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与“送别”中的胸襟
2017-08-07 11:06:2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170807100137.jpg
  公元749年(唐玄宗天宝八年),一位已经不年轻的年轻人(34岁)奔波在从长安到安西(唐朝设安西都护府统辖四个军镇,即今新疆库车、焉耆、和田、喀什一带)的路上,他就是著名边塞诗人岑参。
  岑参的青年时期不太如意,如今,他决意奔赴安西,充任安西节度使高仙芝的幕府掌书记(掌管文书的机要秘书)。
  这是岑参第一次远赴西域。西出阳关,征途漫漫,旅途艰辛,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他回望家乡,可家乡已是遥不可及,乡愁绵绵,泪湿衣袖。
  这时,他遇到了东行回长安的使者。瀚海无边,他乡偶遇,他们不由得立马而谈。诗人请使者捎个口信给家人报个平安,于是,一首传诵千古的绝句诞生了:
 
故园东望路漫漫,
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
凭君传语报平安。
(《逢入京使》)
 
  与初唐盛唐时期的很多年轻人一样,岑参也怀着从军报国、博取功名的理想。他曾写诗说:“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也知塞垣苦,岂为妻子谋。”“功名只应马上取,真正英雄一丈夫。”所以,他的边塞诗大多昂扬乐观。
QQ截图20170807100210.jpg
  《逢入京使》也是如此。远离家乡、旅途艰辛,以至于“双袖龙钟泪不干”(龙钟,涕泪淋漓的样子,这里是沾湿的意思)。这句诗用夸张的手法表现思念亲人之情,为后两句的“报平安”做了很好的铺垫。“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一切都在鞍马倥偬间,简洁、平淡,没有客套、来不及抒发乡愁,虽然前路茫茫,但诗人乐观放达的胸襟跃然纸上。
  此诗只有短短四句,语言朴素,不加雕琢,看似信口而成,而又感情极深,融思乡、边塞生活气息于一体,袒露出的是思乡眷恋的柔情,更有开阔豪迈的胸襟。
  比岑参奔向西域的时间早两年,大岑参15岁的另一位著名边塞诗人高适也写了首千古传诵的绝句《别董大》:
 
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别董大》是两首,这第一首最有名。所不同的是,岑参写偶遇,高适写送别;相同的是,偶遇也好,离别也罢,诗里都充盈着豪迈乐观。
 QQ截图20170807100251.jpg
  诗里展现的依然是一派北国风光:黄云落日,大野苍茫,北风呼啸,大雪飞扬。头两句写景,其实也写人的心境:董大叫董庭兰,是当时有名的乐师;高适也自负才高,但也是四处漂泊,居无定所。有才之人沦落至此,心境自然备感凄凉。赠别诗,以凄清缠绵、低徊留连的作品居多,虽然感人,但难免压抑。高适的《别董大》则慷慨激昂,“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把临别赠言说得豪迈潇洒,给友人以信心和力量,鼓励他自信地迎接未来。这两句诗,堪与王勃“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相媲美。
 
  边塞诗以边疆地区征战生活和自然风光为题材,它发轫于汉魏,到初唐盛唐时达到顶峰。这一时期,唐朝文治武功极盛,文人普遍自信心爆棚,向往投身沙场建功立业。因此,这个时期的边塞诗,很多都慷慨激昂、雄浑悲壮,大漠风沙、铁血疆场、豪气干云。严武和戴叔伦虽然晚一些,但豪迈的诗风仍在。
 
  看看几首著名的边塞短诗,可以一窥边塞诗的风貌:
QQ截图20170807100320.jpg
 
王昌龄《从军行》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王之涣《凉州词》
单于北望拂云堆,
杀马登坛祭几回。
汉家天子今神武,
不肯和亲归去来。
 
 
严武《军城早秋》
昨夜秋风入汉关,
 朔云边月满西山。
 更催飞将追骄虏,
 莫遣沙场匹马还。
 
戴叔伦《塞上曲》
汉家旌帜满阴山,
 不遣胡儿匹马还。
 愿得此身长报国,
 何须生入玉门关。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