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朽的落第诗
2019-10-2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191024135715.png  

  那些“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 看尽长安花”的金榜题名者,大多 在历史的长河中灰飞烟灭了,但一 些落榜生,在辗转反侧的失眠之夜 写下的诗,却被后世永远记住了。 其实,古代流传下来的落第诗远不 止一首,有些至今还被奉为经典。
  
  中唐著名诗人贾岛,极具诗才, 与孟郊并称“郊寒岛瘦”。他的仕 途坎坷,多次赴考都名落孙山,有 一次竟因写下《病蝉》一诗,得罪 了有权势的人,不仅被黜落,还被 扣上“举场十恶”的帽子。贾岛曾 在极度郁闷中写下《下第》诗:“下 第(即落第)只空囊,如何住帝乡。 杏园啼百舌,谁醉在花傍。泪落故 山远,病来春草长。知音逢岂易, 孤棹负三湘。”沉重地表达了自己 落第后的痛苦心情。
  
  与贾岛同时期的孟郊,曾两试 进士不第,46岁时才中进士。他 在彷徨忧虑中写下的《再下第诗》: “一夕九起嗟,梦短不到家。两度 长安陌,空将泪见花。”道出一个 “高考复读生”再次落榜时的焦虑、 迷茫、羞惭和绝望。
  
  《全唐诗补编》载李郢诗《送 友生下第出关》: “天榜无名玉 未焚,几飘凝泪泣青云。挈将孤剑 家何在,叫断重阍帝不闻。花笑旅人惟赖酒,镜欺 双鬓莫言文。糟床 滴沥馀声尽,还典 重裘又送君。”这 首诗则是诗人为落 第的朋友而作,对 朋友的考场失利感 同身受。诗中有对 朋友落榜的不平, 有对朋友遭遇的同 情,还有对朋友的慰勉鼓励。
  
  落第诗也不仅仅是哀叹和落 泪,还有愤怒和不满,甚至有了推 翻不合理制度的“反意”。据《旧 唐书·黄巢传》记载,黄巢为冤句 (今山东省曹县或菏泽)人, 早年习武,在村里的同龄 人中,击剑骑射,样样精通。 黄巢曾几次应试进士科, 皆榜上无名,于是他满怀 愤慨地写了一首《不第后 赋菊》:“待到秋来九月 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 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 黄金甲。”便离开了长安, 后成为农民起义军首领。
  
  清末洪秀全的科举之 路堪比范进,甚至比范进 还惨——范进最终还考上 了(范进考的是乡试,过 了之后是“举人”),而 洪秀全前前后后考了 15 年 也不得中(洪秀全参加的 是县试、府试,在府试这 一关没过,过了才是“秀 才”)。1837 年第三次落 选后,洪秀全大受刺激, 重病一场,一度昏迷。卧 床40余日间,自命“太平 天子”,发誓要改朝换代,自己开科取士。在6年后的1843 年春天,不甘心的洪秀全再次参加 了广州府试,结果还是以落选告终。 洪秀全决定不再考了,在那年的回 乡途中,满腔怒气的他写下了一首 慷慨激烈的“反诗”:“龙潜海角 恐惊天,暂且偷闲跃在渊。等待风 云齐聚会,飞腾六合定乾坤。”从 此走上了与朝廷对抗到底的“革命 之路”。
  
  对古人而言,科举的确是一条 非同寻常之路,无论对于成功者还 是失败者,它无疑都是一场痛或快 乐着的人生涅 。
  
  蒋骁飞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