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医生父亲,在背着月亮赶路
2020-03-26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哪里有什么白衣天使,他们只是一群披着白大褂的普通人。他们也会牵挂和害怕,但披上战袍就是英勇的战士……”湖南常德初三学生欧阳伶祉在日记中写道。

QQ截图20200326094605.jpg
  2月底,本报记者看到这特殊的战“疫”日记,随即采访并得知,欧阳伶祉的父母都是医护工作者。“这段时间,看到爸爸早出晚归,很忙、很疲惫,我就很想写日记。”作为医生的女儿,欧阳伶祉的担心从大年三十就开始了,但她不忍心去打扰爸爸,更多时候是默默关注妈妈的朋友圈。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欧阳同学悄悄流过一次泪,当时听说父亲预备驰援武汉,她的不舍和担心一股脑儿涌出来。“看到爸爸的请战书,我真的很难过,但也希望他能帮助更多的人。”她内心包裹着复杂的情感,第一次体会到“普通人的平凡与伟大”。
 
  日记翻过30多天,转眼步入3月。老师在班级群里提醒着“距离中考还有100天”,爸爸所在医院传来“方舱医院宣布休舱”的消息,欧阳同学站在窗边忍不住感慨:“好想出门啊。”不过,即便独自在家时,她也不敢松懈:“我得做好自己的事,生活自理、学习自觉,让爸妈不用担心我。”这个承诺,正如她的战“疫”日记一样,朴素而真切。
 
QQ截图20200326094632.jpg  
欧阳同学的父亲(右一)在夜晚赶回医院组织疫情防控专家会诊
 
  2020年1月24日星期五阴
 
  酒店餐桌旁,空气中凝结着紧张与压抑的气息。虽是团圆的日子,可在这样的公共场所,谁也不能淡定自若。我看向窗外,街上的行人戴着口罩,一位老大爷突然一阵轻咳,周围人连忙加快脚步扭头避开。
 
  饭桌上的僵局被打破,亲人们相互祝福,希望万事顺意,希望平安健康,希望疫情的阴霾尽早散去。
 
  匆忙吃了几口饭,父亲与我们告别,要赶赴医院履行他的职责。我望着他坚定离去的背影,有几分心疼,也有几分担忧。父亲啊父亲,你就不能多陪陪我们吗?你是我们家的一片天,你可一定要健康平安!
 
  2020年1月28日星期二晴
 
  我和母亲从外婆家回来已是深夜,父亲不在家。墙上的挂钟正在哼唱思念的曲调,每一个音符都落在我的心弦上。
 
  我坐在书桌前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突然门开了。父亲疲惫地走进家门,我看见他双眼布满血丝,看见他两鬓的白发,看见他微微晃动的身躯,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
 
  从母亲口中得知,这些天来,父亲一直默默坚守在岗位上,从安排发热门诊值班到调整就诊流程,再到接收防护物资,他为临床一线的医护人员积极协调着各项事宜。疫情当前,他们医护人员立下目标:用自己的坚守,换人民的健康平安。父亲每天早出晚归,常常是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吃饭,就在接了电话后匆匆忙忙赶去医院。虽然我心有不舍,但我知道,他在做着不平凡的事!
 
  望向窗外,月亮露出久违的微笑,星星成了银河的眼睛,而夜风一直在倾诉,为那些不安的夜晚。我忍不住想,还有多少像父亲这样背着月亮赶路的人呢?
 
QQ截图20200326094729.jpg  
医护人员在为医疗队的战友准备物资
 
  2020年1月30日星期四阴云
 
  今天父亲难得一次能回家吃饭,刚打开家门他就大声说:“快,给我全身喷点儿酒精,外套晒到外边。孩子呢?让她回房待着离我远点儿。”
 
  母亲一边忙活一边说:“你在医院那么忙,眼睛都红了两天了,都没时间找眼科医生看看吗?眼睛也要注意防护,你得照顾好自己啊!”父亲安慰母亲:“应该没什么问题,其实想去看看,一忙又忘了,别担心。”
 
  即便在家中,父亲也主动戴上口罩,坐在距离我们两米远的地方,开始不停地接医院或者病人的电话。之后他匆匆吃了几口饭,就又去了医院。深夜,父亲回到家,像个孩子般满脸高兴地告诉我们:“做了个肺部扫描,肺没问题,放心吧!”
 
