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天上和地上的故事

                             文/王   蔚


    不记得是从哪天起,泥土开始叫唤了,它们太渴了,裂着一道道口子,声音嘶哑地抱怨着老天……
    这些,都让巫婆听见了,她还听见大树在喘气,小草在抽抽搭搭地哭,干噎着……
    一些青蛙偷偷爬上院墙,跳进巫婆的院子,这里还有一洼清清的水,水洼边还长着一圈丰润的乳汁草。
    青蛙喝一点水,就跑到围墙角躲起来,要是巫婆发现它们把水一下喝光了,发现她心爱的乳汁草干枯了,她会生气的。
    巫婆在这里住了多少年,没有人知道,虽然她看上去很年轻,但她的年纪据说已经非常非常的大,大得让人不敢想象,多少爷爷奶奶的年纪加起来,也比不上她吧。
    所以人们没办法了解巫婆,她像一本太古老的书,很少有人读得懂。
    人们能够知道的就是,巫婆怡然自得地住在小院里,过着看上去很平常的日子,不寻常的只是,巫婆的院子永远都那么吸引小孩。
    这阵子,她每天要从水洼里取一壶水煮茶,来这里听故事的小孩都会很渴的。
    巫婆喜欢故事,喜欢从任何东西里面创造故事,她喜欢小孩,喜欢小孩傻头傻脑的天真模样,小孩对什么都相信,也正因为有他们的相信,那些故事才源源不断地生发出来。
    在巫婆家里,垂下的藤蔓上开出的小喇叭花,会像真正的喇叭那样,在里面播讲故事,只要你把耳朵凑上去。
    谁把脸贴近镜子,镜子就能讲起你小时候的故事,比你自己还要清楚;那把摇椅,要是你来得够早,第一个坐上去晃悠起来,咯吱咯吱,摇椅就讲起最古老的故事,比《山海经》还要古老;秋千,会讲天上的故事,你上去使劲荡起来,就准能听到了;凉席,躺在上面吧,它告诉你大地的故事……
    那棵大树,要是你能爬上它最高的枝丫,伸出手去,和最上面的树叶一起抚摸天空,你就会听到一个关于未来的、最有想象力的故事……
    小孩们来的时候,常会带着几个小钱,要是你刚好连一个小硬币都没有,那也得带点什么来,巫婆需要这些经过小孩手的东西,才能创造出真正的故事来。
    有时候她会说:“小孩子呀,真是太新鲜啦!”你以为她在说小孩子吃起来很美味吗?那你认识的巫婆还太少了点。巫婆的意思是,小孩子身上有最新鲜的能量,就像清早从山背后跳出来的第一道阳光,就像泥土里钻出来的第一棵嫩芽……
    其实,小孩们都很富有的,要他们空着手来才难呢,干树叶、螺丝壳、橡子、栗子,山上挖来的花草,长得奇怪的小石头,空了的鸟蛋……带着他们手心里热乎乎的温度,各种东西来到巫婆的院里,只是,到了这里,它们就变得不一样了。
    那块硬币埋进土中,会长出一株讲故事的花;那空了的鸟蛋,会从土里长出一个叽叽喳喳的小鸟,它就是这么叽叽喳喳讲故事的……
    不过这回,事情有点不一样,孩子们一个个来了,却都带着一支毛笔,而且这是巫婆要他们带的。
    在这样的日子里,毛笔也都是干干的,上面还结着干巴巴的墨。
    总算也有机会给巫婆帮点忙了,孩子们特别乐意送上自己的笔,只是,巫婆需要这么多笔,是要写什么、画什么呢?
