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追星的古代悲
2020-07-09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200709140057.png

  
  古代也有追星族。那些被追 的“星”,往往是科举之途的成功 者:童生通过县府考试,成了秀 才,可算是一颗小星;秀才在省城 通过乡试,成为举人,这颗星就大 得多;举人到京城参加会试成功, 那就是人人羡慕的进士,读书做官 的这条路就此走通;倘若进士参加 殿试,由皇上钦定为第一名,哇, 了不得,那就是状元,是万众仰望 的“天王巨星”。
  
  当年北京城里有位姓陆的少 女,就是追星族。陆姑娘是典型的 小家碧玉,不但生得端庄秀气,而 且“粗通文墨”(清·袁枚《随园 诗话》卷三),不仅善女红,还能 吟诗、填词、写文章,尤其爱读评 话小说、曲本、弹词,迷恋于才子
  
  佳人的故事。
  
  按照惯例,新科 状元会在阵阵锣鼓声、 鞭炮声中,披红挂绿, 骑马游街,供京城百姓 一睹风采,出尽风头。 什么叫“一入龙门,身 价百倍”?状元郎便是 此类典型。听说新晋状 元郎是江苏常熟人,果 然是江南才子;又听说 状元郎想在京城纳一房 妾,陆姑娘的心怦怦直 跳:倘若我能被选中, 不就是才子配佳人的绝 妙良缘吗?她立刻报名应选,并且 被状元郎选中。
  
  接下来,纳彩下聘,一切如 仪。一乘花轿,将陆姑娘抬进状元 郎的寓所。可是,直到拜堂以后, 在摇曳的红烛光影里,新娘子看到 新郎官,不禁大吃一惊:这就是前 些日子骑马游街、赚得万人喝彩的 新科状元吗?他与曲本中描绘的年 轻俊美、风流潇洒的状元郎,实在 反差太大了!好像当头一棒,陆姑 娘顿有天旋地转的感觉,待缓过气 来,不由得连连叫苦。
  
  这位新郎官,的确是康熙 五十七年(1718年)戊戌科状元。 可陆姑娘为何如此吃惊呢?
  
  原来,状元名为汪应铨,确 实是江苏常熟人,只不过,他考中状元时已经四十多岁了。况且,从 体貌上看,他不仅“腰腹十围”, 是个大腹便便的人,而且“面麻身 长”,由于小时候生过天花,脸上 落下了大麻子。
  
  陆姑娘懊恼极了,然而,事 已至此,只能躲进新房吞声忍泣。 偏偏新婚那日,和汪某同时考中进 士的几位“同年”,存心要让他出 洋相,不停地给他灌酒。当新郎被 人们扶进洞房时,早已是酩酊大 醉,狼狈不堪。陆姑娘闻着刺鼻的 酒腥味,看着污秽的呕吐之物,实 在难以忍受,甚至万念俱灰。时近 五更,绝望的陆姑娘心一横,竟自 缢身亡。
  
  这个悲剧传出去后,有人撰 联:“国色太娇难作妾,状元虽好 却非郎。”
  
  盲目追星是错,因盲目追星 而酿成悲剧,更令人叹惜。其实, 可怜的陆姑娘当时如能冷静一些, 也未必要走上绝路。汪应铨能够考 中状元,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他学 识渊博,胸藏锦绣,一度仕途也颇 为顺畅,后来由于为人正直且锋芒 毕露,得罪了权贵,辞官回乡,以 著述讲学为乐。
  
  再看这个古人追星的悲剧, 一悲盲目追星终成悔,二悲不敢把 现实来面对。一错再错,怎不令人 扼腕!
  
  沈淦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