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刀之死

                                     文/ 余显斌  

 

1

 

    钢刀是只猎狗。

    它的主人老王是个老猎人,一辈子在山林里来往,打过灰背老狼,也打过豺。塔元村人谈起老王,没有不跷起拇指赞一声的,“老王,厉害”。

    近些年,随着禁猎,老王也收起了猎枪。

    老王刚刚养的那只名叫钢刀的猎狗,自然也闲了起来。这只猎狗如一只牛犊子大,眼一瞪,铜铃一样,等闲不叫,一叫,声音铜锣一样,哐哐的。

    老王摸着钢刀的头,有时长叹:“可惜了钢刀!”

    他想,当年自己遇见那只断尾豹时,如果有钢刀,自己是绝不会受伤的,也绝不会一败涂地的。老王说时,有些遗憾。

    这时,他的眼睛就会望着将军山,脸上那一道丑陋的疤,就会蚯蚓一样扭动着。

    这条伤疤,在老王看来,是自己的耻辱。

    他觉得,那只断尾豹那次出现,仿佛是冲自己来的,是向他发起挑战的。他没想到,自己半世威名,还有自己的两只猎狗,竟然禁不住断尾豹的几爪子。

 

2

 

    断尾豹第一次出现时,尾巴并没有断,很威风地拖着,如一面旗帜。它进村时,带着一阵风,“呼”一声,一只牛犊子就不见了。

    当时是雪天,村人只看见一道影子。

    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是虎;有的说是野人;有的说得更玄乎,说是山神,山神想吃牛肉啊,所以就下山了。老王也有点脊背发凉,自己打了半辈子猎,还没见过这么快的东西哩。他带着大黑和大白两只猎狗,循着雪地的印痕去找,找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找见。返回的时候,大白突然对着一个草窠“汪汪”叫着。他跑去一看,是条牛尾巴。

    他心里一惊,一会儿工夫,这家伙就将一条牛犊收拾得只剩一条尾巴了,这究竟是啥啊?

    第一次,他头上冒汗了。

    大白还叫。他低声喊:“叫啥,阉货?”

    老王骂人,通常这么一句,他认为,阉货不是爷们儿,不行。

    然后,他带着大白大黑一路飞跑回了村子。当天晚上,一声猪吼响起。老王爬起来,跑到猪圈一看,自己家三百多斤重一头猪没了,一条印痕一直延伸向远方。大白和大黑准备去追,他低吼一声:“回来!”两只狗马上铁铸一样,一动不动。

    他咬咬牙巴骨,一声不吭。

    一个远近闻名的猎人,竟然被一只野物赶上门来欺负,这是奇耻大辱。

    他决定,准备充足,为自己雪耻。

    第二天晚上,他将一只羊绑在场外大树下,哼了一声,回去睡了。睡到后半夜,他听到羊“咩咩”的叫声,接着,是“呜儿”一声嗥叫。他忙爬起来,提了猎枪,带着大黑大白冲到树下,羊不见了,绳子断了,地上有血迹,一溜儿射向远方。

    他在雪地里埋了个钢夹,绑一只羊,是为了引诱那野物。他跑到钢夹旁,一条豹子尾巴夹在钢夹中。

    这只豹子不但挣断了被钢夹夹住的尾巴,还愣是咬断绳子,抓走了作为诱饵的羊。

    老王骂一声:“狗东西!”

    老王想,追!他盘算,大雪天,这只豹子受了伤,又拖着一只羊,再一路流着血,等他带着两只大猎狗赶上,它已精疲力竭,自己和两只大猎狗还收拾不了一只受伤的豹子?

    老王“老奸巨猾”地笑了。

 

3

 

    雪光映衬,如同白天。老王一挥手,将军一样喊了声:“追!”一人俩狗,沿着雪地里的一溜儿血迹,迅速消失在村边。

    他过了磨盘岭,上了将军山。

    他又过了中沟,翻过朱家凸。

    突然,大白和大黑停下来,呜呜叫着,将头伏在地上。老王知道,那头断尾豹就在旁边。他拿了枪,小心地指着前面的草丛,对着大白喊:“冲过去。”大白却退缩着。老王咒骂一声“阉货”,对着草丛“啪”的就是一枪。

    草丛中毫无动静。

    大白一见,勇猛起来,呼一声扑过去,拖出一条死羊。

    老王一愣,只听身后“汪”一声惨叫,回头一看,大黑已倒在地上,颈血直喷。一只豹子蹲坐在那儿。这狗东西,竟也玩起心眼,将那只羊放在草丛中,自己竟躲到了另一边。老王举起猎枪才想起,自己枪膛里的子弹刚才已射了出去。

    几乎同时,一道影子呼地扑过来,带着风声。

    老王的猎枪成了烧火棍,狠狠砸向断尾豹,却砸了个空。几乎同时,他感到脸上一痛,知道自己中了断尾豹一爪。

    在他晕倒前的刹那,隐隐看见,大白扑了过去,发出一声惨嚎,在断尾豹的爪子下,一溜跟头摔了出去。

    老王潜意识知道,闭住呼吸,因为,老辈猎人说,豹子不吃死人。他迷迷糊糊闭住呼吸,迷迷糊糊中感到豹子到了跟前,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两下。他一动不动。然后,豹子一步步走了。

