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校生那些事儿
2018-11-21 10:56:53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翟涵
  
  住校生活是跟爸妈谈判换来的,第一天在宿舍把所有人当作学习的假想敌,不知怎地就把舍友口袋里露出的50块钱抽走了,电扇坏了的宿舍只剩下我一个人......
  
  中学时代深刻的回忆中,有一段“难忘”是住校生的“专属回忆”。看似封闭的环境,却不乏有趣的故事。本期《中国中学生报》与你分享住校生的那些事儿。
  
第一部分
  
  与父母
 
“自由”来之不易
  
  今年考入重点中学的我,住校的选择,是我努力争取来的。我的住校生活是跟爸妈谈判换来的,因为我的父母已经决定要让我选择走读,也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但是经过一周的军训,我觉得和同学们住在一起特别开心,总有话聊,晚上在一起开心一会儿,能把一天的疲惫全忘了。
  
  军训结束以后,我就和爸妈讲了我的真实想法,爸妈也表示理解,但是要求我月考的第一次成绩要达到他们的要求,我们就这么有了初中以来的第一份“契约”,现在住校了我觉得挺开心的,为了可以继续我的住校生活,我得努力学习才行。
  
  河南省郑州市外国语中学(枫杨分校)
  
  优优
  
  同学间
  
深陷住校乐趣
  
  说来也有些蹊跷,住校这件事,还是听了各种吹得天花乱坠的宣传,自己和父母满是期待才定下的。本以为迎接我的是美丽的“新大陆”,结果,居然打开了一扇奇诡的新世界大门。
 
1.jpg
  
  从第一天在宿舍把所有人当作学习的假想敌,到和同学互相开玩笑说心里话,也不过仅仅用了几个星期而已。人在集体生活中很容易和大家成为一个团体,因为除了他们,你一无所依。小打小闹变为常事,也得益于寄宿生活这种奇怪的特点。住校会让每个人收获到不同的东西,虽然相对走读学校管理会变得更加严厉。
  
  也许,哪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深陷住校的乐趣。
  
  广东省中山市三鑫双语学校理想学堂
  
  石睿哲
  
  自我成长
  
做“贼”真的心虚
  
  不同于刚来住校时因环境陌生睡不着觉,那天晚上的辗转反侧使我倍加煎熬。那是初一上学期的事了,我白天在宿舍发现,舍友口袋里掉出了一张50元人民币,我便偷偷地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其实我自己的零用钱不少,但是那次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拿了。
  
  第二天,舍友发现自己的钱少了,我主动承认并把钱还了回去。这件事,我的爸爸也知道。我爸说,以后钱不够花找他要,不要偷。
  
  福建省某中学
  
  辉辉
  
  师生情
  
触动
  
  “呼——呼——”,耳边萦绕着扇扇子的声音,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到床头,寝室里一片寂然……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房间,如今只剩下沉默。我静躺在床上,双眼微闭,渗出几滴泪水。床头坐着一个人,拿着本子,轻轻摇啊摇,摇啊摇……
  
  这原本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晚上,可是因为电风扇坏了来不及修,我们寝室的人全回家了,唯独我一人留下了。从未住过校的我渴望有人陪,整个寝室顿时弥漫开一种恐怖的氛围,我将自己蜷缩在一起,眼泪就像关不住的水龙头,止不住地往下流。
  
  楼梯上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班主任来了!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急忙擦掉眼泪,平躺在床上。可我控制不住情绪,眼泪留在了脸庞。
  
  班主任轻轻地凑近我的床,仔细观察一番后,询问我睡着没。我轻轻摇了摇头,并不想用已沙哑的声音去应答。
  
  老师安慰我一番后,在床头轻轻地坐下,拿出随身带的本子扇起了扇子。阵阵的馨香随着老师的清风遣送到我的鼻尖,让我顿时有了一种安全感。丝丝微凉的风带来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我伴着一份特殊的温暖进入了梦乡。我想,我会枕着这份独有的温暖去度过一个个住校的晚上,我会慢慢长大,变得勇敢坚强。
  
  浙江省温岭市泽国三中
  
  阳佳音
  
第二部分
 
  
  对于那些经历过住校,并已经离开校园的师哥师姐们来说,曾经住校的经历又给他们留下了什么呢?
  
  友谊万岁
  
  在北京工作了两年的曼曼是个90后,她自称是个“资深”住校生,整个中学时代都是住校生。
  
  我们经常说好的感情都是“睡”出来的,我初中就开始住校了,那个时候一周回一次家,我经常会羡慕那些可以走读的学生,每天都可以见到爸爸妈妈,后来慢慢就适应了,和一起住校的小伙伴每天晚上一起上住校生夜自习,晚上饿的时候一起去食堂吃个宵夜,渐渐我就不那么想家了。
  
  上了高中,学校要求同学们都住校,就热闹多了,作为一个老住校生,我适应得更快一些。高中学习压力大,我和室友会一起在熄灯以后,偷偷躲在厕所里多看几页书,也会因为没考好抱着室友大哭一场……我们的革命友谊就是在那几平方的空间里建立起来的,后来直到我们上大学、工作以后还是会相互照顾,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的经历了,也不会再有这么真挚的友谊了。
  
