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城堡

                                文 / 黄韫秀

1

    天灰蒙蒙的,下着倾盆大雨。倏地,一团橘黄色的灯光从窗口亮起。一个老头披着青色大褂,正从守门人的小屋走出来。
    “呜呜呜……”一阵哭声从屋前的台阶处传来。老头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棕发的小姑娘,正坐在台阶上哭泣。雨水打湿的发丝,蜿蜒在她漂亮的锁骨间。
    “小姑娘,你为什么哭呀?”老人关切地问。她抬起头,细密的睫毛迎着烛光,碧绿的眼眸却空洞无神:“我……不知道……”看来,是丢失记忆了。老头沉吟了一会儿,用低沉而深邃的声音说:“在黑暗的尽头,有一座古老的城堡。人们丢失的东西,都会去到那里。”“丢失的东西?记忆也会吗?”“会的。孩子,沿着黑暗一直走,光明就在那儿的尽头!”老人从背后推了女孩一把,用夜行的猫头鹰那样奇异的声调唱着:“去吧,孩子,当你感到害怕,就唱起这首歌谣:妈妈哼着童谣,是最美丽的梦;外婆晃着藤椅,是最甜蜜的诗;古老的城堡,黑暗的幽灵,用希望战胜恐惧!”
    黑暗中跑出一只圆鼓鼓的黑猫,像黑暗的剪影,跃上女孩的肩头。黑猫跳出的方向立刻出现一块空白,又幻化成一片光影。“那个就是光明吗?”女孩不禁迈开双腿,奔向认定的方向……
    不知跑了多久,光影越来越大。忽然,一阵狂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小女孩已站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座与土地同样颜色的城堡静静地伫立着,与大地浑然一体。
    “就是这里了。”小女孩轻快地踏上古堡前的台阶,打开大门。门内是一双双火红如血的眼睛,一大群蝙蝠扑棱着从她头顶飞过。小女孩吓了一大跳,心有余悸地拍着起伏的胸脯。“啊,对了,老爷爷的歌谣。”稚嫩甜美的歌声传出,“妈妈哼着童谣……”
    小女孩一边唱,一边打开一扇扇门。她走着走着,不经意间,灵动轻快的舞步竟好似随着旋律,从她脚下淌出。
    “古老的城堡,黑暗的幽灵……”小女孩伸手打开最后一扇门……
    “喂,你很吵啊!”一个懒懒的声音响起。
    循声望去,金边红垫的沙发上坐着个银发赤瞳的少年,披着一件用红蔷薇别着的黑披风,露出一截红底的骑士装,穿着金丝黑底高筒靴的脚懒洋洋地搭在沙发垫上。
    少年血色的瞳中掠过一丝淡淡的惊诧,他起身打开房间中一个暗门。“你全身都湿了,进去挑件衣服吧。”少年轻移指间,一块毛巾飞到小女孩面前。
    一会儿,小女孩走了出来,嫩叶般娇艳的绿色披肩勾勒出她优美的轮廓,米黄色篷篷裙平添了一股灵动与可爱。
    “真像一朵含苞欲放的野蔷薇呢,”少年勾起了嘴角,“你就叫露吧。”
    少年温柔的目光从她清秀的脸上漾开,戴着雪白手套的手抚着胸前那朵妖艳的蔷薇,说:“我叫——以太。”
 