  我们娘俩知道他的心思,都没点破。
 
  我其实特别想说,特别特别想说,我想要抱抱你,我的父亲。
 
  2020年2月15日星期六雪
 
  狂风追着暴雪,暴雪赶着狂风,在风的倾诉里,迎来了2020年的第一场雪。
 
  父亲如往常一样早早起了床,自言自语道:“今天应该可以陪你们一会儿。”他的话还没落音,我刚有些欣喜,一个电话打来,让父亲火速赶到医院开会,医院要集结30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武汉。父亲忙着组织队员、联系物资、对接各部门……我看了看母亲的微信,朋友圈都刷屏了,父亲所在医院的叔叔阿姨们都剪短了头发,打了增强免疫力的针,正在准备防护物资和生活用品……一切井然有序,可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看着他们的照片,我的心突然好痛好痛。
 
  父亲是自愿申请支援武汉的预备队员,已准备好随时听从党的召唤。我看到自愿请战书的那一瞬间,已抑制不住眼中打转的泪水。父亲啊,您是最勇敢的战士,是我最依赖的坚实臂膀。作为您的孩子,我希望您能在后方出一份力,但作为一名中国人,我希望您奋勇上前,为祖国母亲分忧。我是您的女儿,看到有关疫情的新闻,我特别害怕您被感染,担心您照顾不好自己,我的心真的好痛,痛得难以言状。
 
  可我知道,我知道再多的不舍、不忍心,也阻挡不了父亲的决心。血红的指印,印刻着父亲作为一名医者的责任,不,不仅如此,它更印刻着所有义无反顾奔赴抗疫最前线的人的善意。哪里有什么白衣天使,他们只是一群披着白大褂的普通人。他们也会牵挂和害怕,但披上战袍就是英勇的战士,无所谓名利,不计较生死。
 
QQ截图20200326094806.jpg  
欧阳同学和父母合影(摄于2019年夏天)
 
  2020年2月25日星期二阴转晴
 
  夜色未褪,湖南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队的叔叔阿姨们,已分批进入武汉黄陂方舱医院。
 
  方舱医院内每班6小时,可我知道,这6小时绝不普通——6小时不喝一口水也不上卫生间,6小时衣服湿透了也不能换,6小时就算天塌下来也要顶着!他们也是凡人,撑不住时只能咬咬牙,挥挥手,相互加油鼓劲: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一切都会好的!
 
  在常德,全市有控制地复工复产,医院的病人多了起来,父亲也越来越忙,每天到处巡查、会诊、开会、处理突发事件……父亲告诉我:“当前疫情形势依然复杂,不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相信疫情就快过去了。”话音刚落,他就又接起电话。我数着电话响起、挂掉,7次。我望着他皱紧的眉头和不安的神色,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父亲啊,您什么时候才肯顾及自己呢?您能和我好好聊会儿天儿吗?您还关心我最近学习怎样、心情如何吗?
 
  父亲啊父亲,我最近也很累,每天忙着上各科的网课,每天面对堆积如山的作业。我好想快点儿开学,见见我的同学们;我好想您带着我和妈妈去晨跑、去逛超市、去看电影……我真的好想把这些话都告诉您。
 
  可我知道,我不能只想到自己,有太多的病人比我更需要您!我相信,总有一天,春风会吹开樱花,一树一树樱花连成蔽日的云朵,在那疫情肆虐过的土地下,是即将破土而出的春天;我相信,待到春暖花开时,我们一家人会再次漫步于沅水河畔,看云卷云舒,日光倾城;我相信,众多奔赴武汉的抗疫人员定会平安归来,与父母妻儿团聚。
 
  我坚信,一定会。
 
  本报记者宋莹莹
 
  湖南省常德市第十一中学
 
  初三(232)班欧阳伶祉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