    一帮小毛孩,吃过晚饭就拿着毛笔往外跑,那笔写过几个大字,涂过一点山水,更多时候就只是涂鸦。
    现在,他们带着毛笔兴冲冲地来了,却发现巫婆的门是紧闭着的,她不在。
    他们只好把笔搁在门口台阶上,去找故事来听,就算在巫婆的院子外面,你也不会失望,院里的故事总是源源不断,像泉水一样从各处流淌出来,漫到院外来……
    这会儿,院墙上正向外爬出几枝炮仗花,要在往年,非常多的花苞真会长得像一串串鞭炮,橙红的花朵一开,里面就噼里啪啦热闹着,传出紧张惊险的故事。
    但是这会儿,只有两三根垂下的枝条,发黄发焦的叶子旁伸出几朵单薄的小花,它们在干渴中努力开放着,要是你凑上耳朵,会听到一个艰难的故事。
    听一个艰难的故事也许不那么开心,可那是一朵炮仗花讲给你的呀,他们还是瞪大眼睛专注地听起来……

    这些天,生活都干了,人们的心也焦了,不远处的青山,也灰蒙蒙的不像青山了。
    人们四处找水,找到一点,就交给了田地,麦苗饥渴地喝着,青菜饥渴地喝着,人们饥渴地盼着,天上干干的,火火的,太阳心烦意乱地照着大地……
    除了到处找水,人们一直在做一件事——祈雨。
    “快下雨吧,老天爷,求求老天爷啦!……”
    但老天爷准也是心烦意乱,于是人们在土地庙里给老天爷供上好吃的东西,大家舍不得吃的,全供给老天爷,希望他老人家吃了东西能消消火气,然后去洗一把脸,顺手把洗脸水泼下来,大地上就有了……
    人们张张皇皇的,有的人来找巫婆,实在没指望了,兴许巫婆能有点什么办法,让老天开开眼呢。
    人们平常不大靠近她,一代一代人过去了,人们不像远古时候那样相信巫婆了,但他们也知道这巫婆有点不同寻常,有时,孩子得了治不好的病,却硬是让她给治好了……
    其实,就是人们不说,巫婆也在想着这事,每天每天,人们成群结队地祈雨,巫婆跟在后面瞧过几回,然后悄悄离开了。
    巫婆不和人们一起做事情,她总是单独行动。
    人们只知叫她巫婆,却不知“巫”字意味着什么,那上面一横,是天,那下面一横,是地,那中间一竖,表示天和地的沟通,那小小的人,就是巫婆呀。
    夏天的夜晚特别的长,干了的河床变成一大片野地,穿裙子的巫婆光脚站在那儿。
    现在,巫婆把双手伸向天空……
    巫婆知道,天地之间,藏着一些神秘的能量。是谁清早把太阳推出来,让它在空中旅行一天,傍晚又把太阳拽回去,把月亮给悄悄搁在天边?这些都是谁干的?
    是谁让一个花苞开放,让一棵小苗变成大树,让所有的河都往海里流?
    是谁让水滋养生命?那些水是怎么变成脸上的红润,变成眼睛里的光,变成天真烂漫的笑?
    就是那股神秘的能量。
    然而大地这样干枯,天却不给雨,巫婆也知道,那是天和地闹别扭了,那些来自天地的能量,受到了阻碍。就像两个人闹起别扭来,他们会互相不理不睬,一肚子怨气,却偏偏无法沟通。
    她得给天地说和说和,巫婆明白着呢。当你给天地说和的时候,你得和颜悦色的,你得相信天地会和好的,就像你给两个人说和一样,你不能像人们那样,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你得有很大的信心,让天和地互相感应了,互相理解了,然后……
    巫婆心里默默地念着,她的脚站在大地上,她的手伸向天空,她渐渐感觉到那股能量,手上微微振动起来,麻麻的感觉一波一波涌过来,一直从指尖传到脚底……
    只要让天地沟通起来,让天和地说上话,雨就会来的……
    她耐心地等着感觉到雨丝的清凉,然而很久很久,并没有水的意思,大地焦枯,烫得她脚都疼了,但巫婆没让自己的心变焦,她耐心地等着,念着,最后,她在心里说:“老天,要是不给雨,给我个故事也好呀!”
