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父爱也深沉
2020-07-08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200708140214.png

  
  父亲是我们最亲爱的人 之一。俗话说,母爱如水, 父爱如山。当母亲含辛茹苦 地照顾我们时,父亲也在努 力地扮演着温柔角色。多少 年来,人们在歌颂和赞美母 亲的同时,并没有忘记父亲 的伟大。
  
  说起父爱,这并不仅仅 局限于普通人,唐代那些学 富五车、才高八斗的诗人, 他们的诗也并不只是表现他 们的琴心剑胆、诗酒风流; 殊不知,诗人也有爱家庭、爱孩子的一面。并且,当他们把审 美目光投向那些不解世事、活泼可 爱的孩子时,其诗歌中的人性辉 光,则会被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通过唐人留下为数不多的父爱题材 诗,我们能掀开诗歌的面纱,更加 透明地触摸诗人们的心态。这些彻 底摆脱功利色彩的作品,也给中国 古典诗歌抹上一笔鲜艳的亮色。让 我们试着在《全唐诗》中,做一次 并不很漫长的诗歌旅行,去实实在 在地体味一下,这些父爱题材诗的 风采。
  
  爱子之情,千古亦然。那些 高贵的唐代诗人们,以其特有的诗 人气质,诠释着一个个解不开的恋 子情结。值得况味的是,唐代诗人 的恋子诗,大都回荡着凄婉的底 蕴,在缠绵婉转中,渗透出一种深 刻的悲剧美。
  
  杜甫一生忧国忧民,但更是 一个慈父。杜甫善于从儒家观念出 发,自觉地使诗歌创作服从于社会 政治和教化。创作恋子诗时,诗人 的心灵是自由的;但对杜甫而言, 这种自由也往往是一种沉重的自由。《遣兴》一诗作于被叛军困 于长安之时,作者已与妻儿失去联 系。山河虽在,国事已非,愁闷中 的杜甫难免思想起尚不知安危的家 人:“骥子好男儿,前年学语时。 问知人客姓,诵得老夫诗。”一个 多么聪颖的孩子,一个多么幸福的 诗书之家!如生在太平盛世,该有 多少天伦之乐可享,而不幸遭逢乱 世,连基本的生存都堪忧:“世乱 怜渠小,家贫仰母慈。鹿门携不 遂,雁足系难期。”前后对应,更 突出了乱世平常人家的悲剧命运。 “天地军麾满,山河战角悲。傥 归免相失,见日敢辞迟。”将一腔 怜子之情与忧国之志联系起来,使 该诗具有更强烈的现实感。其实, 杜甫忧家与忧国的情感,常常复杂 地交织在一起,有时甚至难分彼 此,从而使他的恋子诗,在凄婉的 意蕴中更多一番心灵的负荷。相较 李白的浪漫诗心,杜甫的诗心更加 敏感。在《忆幼子》一诗中有“别 离惊节换,聪慧与谁论”之句,其 “惊”字下得非常精练,颇有乃祖 之风。在《春望》一诗中,有“感
  
  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千古名 句,然而历来解此诗者大都忽略了 “惊”字所蕴含的深刻凄婉的情感 内容,只言其为感叹国事而发。如 果与《忆幼子》中的“别”“惊” 之句对读,则不难体味出杜甫此时 忧国的心情中,也交织着浓郁的忆 子、思家成分。
  
  “中年丧子,老来丧妻”, 这是人们常说的一个男人最大的悲 剧,一个父亲最大的痛苦莫在于中 年丧子了。爱子不幸夭亡,是唐代 诗人经常面临的人生悲剧。形之歌 咏,为后人留下不少字字血泪、句 句真情的悼亡之作。白居易、韩 愈、李群玉、皮日休等诗人都有此 痛苦经历和语调凄凉的悼子诗,但 情感最真挚、意兴最凄婉、影响最 深远的,还是中唐顾况的两首悼子 诗:《悼稚》——“稚子比来骑竹 马,犹疑只在屋东西。莫言道者无 悲事,曾听巴猿向月啼。”另一首 是《伤子》——“老夫哭爱子,日 暮千行血。声逐断猿悲,迹随飞鸟 灭。老夫已七十,不作多时别。”
  
  牛锐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