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剑炉

                             文 / 陈杞芳 

 一、剑炉

 

    这是武林中的最后一个剑炉。

    是的,最后一个。

    剑炉的主人是个老汉,瘦得像是骨架外仅仅裹着一层皮。那层皮皱巴巴的,棕黑色,上面点缀着许多芝麻粒大小的烫疤,在手臂与胸膛上尤其明显。

    这个剑炉马上就要关了,马上!公孙无量的手下正策马扬鞭朝这里奔来,老汉的耳边已经能听见马蹄踏地的声音了。老汉拉了一下风箱,剑炉里的炭火立即发出一阵红光,把老汉白如霜雪的头发染成了红色。

    红光还未褪去,门口传来两声马的嘶鸣,两个大汉出现在老汉的面前:“老头儿,你这剑炉该关了!”

    老汉没有回答,也没有抬头去看来人。

    “老东西!”说着,身穿青衣的大汉径自去推剑炉。谁知,那剑炉重如泰山,怎么也推不倒。

    另一个身穿白衣的大汉提来一壶水浇进炉里,想让火焰熄灭。结果,剑炉里蹿出一股白腾腾的水汽,一下子将他的脸烫掉了一层皮。白衣大汉疼得又叫又跳,脸上又痒又痛,他颤抖着双手,想抓又不敢抓,表情痛苦不堪。

    青衣大汉拔出佩在腰间的大刀,架在老汉的脖子上,叫嚣道:“老东西,要命的话就立刻灭了这炉里的火!”

    老汉站着不动,脸上露出既惧怕又茫然的神色。

    青衣大汉正要挥刀砍去,剑炉里突然腾地冒起了熊熊火焰,火光将整个棚子照得清清楚楚——地上躺着几把破斧子、破菜刀、破锄头……“是个铁匠?”白衣大汉和青衣大汉对视一眼。

    这时候,一个少年钻进棚里,一头撞在青衣大汉的腰上,一把镰刀从他手里落到了地上。少年抬起头,看到青衣大汉凶神恶煞般的模样,吓得哆嗦起来。

    “毛孩子,慌里慌张地跑来干什么?”

    “我……我刚买的镰刀还没用就豁口了,我来让他赔把新的……”

    “你是个铁匠?”青衣大汉问老汉。

    老汉依旧一副茫然的神情,并不回答。

    “他是个聋子,也是个哑巴。”少年说。

    “毛孩子,我问你,这个老头儿会炼剑吗?”

    少年摇摇头说:“他只会打些锄头、镰刀卖,没见过他炼剑呢。”

    两个大汉对视一眼,一前一后走出了铺子。

    “公孙大人说,打铁铺子先留着,以免影响农耕,惊动了朝廷……”两个大汉私语了几句,在一张地图上用红色墨水画了个叉,骑着快马回去交差了。

    他俩认为:地图上的每一个剑炉都被他们捣毁了。

 

二、天蚕铁布衫

 

    公孙无量二十岁出头就练成了威震天下的天蚕铁布衫。天蚕铁布衫的修炼离不开天蚕。天蚕生活在深山里,它的寿命极长,每隔一百年吐丝一次,它想结茧。可是它吐出来的丝始终无法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因此,它一直无法结茧,至今还是一只虫子的模样。

    那天,公孙无量被仇敌追杀时,误入一个山洞,恰逢天蚕吐丝。天蚕丝就像一道道柔光,裹在了公孙无量的身上。公孙无量先是一惊,接着大喜:真是走运,这百年一遇的天蚕吐丝被自己撞上了!此时乃是修炼天蚕铁布衫的唯一机会,他赶紧屏息凝神,运气吐纳。天蚕丝的柔光渐渐收敛,像贴身衣物一样包裹在公孙无量的皮肤上,柔软却又坚韧,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公孙无量欣喜若狂,忍不住仰天长啸:“哈哈哈,苍天助我!”

    但是,天蚕铁布衫也不是没有克星。八十年前,另一个拥有天蚕铁布衫的人是被一位剑客打败的。更确切地说,打败他的是一柄剑,而不是一个人。那是一柄闪着红光的剑,在切开天蚕铁布衫的过程中熔化了。传说,那柄剑叫火云剑,天底下能铸造火云剑的只有铁流云。

 

三、铁流云(一)

 

    铁流云是何方神圣?

    没有人见过,只知道他有一个剑炉,那个剑炉能炼成天下最厉害的宝剑——火云剑。

    “如果那把剑是铁流云铸造的,那么现在,铁流云应该已经死了。但是,万一铁流云还活着,或是把铸剑技艺传给了后人,那可怎么办?”公孙无量忧心忡忡。

    他的心中开始酝酿一个计划:毁掉天下所有的铸剑炉,杀掉世间所有的铸剑师。

    可是,天下之大,他以一己之力哪里毁杀得过来!

