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缤纷
2020-06-0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200604092452.png

  
  惜春常怕花开早
  
  落红无数,让人伤怀。随着春 光褪去,酷暑将至,失落、惆怅随之 而来。看看辛弃疾的《玉楼春》,失 落是怎样一种感觉:
  
  风前欲劝春光住,
  
  春在城南芳草路。
  
  未随流落水边花,
  
  且作飘零泥上絮。
  
  镜中已觉星星误,
  
  人不负春春自负。
  
  梦回人远许多愁,
  
  只在梨花风雨处。
  
  想要留住春光,
  
  可已是暮春。
  
  春天似乎也不甘心和落花一样随水 而去,只好化作飞絮,还能暂且附着 在泥上。随之,作者把春之消逝比作 自己年华老去——看镜中华发,自 己虽不愿辜负青春,可还是辜负了, 一事无成。梦中醒来,看似愁已消, 其实哪能消?这许多的愁,都凝聚 在风雨中的梨花上。
  
  这首词,由伤春而感伤自己年 华流逝,有多少不甘和无奈?全词新 颖别致,显示了豪放派词人辛弃疾 的另一种风格。
  
  金朝诗人赵秉文有一首小诗 《春游》,也写春愁,却写出了另一 番景象:
  
  无数飞花送小舟,
  
  蜻蜓款立钓丝头。
  
  一溪春水关何事,
  
  皱作风前万叠愁。
  
  暮春,无数飞花。乘小船出游, 飞花似在相送,一只蜻蜓翘立在钓 鱼人的竿头上。春景本也美好,却因 风起水皱,似有无限愁绪。是春愁 吗?其实是人愁。
  
  悠悠乡思,常被特定的情景所 触发,比如暮春。唐朝中期,宰相武元衡写了一首《春兴》:
  
  杨柳阴阴细雨晴,
  
  残花落尽见流莺。
  
  春风一夜吹乡梦,
  
  又逐春风到洛城。
  
  “春兴”,指因春天的景物而 触发的感情。北方(长安)的五月,暮 春初夏,残花落尽,极易牵动人们最 微妙、最深沉的感情。此刻,被暮春 唤起的,是诗人的乡情。诗里的洛城 就是洛阳,指代洛阳附近的缑氏县 (武元衡的家乡)。
  
  春光不老倚微风
  
  春光能延续吗?当然能,比如 在山里,比如在遥远的塞外。
  
  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大家 都熟悉:
  
  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
  
  不知转入此中来。
  
  同样是农历四月,山下芳菲已 尽,而山寺中的桃花刚刚盛开,富有 哲理。
  
  山里山外不一样,南方和北方 也不一样。
  
  唐玄宗天宝初年,诗人崔颢 出塞至辽西(辽河流域西部地区,唐 朝在此设平卢节度使),他的《辽西 作》,开头四句写辽西和内地春之不 同:“燕郊芳岁晚,残雪冻边城。四 月青草合,辽阳春水生。”中原和南 方春花已谢,可辽西边城中还残存 着点点积雪。
  
  十几年后,唐朝另一位著名诗 人岑参在北庭督护府任职(北庭都护 府,武则天时设,管理天山以北至咸海 的广大地区), 他笔下的暮春,则是 “四月犹自寒,天山雪濛濛”。
  
  清朝词人张惠言曾在暮春出 塞,他的《风流子·出关见桃花》上 阕,写的是山海关外的春天:
  
  海风吹瘦骨,单衣冷、四月出榆关。 看地尽塞垣,惊沙北走;山侵溟渤,叠障 东还。人何在?柳柔摇不定,草短绿应 难。一树桃花,向人独笑;颓垣短短,曲 水湾湾。
  
  好个凄冷的寒春!一会儿是寒 风瘦骨,惊沙北走;一会儿是柳柔不 稳,草短难绿,只有一树桃花“向 人独笑”。这是五月吗?显然不同 寻常。
  
  我国地域辽阔,南北温差大, 南方已入夏,塞外还是早春。地方 大就是好,南方人如果惜春,可以到 北国来,这里的春天还在延续。
  
  黎楠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