在狩猎、捕鱼、植物采集和医术等方面有专长技能的人。结果显示,会讲故事的人被提名的概率两倍于没有任何技能的人——几乎与直系亲属和亲密
 
  朋友的被提名率相当,同时也远高于具有其他技能的人。看来,在阿格塔人的眼中,讲得一手好故事,是一项十分受欢迎的能力,善讲故事者拥有超高的人气。一个更为直接的事实是,会讲故事的人比一般人平均要多出0.53个能够存活的后代。这可能是因为能讲故事的人,会获得其他伙伴的奖励作为报酬;部落成员因为讲故事者而合作更紧密,凝聚力更强,而讲故事者也可以得到部落成员的额外关注。
 
  阿格塔人的生活也许就是我们祖先生活的缩影。在阿格塔的营地里,擅长讲故事的人不但能让整个团体更加团结,合作更紧密,而且自身也能有更多的后代,更为广泛地传播自己的基因。也许正是这样的原因,我们的祖先才能从茹毛饮血的远古一路披荆斩棘,成为现在爱八卦、也爱分享的我们。
 
  然而,在电脑、手机和网络普及的今天,人们反而变得越来越不会讲故事了,这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
 
  半个书生文
 
  木子摘自果壳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