    公孙无量先是凭借绝世武功当上了武林盟主。他在武林中培植亲信,把那张血淋淋的大网朝着一处处铸剑铺子撒了出去。每当他的爪牙传来捣毁铸剑炉、杀死铸剑师的消息时,他的心里就会感到一阵轻松:“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八十年前发生过的事情重演!”

    一切进展得很顺利,剑炉正在急速锐减,铸剑手艺也在慢慢失传,就连剑客也在逐渐减少——他们要么被莫名其妙地杀害了,要么因为弄不到一把像样的剑而改用其他兵器。

    宁愿错杀一千,不可漏掉一人。公孙无量明白,要想彻底摧毁铸剑铺子、灭绝铸剑师,就一定要依靠朝廷的力量。他处心积虑地博得皇帝的信任,当上了大官。朝廷的权力让公孙无量如虎添翼,他那张血淋淋的大网覆盖得更广了,铸剑铺子、铸剑师、剑客几乎要绝迹了!

    按照公孙无量的本意,为了斩草除根,他是想连铁匠铺子也一起毁掉的,但因为担心误了农耕,引起皇帝的疑心,只得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少年捡起地上的镰刀,悄声问:“师父,他们还会再来捣乱吗?”

    老汉说:“来就来吧。”

    “师父,八十年前的传说是真的吗?究竟是怎样的剑炉、怎样的铁块、怎样的锻造技艺才能造出火云剑那样的绝世宝剑呀?”少年把捶打后的铁块投入剑炉中煅烧。

    老汉不回答,继续拉着风箱。也许他觉得一个锻造农具的铁匠没必要去讨论那些高深的锻造技艺,也许他也不知道那些问题的答案。

    “火云剑什么时候才能重出江湖呢?那个公孙恶贼罪恶滔天……”

    老汉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严厉地瞪了少年一眼。少年慌张地住了嘴,巡视四周,好在并没有外人。

    一日,狂风骤起,天地变色,瓢泼大雨一连下了七七四十九天。

    在这四十九天里,少年经历了永生难忘的一段时光。剑炉里的火发出暗淡的红光,火炉里煅烧着一块黑炭一样的生铁。换成了少年拉风箱,红色的火光映照在他那张俊俏的脸上。老汉用铁钳抓起烧红的铁块,架在铁板上用力锤打,火星飞溅,落在老汉的手臂上、胸口上,就像空中落下的雪片一样,化了,融在老汉的皮肤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烫疤。老汉仿佛无知无觉,闷头用力锤打着铁块,声音大得就像打雷。

 

四、少年

 

    少年是个孤儿,从小流落街头,以乞讨为生。在他六岁那年,老汉收留了他。老汉守着一个剑炉,却不会铸剑,只打些斧头、镰刀之类的农具卖。老汉说,自己也是个孤儿,也是一个铁匠收养了他,剑炉就是收养他的铁匠留给他的。

    老汉和少年以师徒相称。老汉不仅教给少年铸造农具的技艺,也教给他功夫,可那都是些砍柴、割麦的招式,少年从来也不相信那就是功夫。

    铁块被老汉整整锤打了四十九天,每一下都是发狠地使劲,少年从来没见过老汉这么拼命地锻造一块铁。少年想要帮忙,老汉拒绝了,只让少年站在一旁观看。打到关键的时候,老汉会猛地看一眼少年,那眼神仿佛在说:“这一步是这样的,记住了!”

    老汉既不休息,也不说话。他的身体在炉火的烘烤中变得更加干瘪了。

    第四十九天的夜里,那块被锤打了无数次的铁块突然发软,在老汉的手上被锻成了一把乌漆漆的镰刀,就像乌云笼罩的夜空一样,全无半点光泽。

    “成了!”老汉大喝一声,单薄的身体一阵颤抖,一股鲜血如同火山爆发似的从他的口中喷到了镰刀上。

    老汉一病不起,但他的脸上却无半点痛苦。第五十天的早上,被遮蔽了好长时间的太阳终于又金光普照,大地立即温暖起来了。少年握着那把镀了一层暗红的镰刀,心里升腾起一股豪气,感觉就像一个农民即将收割一大片金色的麦田一样。

    “该教你的,我都教了,那个剑炉就留给你了……”老汉的神色十分安详。他本来就很老了,现在几乎耗尽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他知道,他将要去另一个世界了。

    如果说老汉在世上还有什么牵挂,那一定是少年了。从少年的身上,他无数次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又无数次回忆起了自己的师父——那个外表瘦削、内心坚韧的硬汉!