  曼曼
  
  不想重来
  
  刚刚工作的张小白曾经是河北省衡水一中的学生,三点一线的生活陪伴她经历了人生中“难过”的三年,她告诉记者,如果让她重新来过,她不会再做同样的选择。
  
  衡中的寄宿制是很严格的,早上5:30起床,中午一小时午休,晚上10:30熄灯,三点一线的生活和高强度的学习压力,再加上自己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一度让我崩溃,刚住校的时候紧张到4、5个月没有来月经。后来慢慢适应,但是到了高三,或许是因为考学的压力,开始整晚失眠,一度抑郁到要去看心理医生慢慢调整。
  
  这段经历令我不愿回想,或许是人总会选择性忘记那些不好的记忆。不过客观地说,高压的管理制度的确能够磨炼人的意志,不然衡水一中也不会有如此高的升学率,但是这样的方式和选择并不是适合所有人,至少我不适合。
  
  张小白
  
第三部分
  
  同学们住校,最牵挂的莫过于父母了,尤其是对于第一次住校的孩子家长来说,总有一些忐忑。
  
  优优妈妈(河南郑州):
  
  让优优住校,是我们妥协的决定,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太赞同他住校,因为刚刚上高中,学习压力大,害怕他适应不了住校的新环境而影响成绩。后来优优跟我们讲了他自己的想法,我们也有了“约定”,不能因此而影响学习。
  
  目前看起来,一切都还好,周三开放日我们也会去看看他,老师说他们宿舍的纪律也还不错,可能对于孩子来说,这样难得的自由时光也是他们一直向往的吧,我们做家长的也应该学会放手,他们总要慢慢长大,独立起来!
  
  Lucy妈妈(加拿大温哥华):
  
  Lucy住校这个决定是我们要求的,虽然我们和孩子都在加拿大温哥华,但是我们希望孩子可以更快更好地融入本地的文化当中,所以我们把孩子送到了多伦多的国际学校,我们也相信她,因为本身她就是一个自律性比较强的孩子。
  
  国际学校的老师都是本地的,学生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住校这几个月以来我们感觉她适应得很快,因为每周她都会给我们打电话,唯一的问题可能是她觉得学校的饮食会比较单调。
  
  她和我们提到过她的室友,是一个非洲女生,年龄比她小一些,很优秀,曾经跳过两级,12岁就已经上了9年级,虽然是不同的国家但是她们相处得很好。住校的生活带给她最大的改变,就是提高了她的沟通能力,遇见什么问题她需要自己去沟通、决定。利用课余时间去发展自己的兴趣,慢慢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第四部分
  
寄宿中学的前世今生
 
2.jpg
  
  说起寄宿中学的起源,就不得不提到英国,翻开世界教育史,“英国寄宿中学”近乎是一个专有名词,在英国,素有把孩子送到其他家庭或学校,让他们一起学习的传统。这种传统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以前,而且在很多经典文学著作中都有体现。在欧洲,中世纪早期就有把男孩子送到精通文学的神职人员处,接受良好教育的传统,这些孩子可能在修道院学习,或在当地大家族中担任青年侍从。
  
  12世纪时,教皇命令所有本笃会修道院(如威斯敏斯特)提供慈善学校给穷人的孩子就读。慈善学校最早时为比较贫穷人家的子弟提供教育,资金来源于个人捐助者。后来这些学校开始面向社会招收缴费学生,以筹集除个人捐赠以外的更多资金——这种可以公开招生,而不受特定宗教、种族或地区限制的学校即为“公学”。随着缴费的学生不断增多,学校逐渐开始提供食住宿和用餐安排,这就渐渐发展为寄宿学校。随着大英帝国的扩张,寄宿学校的概念开始盛行,当越来越多的英国上层社会人士为在海外的军队和政府服务时,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英国本土受教育,所以应运而生了越来越多的寄宿学校。
 
3.jpg
  
  为了了解更多西方寄宿制的文化,我们也采访到了英国教育专家大吴老师。他告诉我们,英国的寄宿学校都是私校,除了英国最传统的公学之外都不会强制要求寄宿,在英国一般11岁以后会开始允许学生寄宿。
  
  学生的寄宿生活同样会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6点之前,学校的教学内容会结束,6点后寄宿生会有晚课和自习,有的时候学校会组织寄宿生一起做一些体育活动、观摩活动等等。
  
  和国内不同的是,英国的寄宿制学校允许学生自己选择宿舍楼,不同的宿舍楼会有自己的名字,每个宿舍楼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和传统,老师会按照学生的选择打乱分配,每一栋宿舍楼里都会有不同年级的学生。每个宿舍一般是2~3名同龄的学生,也会有学生是住单人间,不过一般住单人间的学生都是对学校做出过特殊贡献的,例如学生会主席、班长等等才有资格住,这也是荣誉的象征。宿舍楼与宿舍楼之间也会有许多体育比赛,孩子们会在这样的环境中渐渐培养起竞争意识。
  
  除此之外,每栋楼都会有自己的“舍监”,“舍监”并不像国内的宿舍管理员,因为他们不仅仅需要管理学生的日常生活,还需要来给学生上课,帮学生解决生活上的问题。更有趣的是,舍监需要帮助学生保管零花钱,每个舍监都有一个账本帮助孩子记账,记录每一次的花销,让孩子从小就培养一种合理消费的习惯。舍监是需要带着家人一起住在学校的,和学生们共同生活。
  
  本文首发于《中国中学生报》11月20日第2390期
  
  文编/翟涵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