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艾”成为 爱,路还有多远?
2017-11-28 08:59:50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 本报记者 邱璇
 
  今年12月1日是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自1981年世界第一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被发现至今,短短30多年间,艾滋病在全球肆虐,已成为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 
  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我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共65.4万。因父母艾滋病死亡致孤的儿童、父母一方因艾滋病死亡导致的单亲家庭儿童、艾滋病感染者家庭中的儿童及自身感染艾滋病的儿童,数量加起来惊人——26万。这些儿童不仅面临家庭经济困难、社会歧视、入学困难等问题,而且要承受严重的孤独、交往退缩等心理问题。
QQ截图20171128090051.png
  歧视依然在,何时能一起上学
  针对受艾滋病影响儿童遇到的种种困难,我国相关部门出台过诸多帮扶政策,可现实中却频频受阻。由于公众对艾滋病缺乏足够了解,“谈艾色变”的现象依然存在,对青少年来说,最大的困难是入学难。
  “ 离 高考越近,我的心揪得越紧,总有许许多多困惑在不时缠绕着我。不知道大学的大门能不能向我敞开,不知道老师是否能像正常学生那样接纳我,不知道大学的同学愿不愿意与我同桌学习、同室生活……”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的高考生胡小涛(化名)在《一名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学生高考前的公开信》里这样写道。
  目前,红丝带学校是我国唯一一所艾滋病患儿学校,学校现有来自全国的学生33人。据了解,学校的学生均因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病毒,多数是孤儿。他们的家庭因病极度贫困,所有的费用由学校承担。校长郭小平抚养和教育着这些患儿,和孩子们亲如父子。今年5月31日,经教育和招考部门批准,红丝带学校的16名毕业生在该校单独进行了高考。据郭校长说,这样做的原因是“如果我们的娃娃与外校学生同场考试,可能有些人会抵触”。
  遭受孤立,无法与当地同龄孩子一起上学读书,成为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的共同境遇。尽管红丝带学校竭尽所能地为这些孩子提供帮助,但他们解决的毕竟是少部分艾滋病患儿的问题。解决更多的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的入学问题则任重道远。
微信截图_20171128090104.png
 
  爱心基金,让爱延续
  高考参加了,大学学费和生活费怎么办?9月29日,中国预防性病艾滋病基金会伸出援手。他们将筹集到的百万余元善款,全额资助了红丝带学校15名大学生,作为他们大学期间的费用。以此为起点,基金会还设立了“红丝带阳光助学——希望之星”项目,资助其他地区受艾滋病影响家庭的大学生。
  除本土基金会之外,外籍基金会等组织也献出爱心。7月23日,“爱在阳光下—2017北京夏令营”开营,国家卫生计生委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在开营式上签署了《健康扶贫和艾滋病防控合作框架协议》,该基金会将投入1650万美元支持中国健康扶贫和艾滋病防控工作。
  世界卫生组织结核病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彭丽媛在出席开营式时表示,盖茨基金会为中国公共健康卫生事业发展做出了贡献。希望全社会关爱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帮助他们健康成长。
QQ截图20171128090117.png
  全社会都懂“艾”,“艾”才能成为爱
  对受艾滋病影响儿童来说,物质的关爱无法给予全方位呵护。加强公众对疾病的科学认知,使大家摒弃偏见,才能从根本上减少这些孩子遭受的冷遇,真正关爱受艾滋病影响儿童。
  2012年5月26日,红丝带学校发起“国际艾滋病反歧视午餐日”活动,每年一次,旨在“共进一次午餐,减少一份歧视”。今年的活动现场,主办方竖起了一面“墙”,这面“墙”树立在受艾滋病影响儿童与社会公众之间,象征冷漠与歧视。之后,大家一齐推倒了这面“墙”,希望消除公众对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的错误认知,让隔阂和冷漠也随之倒塌。
  保护他们,助他们的成长之路少一些艰辛,多一些温暖,不单是爱心人士的事情。让“艾”成为爱的路还遥远,需要我们每个人都尽一份力。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