    他晕了过去,再醒来时,睡在医院里,是被村人救的。

   他的脸上,一道口子缝了六针。

   两个月后,他出院了,带着脸上一道丑陋的疤。

    他的眼睛变得幽深,如两点香火。他不说话,到处转悠着。谁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最后,他找到一条军犬产的幼崽,带了回来,取名钢刀。他希望这只狗长大变成一把刀,为他的猎人生涯一雪前耻。他给钢刀吃肉,小小地就锻炼它追捉撕咬的能力。

   训练到后来,他抓一只鸡,向空中一扔,钢刀一跳,一下子叼住。

   他的脸上露出少有的笑。

    一只勇猛、敏捷的猎狗终于诞生了,他一雪前耻的时间也到了。可是,就在这时,县上要求禁猎。

   老王无奈地放下了猎枪。

   他以为,从此自己将顶着耻辱进入棺材。可是,那只断尾豹就在此时再次出现。

 

4

 

    那天夜里,李老头牛圈里一阵乱哞乱叫,等到李老头赶去,一头牛倒在地上,喉管断了,已经死了。另一头牛受了伤。一个半大的牛不见了。

    老王听到后,冷哼一声:“它又回来了。”

    李老头问:“谁?”

    老王说:“那只断尾豹。”

   李老头一听,想起过去的事,浑身一哆嗦。果然,两天后,张家的一头母猪不见了,一窝刚下的小猪哼哼唧唧叫着。老王断言,等到村里的牲畜吃完,这家伙就会吃人的。村人一听更慌了,纷纷要求,将这条断尾豹猎杀了。

   老王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眼光一亮。

   他说,钢刀是条好狗,自己是个老猎人,一起出动,准赢。

   可是,这次追踪他还是败了,甚至败得更狼狈。在大凹这个地方,他们遇见了断尾豹,双方对峙着,他大喊一声:“钢刀,冲!”他想趁着钢刀冲锋时,紧跟着在后面补上一枪,结束了断尾豹。可是,钢刀面对断尾豹竟然“呜呜”地叫着,一转身屁滚尿流地跑了。

   他的眼睛险些凸了出来。

   他对准断尾豹,“啪”的就是一枪。断尾豹忽一闪,避了开去,接着一声吼扑了过来。他向后一退,后面是悬崖,一脚踩空滚了下去。

   他被树杈挡住,侥幸捡了一条命,回到了家。

   钢刀见了他,跑上来围着摇尾巴。他不理,眼光越来越冷,望着钢刀,凝成两点亮芒。

   那天,他准备了一个绳套,给钢刀扔了块牛肉,等它吃完,他就勒死它,这个狗东西,还不如大白和大黑呢。

   老伴见了劝:“别啊,是条命啊!”

   他火蓬蓬地道:“没骨气的东西,该死。”

    老伴劝他,钢刀怀孕了,肚子里有小狗,钢刀一死,肚子里的小狗崽也死了,是几条命啊。老伴喂钢刀已喂出了感情,眼泪汪汪的。

   他摸着胡楂,许久说:“好吧,让它多活几天。”

   三个月后,钢刀下了两只小狗,两只都长得虎头虎脑的。他狠狠地想,到时候了,这个该死的钢刀。

 

5

 

   可是,钢刀却不见了。他鼓着眼睛问老伴:“是你放走的?”老伴摇头说没有啊,真没有。他望望老伴,不像是说假话,心说,这阉货跑了。

   他想,滚吧,眼不见心不烦。

   他的心中轻松了一点儿,心想,跑了也好。

   那一天,是钢刀消失后的第五天,在将军山顶的夕光中,塔元村人看见两个剪影在山顶对峙着,一个是断尾豹,另一个看不清是什么。

   风呼呼地刮着,村人都感到浑身发冷。

   夕光里,两个剪影猛地对撞在一起,撕扯着,抓咬着。夕光,仿佛也被搅动了,一晃一晃的。山顶传来断尾豹呜呜的嗥叫声,同时也传来狗叫声。老王浑身一震,大喊一声:“钢刀!”他匆忙回了家,摘了猎枪,叫上几个小伙子向将军山顶扑去。

   到了山顶,他惊呆了。

   断尾豹倒在地上,已经停止了呼吸。钢刀也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看见他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他终于醒悟钢刀第一次逃跑的原因了,是因为肚中有了狗崽,为了崽它得逃走。现在,小狗出生了,它走了,去寻找断尾豹一雪前耻了。老王缓缓地蹲下来,轻轻抚着钢刀的头说:“你放心地闭眼吧,你的崽子,我给照看着。”

   据后来村里的小伙说,奇了怪了,钢刀慢慢闭上眼,眼角竟流出两滴泪。

   老王呢,也泪流满面。以后,他不再打猎了,可是,他的身后永远跟着两只猎狗,一只叫一刀,一只叫二刀。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