    老汉在一天清晨安静地睡着了,脸上露着微笑,看起来,这世间并没有让他留下遗憾与痛苦。少年为老汉——他的师父料理完后事,熄灭了剑炉里的火,关上了铺子的门,走了。

    谁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五、铁流云(二)

 

    虽然当了大官,但公孙无量却感到处处受人限制。于是,他动起了更大的心思——他要当皇帝。在公孙无量看来,不管比文比武,他都在皇帝之上,凭什么要屈居人臣?

    皇帝喜欢打猎,每年秋季都会到百兽林里围猎,这将是一个劫持皇帝的大好机会。

    狩猎当天,皇帝果然让身怀奇功的公孙无量保驾。一只受伤的梅花鹿闪身钻进了密林深处,皇帝策马追赶,竟然忘记了危险,也跟着钻进了密林。

    随从还未赶到,公孙无量抓住这个机会,紧随其后,一把将皇帝掳到自己的马背上,飞驰而去。

    “公孙爱卿,你这是做什么?”皇帝一头雾水。

    “狗东西,谁是你的爱卿?!”公孙无量在皇帝的后脑勺上猛击一掌,皇帝顿时晕了过去。

    在一座隐蔽的庄园前,公孙无量拎着皇帝下马,快步走进了地下密室。

    “你给我写下诏书,将皇位禅让于我!”公孙无量恶狠狠地说。

    深夜,公孙无量举杯庆祝:待到天明,就能坐上皇帝的宝座了!他突然觉得天地变小了,世间万物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股无名的膨胀感让他飘飘欲仙。

    五更天,公孙无量听到外面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正是秋收的季节,庄园周围的大片麦地都是公孙无量的,农夫们天还没亮就起床去麦地里收割了。

    一夜无眠的公孙无量突然心血来潮,想去麦地里看看。

    农夫们俯着身子,一手握住麦秆,一手挥起镰刀。割下来的麦子被成堆放好,等着脱粒。

    有一个少年,割麦的动作最快,麦子割得最齐。这个出众的割麦少年一下子引起了公孙无量的注意,忍不住朝他多看了几眼。

    “那个少年,你过来!”公孙无量心想,自己就要当皇帝了,得培植更多的亲信才够用,“你不用割麦了,当我的随从吧!”

    “嗯。”少年点点头,把手中的镰刀别在腰间。

    公孙无量打量着少年腰上的镰刀,那是一把黑中泛着红光的铁器。

    说话间,一个家丁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说:“庄主,不好啦,不好……”

    公孙无量厉声喝道:“慌什么?”

    家丁脸色煞白,嘴里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皇……皇帝……跑……跑了……”

    “什么?!”公孙无量把家丁推到一旁,飞快地朝着庄园跑去。

    公孙无量成了朝廷通缉的重犯,可惜这一身神功如今只剩下保命的作用了。

    虽然有天蚕铁布衫护体,但公孙无量依然处处小心谨慎,一口水,一碗饭,甚至是一丝空气,都有可能藏着致命的毒药。他虽然不怕刀枪,却害怕毒药啊!

    三个月后,公孙无量瘦成了皮包骨头。他躲在一处洞穴里,心中只剩下绝望。

    天色渐晚,一个少年走进了洞穴。

    公孙无量瑟瑟发抖,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少年走到他的跟前,他恍然觉得这个少年似乎在哪里见过。

    “你,你……是来……杀我的?”公孙无量有气无力地问。

    少年没有说话,他拔出腰间的镰刀,在石壁上用力地磨起来,那声音尖锐刺耳。

    公孙无量颤抖着双手抱住自己的头颅,仿佛他的头马上就要飞走了似的。

    磨刀的声音突然停止了,洞穴里红光四射,一把燃烧着火焰的镰刀出现在公孙无量的眼前。

    “这是……”公孙无量瞪大了双眼,“这难道是火云……”

    “这是火云镰刀。师父临终前告诉我,这把镰刀就是天蚕铁布衫的克星!”少年说。

    “你……你……”公孙无量吓得说不出话来。

    “八十年前,那个和你一样拥有天蚕铁布衫的人无恶不作,令武林生灵涂炭,我的师祖不得不锻造出火云剑来克制他。”少年盯着手中的镰刀说,“如今,你恶贯满盈,我师父只得锻造出这把镰刀,来破解你的天蚕铁布衫。”

     少年举起火云镰刀,一步步走近公孙无量。

    公孙无量闭上了眼睛。

    当少年离公孙无量只有半步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洞穴。

    公孙无量是在一个月后被人发现的。他死了,饿死的,天蚕铁布衫还在他的身上紧紧地包裹着。

    少年又回到了打铁铺子,剑炉被重新点燃。他不再打些农具卖了,改行打马掌。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说:铁流云根本不是一个人,它是一个剑炉。在这个剑炉里,用特别的锻造技艺,在特别的天气里,才能锻造出火云——可不仅仅是剑哦。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