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馋嘴”的美食家鲁迅先生
2019-10-29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191029092609.png

  
  鲁迅先生这一辈子,除了令人 仰视的各种成就,还和常人一样, 也喜欢美食,也有着馋嘴的一面。 其实,在吃喝这件事上,鲁迅还是 个地道的行家,不但会吃,还会做, 对许多菜肴都有独到的见解。
  
  鲁迅喜欢吃辣,据说最开始吃 辣是为了解困,后来就上瘾了。早 年鲁迅请胡适吃饭,第一道菜就是 放过辣椒的霉干菜扣 肉。这个菜胡适非常 喜欢吃,但他好奇菜 里有辣,便问鲁迅: “据我所知江浙一带 人爱甜不爱辣,先生 好像是个例外。”鲁 迅说:“绍兴人确无 吃辣椒之好,独我有 辣椒之嗜,我是以此 物解困。夜深人静、 天寒人困之时就摘下 一支辣椒来,分成几 节放进嘴里咀嚼,只 咀嚼得额头冒汗,周 身发软,睡意顿消,于是捧书再读。 适之先生可以一试。”这说明二人 关系一度曾非常融洽,但竟成反目, 已是后话。
  
  鲁迅的弟子许钦文回忆,一天, 他去看望鲁迅,去时,鲁迅正在吃 馄饨,蒸的,没有卤,所以放在盘 子里,用手抓着吃。但令许诧异的 是,鲁迅将馄饨先放到旁边一张方 纸上粉屑一般的东西上翻几翻,然 后放进嘴里。许以为那粉屑是麻酥 糖,觉得很奇怪,于是走过去探视, 闻到刺鼻的胡椒气味,几乎咳了起 来。他忍不住问道:“大先生,怎 么你要用这样多的胡椒粉?”鲁迅 笑道:“哈哈,没有辣酱就吃胡椒。
  
  很好吃!但你恐怕吃不来,所以不 请你吃。哈!”
  
  鲁迅对北方菜非常喜爱,他 和郁达夫喝酒常用的下酒菜是炒腰 花、辣鱼粉皮、砂锅豆腐等。鲁迅 吃的炒腰花要用两口锅同时进行炒 制,一口锅加猪油和花生油烧热, 另一口锅里煮水,将切好的腰花放 进热水去焯。油温升到最高时,马上把腰花从水中捞出放入油锅爆, 旋即放在漏勺里,留一点儿底油炒 一些青蒜苗、木耳,再把腰子加进 去快速地翻炒,勾好芡,加姜水、 料酒、酱油、味精、糖、醋少许即成。 先过水后过油,能让炒好的腰花呈 金红色并保持脆嫩,非常适合下酒。
  
  鲁迅尤爱吃甜食。一次,朋友 从河南带给鲁迅两包柿霜糖,妻子 许广平见后说,这糖用柿霜做成, 如果嘴角上生些小疮之类,用柿霜 糖一涂就好。此时鲁迅已经吃了大 半,听罢赶紧把糖收好,以备将来 药用。不料才到晚上,鲁迅觉得生 疮的时候毕竟很少,不如趁新鲜吃 一点儿受用。这天恰巧高女士来访,鲁迅拿出柿霜糖请客。谁知高女士 是河南人,一看就说了个一二三, 之后赏脸尝了一片。鲁迅由此恍然, 请河南人吃柿霜糖,犹如请绍兴人 喝黄酒,都是班门弄斧。就这么想 着,柿霜糖就被鲁迅吃了个干净。
  
  鲁迅也是个做菜的高手。1929 年,鲁迅由上海回北京探亲,在给 许广平的信中提道:“云南腿已经 将近吃完,是很好 的,肉多油也足, 可惜这里的做法千 年一律,总是蒸。” 所以,他很不满足 千篇一律的蒸。有 一次,他自己动手 给日本友人川岛用 干贝来清炖火腿, 而且要蘸着胡椒吃。 边吃边对川岛介绍, 干贝要用小粒,炖 火腿的汤撇去浮油, 功用和鱼肝油相仿。 鲁迅能把很麻烦的 火腿收拾出来,并且知道做法及功 用,可想而知他在吃的方面已经是 一个高手了。
  
  鲁迅虽然爱吃,却并非山珍海 味、大鱼大肉,自家吃的菜与普通 市民没什么区别,常常只是“老三 样”:一碗素炒豌豆苗,一碗笋炒 咸菜,一碗黄花鱼。用萧红的话说 “简单到极点”,只有有客时,才 会丰盛一些。现在,鲁迅的“馋嘴” 趣闻,只不过被他的成就掩盖了, 以致后人很少谈起。但他一生不仅 “馋”美食,还“馋”书、“馋” 文章,所以才造诣高深,成为一代 大师。
  
  匡天龙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