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锅捞金丹,真能治百病?
2018-12-18 15:22:0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请各位退后,莫要被热油溅到。”老者示意众人后退,而后嘴里嘟念着一些听不懂的经文,接着一下子将右手深入刚烧开滚烫的油锅里,在油锅里默默摸索过了一会儿才将两枚金黄色的药丸捞出。

  
1.jpg
 
神医金丹
  
  淄川城热闹的长街上,陶小淘拉着刚睡醒的丁甲往青云书院赶,丁甲边打着哈欠,边将一根刚出锅的金灿灿的大油条塞进嘴巴里,一下子被烫到了嘴,捂着嘴猛吸气。
  
  陶小淘哈哈笑道:“你慢点吃,刚出油锅的油条多热啊,小心把你的嘴烫成大猪嘴。”
  
  “喂,两个大懒虫,你们才去书院啊。我家隔壁的黄陵哥一大早就去书院看书了,你们还在这慢吞吞的。”唇红齿白、英气逼人的齐灵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
  
  陶小淘无奈道:“我要是不喊丁甲这懒虫起床,我一定比你的黄陵哥更早到书院。”
  
  “你就吹牛吧。”齐灵儿用小手拉下眼皮,做了个俏皮鬼脸。
  
  丁甲趁着油条变凉张嘴吞了一口,心满意足道:“懒虫就懒虫吧,不过我要当一只吃得饱饱的大懒虫。”
  
  “你啊……”陶小淘拽着丁甲往前赶,身旁一个急匆匆奔来的布衣男子好像没看到陶小淘,一下子把他撞倒了。
  
  陶小淘一屁股摔在地上,青色布衣的男子头也不回就想走,齐灵儿打抱不平地挡住路:“你撞倒了连声对不起都不讲,就想跑了?不行!”
  
  布衣男子一脑门子汗:“小姑娘,对不起对不起……我得快点,要不然神医就走了。”
  
  “什么神医?”齐灵儿好奇地微微歪头,陶小淘站起身,他也来了兴趣。
  
  “就是一人治好了登州一个小山村全村人瘟疫的神医,据说是扁鹊的多少代弟子,医术出神入化。只要吃了他配制的金丹什么病都能医好。”布衣男子激动地说,发现说太多了,他急急忙忙跑掉了。
  
  “扁鹊是谁?”丁甲舔了舔嘴唇。
  
  “唉,反正是你不感兴趣的人。”陶小淘目光闪亮,“但我倒是很有兴趣去见一见这位神医。”
  
神锅捞金丹
  
  陶小淘,丁甲,齐灵儿跟着布衣男子来到了城北的富顺酒楼,酒楼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三个小伙伴像小泥鳅般从人缝里挤了进去。酒楼中央端坐着一个身穿长袍,一派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眯着眼,身前等候着许多人。
  
  老者摇头叹息:“不是老夫不医治你们,实在是只带了五枚可医百病的金丹良药,如何治得过你们这么多病人?”
 
2.jpg
  
  围拢人群里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瞪大了眼睛道:“我娘卧病一年了,我太需要神医的金丹了,我愿意出白银一百两!”
  
  “白银一百两啊。”老者低头喝了口茶,来看病的大都是平民百姓,谁也没有财力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银子,老者放下茶杯,看看身旁站定的两个年轻徒弟:“好,一百两我将一枚神丹卖给你。”
  
  “不过这神丹尚未成形,还需走一道水深火热的洗练程序。小青小松,将为师的先天神锅架起来。”老者吩咐徒弟说。
  
  两个小徒弟从神医马车里抬出来一口乌黑黑的铁锅,老者瞅了眼铁锅点点头:“要得医治百病的金丹必须经过神锅油煮,而后我亲手下锅捞出金丹方能有功效。徒儿们,将铁锅装满油,架到酒楼后厨的灶上烧开。”
  
  “是。”两个小徒弟抬着神锅走掉了,过了一盏茶功夫,一个小徒弟回来跟老者咕哝了一句,老者点了点头。
  
  “好了,如果诸位愿意可随我一同见证金丹出世。”老者拂袖转身,走向酒楼后面。
  
  “快点跟上,我可不想漏看了金丹出来的一幕。”齐灵儿一阵兴奋说。
  
  陶小淘和丁甲被齐灵儿拉着来到了后厨,后厨灶上正架着那口乌黑黑的神锅,锅里的油已经煮开了,热气腾腾,齐灵儿挥手挥散热气,而陶小淘鼻子皱了皱像是嗅到了什么味道。
  
  “师父,神锅的油已煮开,可以取金丹了。”小徒弟说。
  
  “请各位退后,莫要被热油溅到。”老者示意众人后退,而后嘴里嘟念着一些听不懂的经文,接着一下子将右手深入刚烧开滚烫的油锅里,在油锅里默默摸索过了一会儿才将两枚金黄色的药丸捞出。
 
