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的旅行
2017-11-30 13:56:06    《中国少年报》 人参与 0评论
  植物最大的敌人是什么?食草动物?虫子?狂风暴雨……都不是。植物最大的敌人,是它们自己。试想一下,一棵树成千上万粒种子,如果都掉落树下,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一场关于土地、阳光、肥料的争夺战,会不可避免地在家族中残酷上演。因此,千百年来,植物母亲们一直想方设法为子女“设计制造”远行的“装备”,鼓励孩子们为了延续种族的使命,进行一次次旅行。
 
御风而行
1.jpg
  当秋风逐渐漫过大树和草坪,我们头顶的天空里,便开始繁忙热闹起来。
  形形色色的种子,驾驶着各式各样的飞行器,远离大树母亲,空中随处可见槭(q ì)树、椴(d u à n)树、榆树、白蜡以及鹅耳枥(lì)等螺旋桨一样的翼果。它们轻盈飞旋,漫无目的却又充满希望。
  田蓟(j ì)和蒲公英的种子,对风来说有点重了。但智慧的植物母亲给它们装备了由细小茸毛组成的“小伞”,这样,背着降落伞的儿女,就可以轻轻松松在空中旅行了。
  木蝴蝶、翅葫芦、风车藤、杨、柳等种子,都是飞翔的高手。只要微风轻送,它们就会乘着歌声的翅膀,翩翩飞翔,一直飞到天涯海角。
 
顺水漂流
2.jpg
  有借助风旅行的,也有借助水旅行的。剥开一个绿色的莲蓬,会露出白色、蓬松柔软的海绵状组织。这层襁褓(qiǎng bǎo)似的东东,拥有巨大的浮力,秋后会一直漂浮在水面上。成熟后的莲子,坐在这个圆锥形的小船里,悠闲自在地在水面上随波逐流,直到莲蓬找到合适的水域安定下来。莲蓬“安家”后,海绵组织逐渐腐烂瓦解,其中的莲子会落进淤泥,开始新一轮的荷花生涯。
  湖水中,没有被我们吃掉的菱角,会跟随植株在水面上闯荡江湖;繁殖力超强的凤眼莲,根与叶之间能长出像葫芦一样的游泳圈,漂浮在水面上,还会蔓生出好多分枝,以扩大自己的地盘。海水中,椰子是漂洋过海的能手;非洲乞力马扎罗山雨林中的(kē)藤子,它的豆荚掉到溪流里,能一路飘摇到大海,种子甚至可以抵达澳洲的西海岸。
 
驾驭鸟兽
  苍耳喜欢借助动物旅行,其中也包括人类。苍耳最喜欢粘在人的衣服和裤腿上。扒拉下种子细看,会发现它们身上张牙舞爪的钩刺。这些“装备”,使苍耳可以轻松攀附在动物的皮毛上,浪迹天涯。和苍耳有同样装备的植物,还有鬼针草、牛蒡(bàng)等等。
  飞鸟和动物的肠胃,也是一些植物选择的传播工具。女贞子、构树和樱桃等树结的果实,外层果肉填饱了鸟和动物的肚子,而种子经由它们的肠道后,变得易于萌发。在它们不经意的便便里,这些树的后代开始茁壮成长
 
短途观光
3.jpg
  凤仙花喜欢短途旅行。它的果实成熟后会突然炸裂,将种子弹出,最远射程达一两米。喷瓜成熟时,稍有触动,它便会脱落,并瞬间从顶端将瓜内的种子连同黏液一起喷射出去,射程达5米开外。喷瓜传播种子的本领,可谓登峰造极了。
  更神奇的是,临海植物红树会“胎生繁殖”。待到种子长成一个末端尖尖、有叶有根的棒状体幼苗—— 人称“水笔仔”时,在催产师“风”的协助下,红树开始“分娩(miǎn)”:“水笔仔”因地心引力垂直掉下去,扎进滩涂淤泥,几个小时内便能长出新叶和支持根。
  如果“分娩”时恰逢涨潮,幼苗便直立着漂浮在水中。不必担心幼苗会被淹死,红树妈妈早有准备:它让“子女”体内充满空气,可以在海上漂浮两三个月也不丧失生命力。海水退去时,“水笔仔”很快会扎下根来,开垦新地盘。几十年后,又一片红树林傍海而立。与红树有着相同繁殖方式的,还有水生植物秋茄、红茄冬、木榄、海莲……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
  瞧,为了一次旅行,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来描述植物种子的装备和技能,一点也不为过呢。
文/图 祁云枝
(陕西西安植物园研究员)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