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绝胜烟柳满皇都
2020-08-03 10:19:04    《中国少年报》

   QQ截图20200803101738.png

  
  在群星灿烂的唐代诗坛,有一个奇险诗派——韩孟诗派,核心人物是 大文豪韩愈。以孟郊为代表的追随者,大都把韩愈视为知己,同时又执以 弟子之礼,敬为师长。这是为什么呢?
  
  “杨花榆荚”
  
  韩愈(76—824 年)字退之, 河阳(今河南焦作孟州)人。他自 幼刻苦读书,13 岁就写得一手好文 章。朝廷任命韩愈的第一个正式官 职就是国子监四门博士,后来他还 担任过国子监祭酒,相当于国家最 高学府的教授、校长。作为当时的 文坛领袖,韩愈特别爱惜人才,尤 其喜欢结交贫寒文人。
  
  草树知春不久归,
  
  百般红紫斗芳菲。
  
  杨花榆荚无才思,
  
  惟解漫天作雪飞。
  
  这是暮春时节, 韩愈郊游时见杨花、 柳絮飞舞,触发诗意, 写的一首七绝《晚 春》。花草树木本是 无情物,在韩愈笔下变成有情人,“知春”“知斗”“知解”, 而且还有“才思”。探知春将归去, 它们各自使出浑身解数,争奇斗艳。 杨花、榆荚没有才思,又不知藏拙, 只好化作雪花漫天飞舞。寥寥数笔, 仿佛满眼风光。
  
  对诗的最后两句,人们的看法 不完全相同。有人说,这两句是在 嘲讽杨花、榆荚。但是从韩愈的人 生经历来看,这种解释不完全对, 其中还应该有怜惜、支持,甚至赞 赏的成分,是一种亦庄亦邪的幽默。 杨花、榆荚勇于在百花丛中亮剑争 春,为暮春增添了一道别样的风采, 因此值得赞扬。
  
  孟郊、贾岛诗风奇僻瘦硬,人 称“郊寒岛瘦”,在当时的诗坛并 不被人重视,属于“杨花榆荚”之列, 而韩愈和他们都是朋友。
  
  “不平则鸣”
  
  孟郊和贾岛在韩愈的提携下, 后来在文学史上都占有重要位置。 孟郊比韩愈大17岁,一生穷困潦倒, 直至垂暮之年才获得一个九品下的 小官,心中抑郁不平。韩愈写文章 宽慰他,告诫他把不平化为人生财富和前进动力,并提出了“不平则 鸣”的创作思想,成为文学史上著 名的文论。出家僧人贾岛因推敲和 韩愈结识,在韩愈的劝说下还俗, 二人结为布衣之交,成就了一段文 坛佳话。
  
  为了提携牛僧孺,韩愈还想 了一个绝妙的主意。牛僧孺尚不 知名时,来到洛阳拜会韩愈和皇 甫 (shí)。韩愈看到他的文章 赞不绝口,帮他找了落脚之处, 并安排他到青龙寺游玩。在同一 天,韩愈和皇甫 专门骑马到他的 住处拜访,并在牛家的大门上贴 了一张纸条“韩愈皇甫 同访牛僧 孺不遇”。第二天,这件事成了 新闻,牛僧孺从此名声大振,直 到后来成为晚唐宰相。
  
  笑怼张籍
  
  在去世前一年的早春,韩愈漫 步街头,透过雨帘看到刚刚萌芽的 小草,似有似无,朦朦胧胧。细雨 纷纷,就像奶油般滋润。他忽然生 出一种美好的感觉,觉得这是一年 当中最好的时光。真正烟柳满皇都 的时候,反而司空见惯,失去了惊 喜。他用诗把这种感觉记录了下 来,赠给老友张籍一同分享:
  
  天街小雨润如酥,
  
  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
  
  绝胜烟柳满皇都。
  
  张籍比韩愈大两岁,早年贫 困,后来官职也不高,曾任水部员 外郎(由韩愈推荐),在家族中排 行十八,所以韩愈的这首诗题为《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
  
  还有一次,韩愈以和张籍讨论 李白、杜甫的诗文为由,用玩笑的 语气写了首《调张籍》(节选)怼他:
  
  李杜文章在, 光焰万丈长。
  
  不知群儿愚, 那用故谤伤。
  
  蚍蜉撼大树, 可笑不自量。
  
  伊我生其后, 举颈遥相望。
  
  韩愈说,李白、杜甫的诗文发 出万丈光芒,轻薄之辈故意贬低他 们,实在太不自量了。我们作为晚 辈,即使想学习他们,也是高不可 攀的,难以望其项背。他告诫张籍 不要动辄否定前人,要从根本上看 前人诗文的好处。这首诗从侧面回 答了张籍的批评,体现了韩愈即虚 怀若谷、又坚持己见的大家风范。
  
  正是这位好友张籍,陪韩愈走 完了人生的最后时刻。一辈子高高 兴兴做贫寒文人的良师益友,想必 韩愈心里是无憾的。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