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少年
2020-09-25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一阵秋风袭来,黄绿参半的 银杏叶从枝头飘然落下,带着阳光 的气息,落入尘埃。那年秋天,也 是这样的阳光,也是这样的温暖与 甜蜜。
  
  风载着飘飞的叶疾驰,如画 的景色从眼前呼啸而过。火车的玻 璃依稀映出我右侧的少年。
  
  少年的衬衫有些发黄,样式 也有些过时,黑色的大眼睛不停 地转动,仿佛想将一切新奇事物 尽入眼底。我们的对面坐着一对 母子,母亲举止优雅,秀丽端庄 的脸庞透着温婉与和气。孩子大 概五六岁,十分乖巧,眼睛如黑葡萄般大而明亮。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身 上,犹如满身的碎金。火红的枫叶 在风中疾舞,在旷野上尽情飞翔。
  
  售货车打破了我观赏美景的 闲情逸致,花花绿绿的食品、饮料 甚是扎眼。依稀看到少年的手在不 停摸索着裤兜,眼睛紧紧盯着一听 可乐……终于,少年下定决心,手 中紧紧攥着一张皱巴巴的五元纸 币,用并不流利的普通话买来一听 可乐。
  
  他把可乐上上下下研究了一 番,却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有些 粗糙的脸变得通红,带着些许懊恼,求助般地四处张望——他打不 开这“铁家伙”。
  
  那位母亲不知何时从包中拿 出一听健力宝,递给孩子。孩子一 见,天真的眼睛中闪着兴奋的星 光。待母亲应允后,他用手扣住铝 环,向上一扳,“啪”,橙色的液 体从瓶口喷涌而出。“啪”,少年 手中也传来清脆的声音。可乐的泡 沫快乐地跳动着,少年的脸上也浮 现出阳光般明媚的笑容。
  
  母子俩那善意的举动似乎微 不足道,却足以使少年摆脱窘迫, 不失尊严。
  
  那年秋天,风还藏着几分夏 末的余温,花不语,流水却懂,一 朵心莲,被风拂成一首诗的芬芳, 悄然无声。
  
  山东烟台市中英文学校 高一(12)班 孙凡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