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改“姥姥”, “外祖母”不服气
2018-12-19 14:16:15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181219141645.png

  
  前不久,不少人的朋友圈“炸 了锅”:上海市小学二年级语文课 文《打碗碗花》,原文中的“外 婆”全部改成了“姥姥”。不少网 友表示不习惯、不接受。上海市教 委起初答复称,“姥姥”是普通话 词汇,而“外婆”属于方言。此消 息一出很快引起了热议。
  
  《打碗碗花》的作者是陕西 人,早已出名的原文用的是“外 婆”,如此改动是否征询过作者意 见?鲁迅文章里有很多绍兴词汇, 贾平凹、陈忠实小说里有很多陕西 方言,沈从文文章里有很多湖南 话,这些文章被选入教材,是否也 要大费周章地改动?基本没有。正 如作家孙未所说,作家来自不同地 方,大家的写作可以让孩子们了解 不同的称谓和文字风格之美,岂不 是更符合文学教育的理念?
  
  在《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 里,“外婆”确实有“方言”标 注。这其实并不奇怪——普通话是 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 基础方言的,这样看来,主要流行于北方地区的“姥姥”,当然就是 普通话词汇,主要流行于南方地区 的“外婆”,则可以算作方言了。
  
  然而,随着南北方语言融合的加深,这两个称谓在南北方都有,教 材何必“一刀切”?若真要论谁是方 言词汇,在许多网友看来,“外婆” 和“姥姥”都是方言,真正的普通话 词汇应是“外祖母”才对。
  
  在不少童话、歌曲、影视剧 等文艺作品中,也多有“外婆”的 身影。难不成,人们熟知的“狼 外婆”要改成“狼姥姥”,《外婆 的澎湖湾》要改成《姥姥的澎湖 湾》?显然没有必要。
  
  推广普通话固然重要,但并不 意味着要消灭方言。虽然上海市教 委最后表示要恢复文中的“外婆” 一词,但这件事惹人深思——普通话 也要不断从民众的方言口语中汲取 活水,方言词用得多了也可以成为 通用词。这样才能展现语言文化的 另一种魅力,即多元和包容。
  
  何勇海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