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本过去的班级日志,看那些年你干过的傻事儿
2018-09-06 09:55:47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余华尊 李郁林
  
  今年8月,新学年开学前,记者见到了丁文贵老师。他指着沉甸甸的推车说:“这里头的可都是宝贝,北京档案馆好几次管我要,说要收藏,我舍不得给!
  
  这“宝贝”就是几十本班级日志。从1987年开始,在东直门中学担任高中班主任的丁文贵老师开始记班级日志。三年又三年,一本接一本,沉甸甸的日志承载着历届高中生的青葱岁月。
  
1.jpg
丁老师向记者展示班级日志
  
当年外号“半仙”的老师你还记得吗
  
2.jpg
课堂讲授
  
  丁文贵为什么又叫“丁半仙”?因为他预测学生的语文成绩很准。
  
  有一年,丁文贵给每位同学预测语文考试成绩,竟然丝毫不差。后来东城区一模考试,校长也来问他,结果竟也相差无几。丁文贵说,估分这件事,也是工作30年积累的经验,能做到准确估分,主要因为对学生的了解。就像开学第一课时他在黑板上写的那样:“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好朋友,我们是知心朋友。”他和学生无话不说,连“早恋”的事情都知道,现在他的脑子里还牢记着当年学生的模样。
  
打骂父母的学生有什么问题
  
3.jpg
记录学生情况
  
  1989至1992年的班级日志里,记录了一位“刺头”的成长变化。
  
  这个“刺头”叫刘长春,他的初中老师这样评价:“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有自学能力,聪明,肯钻研。生活朴素,有时大冷天剃光头,穿戴也单薄,听不进别人意见。”丁文贵在评价后批注7个字:青春期逆反心理!为了让刘长春回归集体,丁文贵组织同学到刘长春的家里为他庆祝生日。活动结束后,刘长春很激动,他感受到班集体的温暖,决心努力学习。
  
  之后不久,丁文贵发现刘长春表现异常,平时不完成作业,上课精力也不集中。“不对,这孩子可能精神有问题。”丁老师心想。联系上家长后得知,这些天,刘长春把家里的东西能砸的都砸碎了,同时打骂父母。丁老师判断问题严重,让家长赶紧带孩子去医院。所幸治疗及时,刘长春得以康复,还带了礼物上门感谢老师。
  
那一届全班考上本科大学
  
4.jpg
教导学生
  
  翻开1992至1995年的班级日志,剪报、信件、记分册、荣誉证书、毕业赠言像雪片一样纷飞而至。丁文贵骄傲地告诉记者,这届学生45人参加高考,全部考入本科大学,载入东直门中学史册。
  
  1993年8月,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来函,发放了“希望工程”百万爱心行动“结对证书”,丁老师执教的四班捐赠300元,捐助安徽省金寨县梅山镇中心小学一年级的杨晓燕。杨晓燕那时12岁,父亲是自行车修车匠,母亲聋哑,奶奶年过七旬,无钱医治脖子上的肿瘤。同年11月,晓燕写来感谢信,全班同学一起为晓燕祝福。
  
  这样的记忆注定难忘。毕业时,学生王喆在班志上留言:“三年前的我,还是一个无知的少年,现在的我,已成长为新世纪的青年,这和老师的培养、集体的熏陶分不开。无论我今后走到哪里,我都会自豪地说:“我是东直门中学1995届高中四班的学生!”
  
“理想的风筝”从这一处放飞
  
5.jpg
重回故校
  
  “考什么大学啊?娶媳妇,回家种地去!”55年前,因为交不起一元钱的高考报名费,在河北省滦平中学(今滦平县一中)读高三的丁文贵发愁了。一元钱是什么概念?丁文贵回忆,当年一个月的伙食费只需要6元。班主任王绳才觉得,丁文贵成绩不错,可以考师范学校,还能免学费,所以这一元钱,自己替他交了!
  
  没想到,全年级100多名学生,只有丁文贵考上大学。参加工作后,丁文贵跪在王绳才面前感激涕零。王老师的教导让他永生难忘:“你也是老师了,把学生教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作家苏叔阳写过一篇《理想的风筝》回忆恩师:“他用那双写了无数个粉笔字的手,放起一只又一只理想的风筝。”丁文贵也是苏叔阳放飞的一只“风筝”。丁文贵说,苏老师把学生当朋友,直接影响了自己对学生的教育方式。
  
  丁文贵带的第一届学生孙淑清感慨,丁老师是同学们最崇拜的人。去年,丁文贵给全班同学每人写了一幅书法作品。“每幅都是根据学生的特点对号入座的。”孙淑清说,丁老师了解每一位学生,对待教学一丝不苟,批改作业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
 
记者手记
  
  丁老师教了一辈子的书。在他的通讯录里,密密麻麻记录着200多名经常问候的学生的电话号码。逢年过节,数不清的学生登门拜访,这些学生最喜欢看的就是日志里五花八门的校园轶事。
  
  如今丁老师年过七旬,心里盘算着,等以后,要把这些日志交给学生保管。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