    巫婆家里那么多故事,都是这样来的,不过那多半发生在巫婆的院子里。
    巫婆站了半夜,然后放下了她的手,在夜色里回家了。
    就在巫婆打开院门的一刹那,突然感觉嗡的一声,她心里涌动起来,就像以前一样,一个灵感来了,一个故事的灵感。
    那个灵感,就像从天上扔进了巫婆心里,神秘的能量听到了祈求,虽然还不能给她水,却又给了她一个故事。
    天给了她一个表示,就好像一个生气的表情开始有了变化,天开始心动了,但老天似乎还有点犹豫,不想直接就对大地表示友好,仍然需要她这个中间人,来替老天转达心意,巫婆是明白的。
    天的心轻轻一动,巫婆的心就沸腾起来,这次的故事不同寻常,这股能量似乎是巨大的,让她有点承受不住,她兴奋起来,在院里走来走去,一夜没睡。

    一整夜,巫婆就跟随着那个灵感,构想一个新的故事,第二天一早,巫婆就又出门了,怀里抱着一个梳妆盒。
    门外有几个小孩,他们喜欢一早来跟巫婆打招呼,巫婆正好交代他们,傍晚一起带毛笔来,虽然是巫婆自己创造的故事,但她一向需要小孩的配合。
    随后她一直往山那边走去,往那座最高的山上爬……
    当她好不容易到达了山尖上时,一天已经过去了,她就在渐晚的天色里静静地盘腿坐下来。现在,她的心特别静,只有这样静她才能再次清晰地感觉到那股能量,既然那股能量又送给她一个灵感,她就要好好利用起来才是。
    山到底是山,比起平原来,它还是深深地收藏着一些水汽,树和草虽也干渴,却还能坚持着,深藏在山里的水汽支持着它们。
    当热辣辣的太阳从远山落下去的时候,巫婆就能看见,山上升腾着若有若无的雾气,当晚霞也跟着太阳消失后,那雾气更明显了,而在不远的天上,也有一小片若有若无的云慢慢飘过来……
    到底是山上的雾气变成了云,还是云变成了山上的雾气,谁也说不清楚,其实天和地本来就是浑然一体吧。
    巫婆静静地坐着,梳妆盒就放在面前。
    坐了好一阵子,她动了一下,慢慢伸出一根食指,静静地等着……
    天完全黑了,她还是静静地坐着,她的手指也一动不动,她心里静静的,什么也不想,她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巫”字中间那一竖,她的手指慢慢变得热热的,胀胀的……
    夜半的时候,那一小片云终于飘到山尖来了,你也可以说它是雾,是啊,它弥漫在山和天之间,既是云又是雾,它就是天地间的能量。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它离巫婆越近,就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白,它缓缓靠近了巫婆,靠近她的手指,最后,缠在了她的手指上……
    这时候,天又快亮了,太阳还没露脸,但它的光芒已经出现,光芒触到了巫婆手指上的云,泛红的云就在巫婆的手指上绕圈,不再离开,而且它越缠越小,越绕越紧密了……
    最后,当太阳又从远山背后跳出来,天大亮起来时,巫婆的事情也完成了,她很满意,就打开了梳妆盒,梳妆盒里早就清空了,她把这团小云给放了进去,一团小小的云,因为透过了清早第一缕阳光,它带着粉色的红晕,在盒子里慢慢转悠……
    巫婆盖上了盖子。
    就是这样,在山顶静坐一夜,巫婆带着那个灵感,用了她心里的能量,再把能量传导给手指,采集到了天地间的能量。
    虽然,这只是小小的一点点能量,但是能够派上大用场。
    天和地之间,已经开始有了沟通,只是,这还远远不够。
    巫婆舔舔干枯的嘴唇,慢慢地往回走,她又走了一天,回到了平原,天色又暗了,四周凉了下来,静了下来,枯草中,几只小虫在哀哀地叫:“水呀,水呀……”
    傍晚,她回到了院子,一些孩子正在门口等她呢,他们每个人都带来了一支毛笔。

    巫婆看上去有点狼狈,裙摆破了几个口子,头发也乱蓬蓬的,她手上小心地捧着梳妆盒,孩子们却没注意这些,他们只顾举着笔围上来。
    这时从远处又跑来一个很小的女孩,手上抓着三支笔,一来就嚷着要交给巫婆,但是,巫婆却不接。
    巫婆一支笔也不接,她只是打开院门,坐下来,在石头桌上打开了梳妆盒,大家围了上来。
    盒子里面,云不见了,却有一汪清亮的水,泛着红晕……
    “帮我个忙吧!帮我一起讲个故事!”巫婆看着他们,“拿笔蘸一点水,回家画画去,给这个干旱的天气画点什么。你想得到什么,就画点儿什么吧!”
