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膀的忧伤
2019-07-08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1.jpg
 
  假如,鸟儿有天不会飞,还能叫鸟儿吗?假如,鸟儿有天不吃虫子,还能叫鸟儿吗?假如,蝙蝠有天黄昏出现在跑道上,还能叫蝙蝠吗?
  
1
  
  去年旅行,途经桂林漓江江畔一不知名村庄。村口开着间杂货铺,走近看,里面还有个后院。老板慷慨,让我进院里转转。
  
  院落不大但种着不少花草植被,其中一棵大香椿树最抢眼。看香椿树正入神的时候,“喳喳喳……”身后传来喜鹊的叫声。回头看,乐了,有只肥嘟嘟的灰喜鹊,吃几口剩面条就蹦跳几下,开心又满足的样儿。看了半晌,老板告诉我,这喜鹊3年前飞到他家,然后不走了。家里有吃有喝,院子里还能散步,算是“定居”下来了吧。
  
  “它飞走过没有?”我问。
  
  “飞走过?你看它都胖成这样了,还飞得起来吗?”
  
  老板拍着自个儿的啤酒肚答道。
  
2
  
  不久前的某个午后,我在小区散步,一只麻雀无意闯入了我的视线。它若无其事地站在人行道窨井盖上,专心致志地啃一块橘子皮。橘子皮还新鲜,隐约能闻到气味。我蹲下来仔细观察它,距离只有大概半米。我的出现让它并不感到惊讶,反而十分欢迎群众来围观似的。它左一口右一口,左一口右一口,不厌其烦地啃啊啃啊。我看看手表,3分多钟过去了,它还没有飞走的意思。
 
2.jpg
  
  于是,我绕到旁边的小道准备离开。这时一群小孩子跑了过来,我示意孩子们到旁边去玩,此地谢绝打扰。
  
3
  
  上周六黄昏,我到离家不远的操场跑步。刚跑半圈,一个黑乎乎老鼠大小的不明物体横在跑道中央,吓得我跳起半米多高,差点儿没栽个大跟头!定睛一看,居然是只蝙蝠。它匍匐在地,一动也不动。凑近再看,它大睁双眼,沉重地呼吸着。我从旁边草坪里捡来一根树杈,试图把它挑起来,放到草坪相对隐蔽的地方。但是多次尝试均不奏效,它四只爪子死死扣住凹凸的橡胶跑道,发出“咝咝”叫声,表情显得极痛苦。
  
  彼时,夕阳正浓,余晖笼罩大地,操场上映出一片金黄,正是我希望看到的黄昏的模样。可是,夕阳西下之后,这位赤条条躺在跑道上的“盲人”,还能在当晚的月色中穿行吗?
  
  邱璇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