2

    “以太,是古希腊传说中光传播的媒介。这是我的家族名,也是我的名字。”少年点亮了一盏油灯,继续说道,“光能到达的地方我也能到达,所以我知道每个人丢失的东西。至于你的……”以太欲言又止,眼神闪烁,“不可能找回来了。”
    “什么?”小女孩梳理着柔长的秀发,惊讶地问。
    “没什么,时间不早了,先休息吧。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可是,之前我看见很多床啊,为什么不去搬张来呢?”以太皱了皱眉,说:“那些床不是‘罪恶’‘失落’,就是很小的‘童年’,只有这张是‘安宁’。虽然丢失了‘安宁’,对它的主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说罢,以太打好了地铺躺下了。露坐在床上,呆呆地盯着地上这团黑乎乎的东西,却怎么也睡不着。她脑海中的世界太空太静了。
    露起身走到窗前,宁静的月光洒在荒漠似的浅黄土地上,偶有几段枯木,对应着天上星辰的位置。远方传来谁的歌声,好像在这片荒野上飘荡了万年。地平线上跃动着几个闪烁着绿色的光点,由远而近。露不禁喃喃道:“那个是什么?发着绿光的……”
    “啊,都这个时辰啦!”身后传来以太的声音。露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以太已站在了窗前。绿色光点越来越近,竟是一群跳动的骷髅头!他们的双眼中燃着两团绿色的火焰,歌声也是从他们口中传出的。
    一群骷髅头来到以太窗下,你一言我一语地闹开了:“以太大人!我们来取符箓!”以太拍了两下手,骷髅头群一阵欢呼,拾柴的拾柴,生火的生火,不一会儿便搭成一堆篝火。
    骷髅头们围着篝火,有规律地跳动着,艰涩难懂的古老语言从它们口中传出,浑厚低沉的歌声伴着飞舞的火星,在广袤的大地上飘荡。跃动的红色火舌与闪烁的绿色灵光,和着笼罩大地的银白月光,在无人的荒野上泼洒着粗犷恒久的色彩。
    露突然发现有一只骷髅头没有参加神圣的乐舞,而是躲在墙角。他的眼睛闪着红光。
    “别怕,他没有恶意的,也没有能力伤害你。”以太感受到了露的思绪,转过头时,从密不透风的斗篷中露出一张清秀的脸,“他是寻找记忆的流浪者。”
 
3

    “告诉我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一把抓住以太的手臂。
    以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骷髅头们也一起安静了下来。黑暗中,只听见露轻轻的呼吸声。以太缓缓地转过头,说:“他们是被遗忘的流浪者,被所有的人遗忘,灵魂化为森森白骨,仅剩一颗头颅。他们只想在遗忘里安度余生。
    “红眼骷髅来这里,是为了寻回关于他女儿的记忆。可是,正如我之前所说,丢失的记忆……不可能找回了。”
    “为什么?”露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不是这里的主人吗?请帮帮他吧?”
    以太皱了皱眉,一边用羽毛在一卷长长的纸上画着符号,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以为我不想帮他吗?丢失的记忆都在藏梦阁里,那里被贴了封印。我也尝试着破解过,可是每次都只差一点点……”
    “你不是说只差一点点吗?或许我可以做到那一点点!”
    “你愿意陪我去藏梦阁冒险?”无声滑动的羽毛笔在纸上画上最后一个符号。以太轻移指尖,长长的纸卷从指间滑过,瞬间环绕在骷髅头们周围。以太语气间掩饰不住兴奋与不安:“被遗忘的人们来到这里祈求保佑,获取新的维系生命所需的‘精气’。我呢,顺便把他们送回去。”
    红眼骷髅头待在蔷薇丛中,无规律地闪着暗红的光。露指着他问:“那他该怎么办呢?”
    以太已躺在地上,懒懒地用斗篷罩住头部:“明早还得去藏梦阁破解封印呢,送他回去了怎么帮他找记忆?”
    “这么说,你答应了?”露兴奋得两颊绯红。
    天渐明。
    地面似乎突然塌陷了,露感到一阵失重,然后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这张床玩凭空消失?难道不知道上面睡着人吗?露睁开眼睛,挣扎着坐起,只见以太正往脸上戴上一个奇怪的白色面具,面具上画着古怪的图腾。以太看见床消失,略做惊诧状:“哦,有人找回他的‘安宁’啦,对他倒是值得庆祝。不过我以后可没床睡了。”
    啊,原来不来这里也可以找回丢失的东西呢!
    露指着以太的面具好奇地问:“你戴这个干什么?”
    如果看得见脸的话,以太此刻一定是甩了个无奈的眼神给露:“我是光的介质,不能见光啦。”以太抓起被子往露头上一罩,被子落下,眼前变成了另一个世界。
    脚下的土地是深紫色的,一栋并不很高的楼宇缠满枯干的黑色荆棘。一只飞鸟“嘭”的一声撞在墙上,流下一摊黑血。早晨金色的阳光洒在这片阴郁的大地上,徒增一股诡秘。
    以太把露从地上拉起来。晨风吹拂着她的银发。他用严肃却充满温柔的声音说:“听着,里面很危险。我来这里也只不过想再挑战一次。如果遇到危险,我可以瞬移,但你不可以,你确定要跟我进去吗?”
    危险?危险是什么?难道不是一段有意义的经历吗?露的大脑里空空荡荡,没有记忆。这与所要经历的危险相比,到底哪个才更为可怕呢?
 