    大家眨巴眼睛看着她,好像还有点迷惑。
    但那个很小的女孩没管这些,她已经把三支笔都伸进了水里,三支笔上还带着鲜艳的颜料,一下把水弄成了彩色,她尖叫起来,把濡湿的笔拿出来举在眼前,笔头变胖了,鲜艳的颜色就顺着笔杆往下淌,巫婆很高兴,她最喜欢小孩子这样二话不说就来的信心,“好啦!小丫快回家画吧!画你最想要的!”小丫点点头,转身就跑了。
    其他孩子赶紧跟上,一支支带墨的笔都伸进了盒子,不大一会儿,整盒的水变成了灰黑色,一支笔走了,一支笔又来了,盒里的水越来越少,孩子们拿着湿笔一个个跑了。
    巫婆舒了一口气,走到水洼边上,把水洼边那圈乳汁草摘下来,乳汁草一摘下来,就渗出乳白的汁液,巫婆的故事里,也很需要它们。
    院里有一台石磨,她把乳汁草拿到磨子里,把梳妆盒里最后一点水滴在草上,然后,她开始推磨了。
    今天,巫婆不磨吃的,她只是要磨一些故事的浆汁,推磨,转圈,她一心一意,创造一个故事是需要一心一意的。
    乳白的浆汁开始在磨盘四周冒着雾气流出来,那是很迷人的气息,浆汁流着流着,流到地面上,慢慢又开始升腾起来,就像清早浮在野外的雾霭,低低地贴着地面漫延,然后缓缓向上升去,冒出了巫婆的院子……
    而跑回家的孩子们呢,也在一心一意地创造着,他们发现,那支墨汁的笔头,真的很适合画云,而且是乌云,画出来是很地道的水墨画呢,这就对了,谁不是盼着天上出现乌云嘛!一大片乌云滚滚而来,然后雨就哗哗哗倾泄下来,想想心里都爽快甜润起来,于是,很多纸上都出现了乌云……
    孩子们起劲地画着,笔头上那点儿水,不知为什么总是不会干,他们画云,画河,画雨,直到他们画够了,满意了,水才彻底干了……
    也有一个例外,就是那个小女孩,她的三支彩色笔,用来涂了一大片绿,其实她根本不会画画,她只是在涂啊涂啊,一片绿色,一片红色……鲜艳的颜色涂满了一纸……
    巫婆一定想水想疯了,其实大家都想水想疯了,他们傻傻地看着画儿,看着,想着,想着,看着,最后,都倒在床上睡着了……
    夜深了,人们都睡了,四野里没有了声息,但是,很多人家的窗口都有了动静,那是什么呢?
    月光下面,一朵小小的云从窗口飘了出来,又一朵小云从另一个窗口飘了出来……
    各种不同形状的水墨的云,从一个个窗口飘了出来……
    而且,它们都向着一个方向飘去,你知道,那就是巫婆的院子……
    而巫婆院子上的空中,已经积聚了好大一团云,抬头看一下,那不就是巫婆写在天上的故事嘛。
    那些小云正在聚拢来,聚到大云上面,越聚越多,在巫婆院子上方,慢慢积聚成更大一大团云……
    云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它们慢慢地往天上升去,翻卷着,涌动着……
    乌云越升越高,翻卷涌动,引出了一阵阵风……
    云后面忽然还闪出了电光……
    云后面,还有了更多的动静,那是谁在说话?嘟嘟哝哝的,是谁在讲故事吗?
    是的,是雷在讲故事,雷声越来越大,变成轰隆轰隆的……
    巫婆坐在院子里,她利用了天地间的能量,也利用了小孩子才有的信心。
    她的心跳得快了,今天的故事正在通往它的高潮……
    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心里默默地念着……
     一个闪电劈下来了,把大地上的人们全都从床上惊得跳了起来……
    风钻进了每一个窗口……
    第一个雨点那么大,那么重,那么急速地砸在屋顶上……
    然后,无数的雨点都赶来了……
    最后,那写在天上的故事变成了雨,变成了大地上的故事。
    天和地终于说上话了……
    人们不急着关窗,只顾呼吸清凉的风,观看满天滚滚的云,一个闪电下来,云被照亮了,很多小孩都觉得,那云怎么那么熟悉啊?因为那正是他们亲手写在天上的故事啊……
    一夜的雷电风雨……

    雨停歇的时候,天蒙蒙亮了,小女孩涂的颜色最后一个从窗子里飘出来,在开始泛白的天色里,它们缤纷地飘向了四野,凡是它们所到之处,大地都迫不及待地变绿了,野花都迫不及待地开了……
    小女孩从窗口看见了,那正是她写在大地上的故事,她也迫不及待地跑了出来,跑上了绿野……
    焦渴的植物都从昏沉中醒了过来,它们讲述着一个枝叶茂盛的故事;青蛙都喝饱了水,鸟雀也喝够了水,它们开始叽叽呱呱地讲故事,你听不清它们在讲什么,其实,它们本身就是一个故事。
    所有滋润的生命都在讲着巫婆的故事,而巫婆呢,她其实只是一个故事的传递者,那个故事,一直深藏在天的背后,深藏在大地里面。
    在那里,还有无穷无尽的故事呢……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