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里的秋天
2020-01-1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200114084018.png

  
  古人悲秋,写秋天的诗词就 多,悲悲戚戚。但秋的斑斓融到诗 里,是一幅幅色彩浓重的画,美不 胜收;而秋天的清澈与高远,更会 使人平添豪气。
  
  秋天必须赞美!
  
  杜牧登楼远望长安,写了一首 高秋的赞歌,赞美长安秋色。
  
  长安秋望
  
  楼倚霜树外, 镜天无一毫。
  
  南山与秋色, 气势两相高。
  
  树林已有了霜色, 霜林间阁楼高耸。登楼 远望,天空干净得连一 毫纤云都没有。蓝天白 云美,秋空一碧如洗也 美。天空高远寥廓,澄 洁,明净。这是秋景, 似乎也是诗人的心境。 这种心境下,看什么都 顺眼。诗人眼里,南山(南山指终 南山,在长安南边)与秋色好像互 不相让,在一争高低。南山峻拔挺 秀,气势不凡;秋色寥廓高远,层 林尽染。它们谁更胜一筹?诗的最 后一句,南山与秋色似乎在向上跃 动,把诗歌的境界提升上来。
  
  短短28个字里能包含多少色 彩?朱熹的《秋月》告诉你:
  
  清溪流过碧山头,
  
  空水澄鲜一色秋。
  
  隔断红尘三十里,
  
  白云红叶两悠悠。
  
  青山、绿水、白云、红叶, 而且还交相辉映,动中有静、静 中有动。
  
  诗作于秋高气爽的夜晚,诗人 笔下是流淌的小溪、葱翠的山野、 澄澈的夜空,还有飘逸的白云和洒 脱的红叶。这些都是月光下的景 致,全诗无一字写月,却又处处见月。秋月下,超然物外的心境油然 而生,就有了“隔断红尘三十里” 的感觉,自然会把白云、红叶也看 成是自己:“白云”飘来飘去,无 拘无束;“红叶”雅然自得,落地 无声。真是“两悠悠”啊。
  
  《天净沙》是元曲的一个曲 牌,它似乎和秋天脱不了干系,最 有名的是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很凄凉。元曲大家白朴也拿《天净沙》写秋天, 但没了“断肠人在天涯”的凄苦, 有的是秋天绚烂的色彩:
  
  天净沙·秋
  
  孤村落日残霞,
  
  轻烟老树寒鸦,
  
  一点飞鸿影下。
  
  青山绿水,
  
  白草红叶黄花。
  
  前两句,残留着晚霞里,孤零 零的村子,“老树”周围“寒鸦” 聚集……冷寂扑面而来。但随后的 “一点飞鸿”,又让画面灵动起 来。后两句则色彩齐舞,青、绿、 白、红、黄,“青山绿水”是远 景,“白草红叶黄花”是近景,由 远及近,远近交错,画面立体,更 显得多姿多彩。
  
  在唐代大诗人里,刘禹锡仕 途坎坷,但他的诗是最乐观的。一 说到秋天的诗,人们就爱引用他的《秋词》(自古逢秋多寂寥,我 言秋日胜春朝),但他的《始闻秋 风》更豪壮:
  
  昔看黄菊与君别, 今听玄蝉我却回。
  
  五夜飕 枕前觉, 一年颜状镜中来。
  
  马思边草拳毛动, 雕眄青云睡眼开。
  
  天地肃清堪四望, 为君扶病上高台。
  
  诗人把秋风拟人 化。开头两句,秋风 说“去年赏菊时与你分 别,如今听到秋蝉鸣 叫,立马回到你身边” (昔看黄菊与君别,今 听玄蝉我却回)。接下 来两句是诗人对秋风说 的话,诗人说:一年不 见,“你”还是那么强 悍,五更天就来了,把 我都冻醒了(“飕 ”,象声词, 形容寒风凛冽),而我一年来容貌 衰老,在镜子里显现得清清楚楚。 接下来,诗人话锋一转:“马思边 草拳毛动,雕眄青云睡眼开”(战 马因思念边草会拳毛抖动,大雕顾 盼青云睡眼也会睁开),格调激 越、话语昂扬,极为豪壮。最后两 句顺势而来:虽病仍能登高台,天 清地远,豪情仍在。
  
  这首诗写于晚年,其昂扬向上 的气势不输年轻人,而诗中的倔强 进取精神,足以让唐代众多大诗人 汗颜。难怪清朝大诗评家沈德潜 说:“下半首英气勃发,少陵操管 (杜甫、曹操、管仲)不过如是。”
  
  这就是秋天,它的肃杀让人悲 伤,它的璀璨与高远又能振奋人的 精神。秋还是秋,人的视角各异、 情怀有别,结果就不同。
  
  杜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