4

    露坚定地点了点头。以太走到阁楼门前,把一只手放在门上一块突出的水晶石上,低声念动封条上写的咒语:“凡人之血,光铸之剑,失落之魂,永恒之念。”一阵阴风吹过,门缓缓打开了。以太拉起露的手,两个人一起走了进去。大门在身后关上,那只紧随他们的红眼骷髅在门外闪着紊乱的红光。
    四周被黑雾牢牢缠住,什么都看不见,看自己的手就像隔着一条条流动的黑色轻纱。四个墙角,四盏烛灯闪着幽幽的蓝光。露觉得以太握着她的手冰冷极了,仿佛不曾有过温度。
    以太突然停了下来,从剑鞘里拔出一把剑,发出白色的冷光。渐渐地,黑暗中浮现出一个个人影,在浓雾中时隐时现,把露和以太围在中心,渐渐逼近。
    以太瞬间从露的身边消失,出现在包围圈的一侧,挥动利剑,斩裂黑影。露发现,每消失一个黑影,黑雾就会渐淡几分,可黑影实在太多了,包围圈仍在不断缩小。
    黑影们纷纷举起锥子般的“手”,急不可耐的脚步跌跌撞撞,野兽般沉重的喘息透露出看见猎物的兴奋。一切让露感到恶心与恐惧。此刻,她最大的念头就是逃离这里,如果她会瞬移。以太已被砍伤多处,要是落入包围圈肯定是死路一条。他现在应该瞬移逃走,可是……
    以太正喘着粗气,挥剑的动作慢了许多,却仍然以露为中心,砍杀着步步逼近的黑影。
    这时,一个黑影挥舞着手朝背对着它的以太刺去。露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左肩被刺中,鲜血飞溅,落在地面上,蔓延开来。鲜血触碰到的黑影一一消失了。
    浓雾退散,窗外的晨光泻了进来。
    “凡人之血,原来是这个意思。”以太扯下一截披风给露包扎了伤口,扶她起来,“痛吗?”“原来疼痛是这个感觉,我之前都不知道。”露笑笑说,“不过,很快可以找回自己的记忆了!”
    黑雾退散,一切显出原来的样子。一排排木质书架上放着各种各样的书,层层叠叠堆满了整栋楼。原来,人们竟丢失了这么多记忆呢。露痴痴地想。
    “找到了,找到了!我找到了关于我女儿的所有记忆!”红眼骷髅头兴奋地顶着一本书跌跌撞撞地跑来,高声叫嚷着。以太拿起那本书,念动咒语。书页翻开了,一行行文字飞鸟般飞出书页,飞向窗外,直到最后一个字符飞出,书页合上。“你不再是患遗忘症的人,安心回去吧!”骷髅头轻轻飘起,渐渐化为光粒,飘出窗外。
    露感到很开心:“以太,我的记忆呢?”以太犹豫了一会,吞吞吐吐地说:“这……我会帮你找的,再等等。我们先回去吧,好不好?”
    露点点头。他们一眨眼就回到了城堡的房间里。
    以太轻移指尖,七张小床从门口飞入,摆成了一张大床。“七张‘童年’拼成的床,今晚你就睡这里吧,做城堡里的白雪公主。”
    露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心中莫名地失落。
    以太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就那么想找回记忆,离开这里?”露飞快答道:“是啊,我真的很想找回记忆,我不想有一个如此空白如此虚无的世界!”
    原来我们一起经历的都是空白与虚无。以太目光黯然。
    “露,今天晚上,陪我看星星吧。”
    午夜,露如约来到城堡前的台阶上。以太已经坐在那里了,他没有穿斗篷,清秀的脸白得可怕。露在他身边坐下,感到深深的不安。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静静在台阶上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露,对不起。”以太的声音轻得像风,吹过露的耳畔。
    “以太,启明星升起了……”
    “我想把你永远留在这里,多傻。”
    “太阳要升起了,以太……”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却妄想把你留在身边。”
    “你没戴面具,我们回去吧……”
    天边出现了第一抹朝霞,金色的阳光洒在古老的城堡上,也洒在少年清秀的脸上。从发梢开始,以太正一点点消失,化作银色的光点,散在空气里。
    “对不起……其实你的记忆我早就找到了。我不想你离开,就把它藏在了我的身体里。现在,我把它还给你。”
    “不要!不要消失啊!”
    “别担心,傻瓜。我是光,只是融入光里罢了。记住,有光的地方,就有我。”
     少年消失在第一缕晨光中,小女孩的眼中只剩下金色阳光照耀的城堡。
    一阵风吹起小女孩的长发,眼前是守门人的小屋。她想起了卧病在床的父亲,飞快地向家的方向跑去。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