3.jpg
  
  “天啊,神医不惧滚烫热油,真是神人啊!”有人惊讶出口。
  
  神医老者不慌不忙将剩余三枚金丹一一从神锅中取出,转手交给徒弟:“唉,配制金丹消耗了太多精力,油锅取金丹又让我深感疲惫,看来短时间内只能炼出这五枚金丹了,再要金丹恐怕要等个一年半载。”
  
  “不行啊,神医,一年半载我等不起啊,家中的病人等着金丹救命呢!好好好,我就买这次的金丹,我也出一百两。”
  
  “别跟我争,我儿子手断了等着金丹治手,我出一百二十两!”
  
  “我出一百二十五两!”
  
  ……
  
  老者微闭双目,嘴角不经意露出一抹神秘笑容,两个小徒弟一脸高兴地在后面窃窃私语。
  
  大家把金丹的价格抬上了天,老者终于满意地颔首:“既是遇上便是有缘人,老夫愿意为各位排忧解难,出售金丹。”
  
  这会儿,陶小淘越过老者偷偷来到灶台旁,使劲嗅了嗅,眼里的困惑越来越明显。他又盯着热气缭绕的神锅仔细观察,倏然,一道灵光掠过脑海。
  
  “原来如此,那我也可以做神医了。”
  
  陶小淘拉过丁甲,在他耳畔低语了两句,丁甲抠了抠耳朵,纳闷道:“你让我现在去买?”
  
  “没错,越快越好。”
  
  丁甲撇撇嘴:“那好吧。”
  
糖葫芦不是神丹
  
  丁甲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攥着买回来的一串糖葫芦。
  
  陶小淘立刻鼓足了力气大喊:“大家等一下,先不要买金丹,我有神丹,而且比金丹便宜得多。”
  
  “什么啊?哪里来的小孩子胡闹!”大人们纷纷呵叱。
  
  “你在做什么呀?”齐灵儿也是一头雾水。
  
  “别急别急,我告诉你们,我的神丹也是要经过热油洗练的,我这就给你们瞧一瞧。”陶小淘接过丁甲的糖葫芦,将糖葫芦一颗颗剥下来扔进热油锅里,而后双手猛一下伸了进去。
  
  “哎呀!”齐灵儿吓了一跳,双手捂着眼不敢看。
  
  丁甲也是看傻了,在场的人都直愣愣望着陶小淘,而神医老者脸色变得铁青。
  
  陶小淘先是呲牙咧嘴,而后露出了舒服的表情,双手在热油锅里搅来搅去,接着把糖葫芦一颗颗捞出。他举着糖葫芦说:“这位神医的手伸进热油锅里,你们就肯一百两买他的金丹。我这也是从热油锅里捞出的神丹,你们肯给多少钱?”
  
4.jpg
  
  “你手里拿到是糖葫芦啊……这又不是神丹?”有人摇头说。
  
  陶小淘点点头:“没错,我的糖葫芦不是神丹,那神医捞出的同样不是能医治百病的金丹,这热油锅捞金丹只是一出障眼法,根本就是骗局。”
  
  老者目露惊慌,跟两个小徒弟想偷偷往外溜走。
  
  “灵儿,别让他们跑了。”陶小淘喊道。
  
  齐灵儿解下腰间的小黑鞭子精准一甩,刚好啪一声落在老者脚前,老者战战兢兢果然不敢再往前走一步。
  
  “这怎么是个骗局呢?”
  
  “很简单,其实在这口什么神锅里煮的不光是油,还有醋。大家看到的热气缭绕的情景是醋煮开了,但其实油还没煮开,所以这时候将手伸进去只有一点儿热热的温度,完全不会被烫到手。”
  
  “哼哼,我也是小时候听爹说起过这个小把戏,没想到今天真让我遇见了。哈哈。”陶小淘神气十足道。
  
  “是哩,你这么厉害呀,就不知道你老师会不会听你的解释呢。”齐灵儿故意大声说。
  
  “坏了,晚了晚了,这回要挨司徒老师的打了!丁甲,别傻站着了,快点去书院呀——”
  
  齐灵儿目送跌跌撞撞跑远的两个好朋友,扑嗤笑出声来。
  
  王珂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