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蜡梅
2020-01-15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200115103808.png   

  
  冬日的一天,我养的心爱的蜡梅死了。“我没有 照顾好它”,懊恼的念头一直在脑海萦绕,如百爪挠心。
  
  我走出家门,漫步街头,难抵寒意袭击,我钻进 一辆驶向郊区的车,靠窗坐下。窗外,寒风凛冽,雪 花飘舞,天更加阴沉,车行驶了很久,停靠在郊区一 处生态园。我赶紧下车,风雪小了些,但地上已积起 一层厚雪。视线渐渐被白色充满,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在这皑皑白雪之中,是否还有另一株蜡梅存在?
  
  似乎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测,一片红色映入眼帘, 近观,果真是一株蜡梅,在风雪中夺目喷蕊。与它对 视良久,总感觉它与我的梅花有什么不同,我伸出手, 想要摘取一朵梅花,当手碰到花瓣时,它的“目光”却仿佛利剑,直击我的灵魂,我不由得松开了手。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猛然 间,这句古诗浮上心头。我有些开窍了。盯着这株 风雪中的蜡梅,我联想到家里的温度太高,何来诗 中难得的苦寒?苦寒,给梅花带来的不只有香气, 还给它带来不惧严寒、不畏风雪的通体傲骨,而我 的蜡梅,像是弱不禁风的娇姑娘。 我想起,昨天, 阳台的一扇窗户没关,早上一看,温室中长大的“娇 姑娘”竟被冻死了。
  
  我明白了,风雪中的蜡梅,寒冷不可亵玩,风狂 不可弯折,雪大不可战胜,不愧为冬日的花之王者。 再次想起了我的蜡梅,歉意油然而生。我并非没有照 顾好它,而是我夺去它的“傲”。“竹可破也,不可夺 其坚;梅可折也,不可毁其傲。”
  
  我对蜡梅由原本的喜欢升至爱慕。梅需要傲骨, 人更应如此,傲骨非狂妄自大,而是百折不挠,越挫 越勇。世代延绵的中华民族不正像眼前的蜡梅,凛然 正气,一身傲骨吗?
  
  北京市第五十四中初二(5)班 袁以航 指导教师 王文洁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