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婆婆
2019-09-27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190927090836.png

  
  再归故里,严冬已经过半。
  
  道路结冰了五六日,终于开始 融化,阴了许久的天,终于又再放 晴,一缕缕阳光散下来,有点儿刺 人暗了许久的眼,像是冬日温柔抱 歉的暖意热情。 于
  
  是便又见了她。
  
  一支竹竿轻轻地叩着,每一步 里都有半拍停顿,斑白的头发和 闭着的眼,她仍是老样子,沿着 马路过来,让人恍惚以为仍是多年 前。那时我还小,她也没有老成如 今的模样。当初我们一群小孩子 都唤她一句婆婆,她堆着满脸皱 纹,笑着一个一个地应了,说: “好乖,好乖。”她听得出来每 个小孩的声音,一句“是我啊, 婆婆”就能辨别。
  
  想起有一次我们帮她捅蜂窝, 所有人颇有些扮稳重地说:“婆婆 你待在屋里别出来啊。”然后大伙 在二楼点燃个塑料袋,用木棍挑出 去,融化的塑料落在蜂窝上,所有 人都惊呼着跑进屋里,怕落在后面 被蜇着了。
  
  她听到慌乱的脚步声,忙问: “没事吧?没有被伤到吧?”
  
  我们喘了口气回:“没有啊, 婆婆,关上门了,它们进不来了, 蜂窝烧起来啦。”
  
  她便又笑起来,手里的那支竹竿在地上叩了叩,道:“那就好, 难为了,难为了……”
  
  我们下楼捡起了那个还没成形 的,大概刚有小孩拳头大小的蜂 窝,追赶间跑去玩了,背后她喊: “慢点哦……”也渐渐远了。
  
  有时去赶集了遇见,她会问 上一句:“去赶集呀?好乖,好 乖。”有时候从她门前过,清脆 地喊一句“婆婆”,便追闹着跑 走,她高兴地应一句,问“是莹莹 吧”。有时候,去她家二楼,那里 可以摘屋边的板栗,有些扎手,也 乐在其中,她总是一手抓竹竿,一 手扶墙,带我们开楼上的门。
  
  ……
  
  很久都不回老家了。
  
  有些大不敬。前段时间听我妈 说老家一位瞎眼婆婆去世了,我不 知她叫什么名字,只得问了是不 是那片区域的,得到的是肯定答 案。惘然了会儿,毕竟我很久没 有想起她了,长大了之后我以为 自己是个并不怎么听话的小孩, 见了人并不怎么叫,路过人群喜 欢目不斜视,无论多少次了都有 些手心冒汗,我想不起按辈分喊 的那些婶子和姨,不用深究也明 白,年幼时喊的那一句句婆婆, 比这些都要自然和熟练。
  
  没想到还能见到她,心里不算有太大的波动,因为 健在与否,相见太少, 太易相忘了。不知是不 是因为长大的缘故,她 一时没听出我的声音, 道:“这位姑娘是谁 啊?”原来她还在,原 来去世的不是她。
  
  发小笑嘻嘻地说了 我的名字,我便见她又 笑开了花,语调都上扬 了:“哎哟,是莹莹 啊。”
  
  我答:“是我,婆婆。”
  
  她有些往后倾着身子,面上是 欢乐的表情:“不得了哦,都这么 大了,好久没见了啊,一下子都长 大了,变漂亮了吧,又聪明……”
  
  我有些尴尬:“没有,没 有。”被她竹竿叩击水泥马路的声 音逼红了脸。 她伸了一手来,我便让她扯着 袖子,听她说:“你是六月二十四 的吧,今年要十六啦,大姑娘 啦……”
  
  只这一句,便愣住了,她如何 晓得?
  
  我望一眼她,闭着眼,高兴的 样子,老人家,都这样吗?
  
  发小还在一边笑,我“嗯 嗯”应着,待她尽了兴了,才慢 慢道:“婆婆,我们先走了,您 从家里出来,是有事吧……”便 慌慌张张跑了。
  
  她在后面道:“好,要得,去 吧。”
  
  恍若从前。
  
  光,落在你的脸上,可爱,一 如往常。
  
  珍重。珍重。
  
  湖南省隆回县第二中学 默深文学社 黄玉莹 指导教师  刘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