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2018-02-11 09:10:40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唐末文人范摅写有《云溪友议》一书,记录唐朝异闻野史。
 
  《云溪友议》里说,唐宪宗元和年间,有个叫崔郊的秀才与姑母家的婢女相恋,后来姑母把婢女卖给了显贵于頔(dí)。崔郊得知后悲伤不已,但已经无法挽回。
 
  崔郊对姑娘念念不忘。在一个寒食节,婢女与崔郊邂逅,崔郊百感交集,写下了一首诗:
 
赠去婢
公子王孙逐后尘,
绿珠垂泪滴罗巾。
侯门一入深如海,
从此萧郎是路人。
 
  去,离开。逐后尘,指公子王孙争相追求的情景。绿珠,是西晋富豪石崇的宠妾,“美而艳,善吹笛”。赵王司马伦专权时,手下的孙秀倚仗权势向石崇索取绿珠,石崇不允,因此被诬下狱,绿珠跳楼身死。这里喻指被人夺走的婢女。萧郎,原指风流多才的梁武帝萧衍,后来在诗词中泛指美男子或女子爱恋的男子,这里是作者自谓。
 
  这首诗写得太好了。虽然是所爱者归属他人的悲哀,但因高度概括,便突破了个人悲欢离合的局限,反映了社会上由于门第悬殊所造成的爱情悲剧。“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概括出寒门情侣长久、无止尽的痛苦,语气中透露出弱者深深的绝望。后人多用来这两句诗指显贵人家深宅大院,一般人难以出入,旧日的好友因地位的悬殊而疏远隔绝。
 
 
  崔郊,历史上没有更多记载,只知道他生活在唐宪宗时期,哪地方人、当过什么官,一概不知。《全唐诗》也只存有他的一首诗,即《赠去婢》。然而,这首诗、这个故事,却把他的名字留在了历史长河中。“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两句诗14个字,道尽人世沧桑,难怪成为千古名句。
 
  别急,故事还没有完。
 
  后来,于頔看到了这首诗,顿生感慨。这位大人物非常爱才,便差人召见崔秀才,问清原委,以“君子不夺人所爱”的态度,让崔郊把婢领走。两人成婚时,于頔还赠钱万贯。
 
  《全唐诗话》也记载了这个故事,情节大同小异。
 
  于頔(?-818年),唐朝中期的大官,历任湖州(今浙江吴兴)刺史、苏州(今江苏苏州)刺史、襄州刺史、陕虢观察使、山南东道节度观察使,直至宰相,封燕国公。于頔这个人为人“横暴”,凌上威下,骄横不法,连皇帝都拿他没办法。但他做地方官时颇有政绩,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比如在湖州,他修复堤塘,重新灌田,水稻和养鱼获丰收,改善了百姓的生活;在苏州,他移风易俗,毁淫祠,拆庙宇,修街道,开沟洫,改造环境。于頔对读书人很好,好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诗人苻载当年隐居庐山,突发奇想,想把庐山买下来。他便差小童子持信找于頔,向他要钱一百万。于頔不但给了,还送他纸墨、布帛。从此处看,于頔退还婢女给崔郊,不像小说家言。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