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非常非常重要的信

                                    文/胡明宝

     一天早上,音乐家棕熊先生找来兔子邮递员,亲自交给他一封信,说:“阿本先生,这是一封非常非常重要的信,麻烦你明天一定要交给黑熊先生本人。”棕熊先生说完,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本认真地点点头。

    他要过一片茫茫的草地、一条宽宽的大河、一座茂密的山林,才能到达黑熊先生那儿。虽然奔跑是邮递员阿本最大的优点,但两天跑完这段长长的路,阿本确实有些吃不消,但他又是个非常称职的邮递员,他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

    阿本把这封非常非常重要的信小心地放在邮袋里,立刻奔跑起来。

    阳光在头顶紧追着阿本的脚步,汗水像雨水似的,把阿本的全身一次次浸湿了。中午过后,阿本坐在一棵孤独的枯树下休息,他把邮袋放在身边的石头上,拿出自带的面包大口嚼着。无边的草原被太阳炙烤着,小鸟和小虫子们都躲到草根下乘凉了,草原上一片寂静。阿本吃着面包,无意间看向邮袋的时候,眼睛突然瞪大了,嘴巴也停止了咀嚼,他“僵”住了。

    原来,躺在石头上安安静静的邮袋悄悄“动”起来了,里面好像有一只小老鼠,拱来拱去的。阿本愣了两秒钟,也许是三秒钟吧,棕熊先生的信就突然挤出了邮袋,先是在邮袋上方歪歪扭扭,一悠一荡地飘,接着像小鸟一样倏地飞走了。

    “我的信!我的信!”等阿本反应过来,扑在邮袋上,又跳起来追信的时候,信已经飞远了。“信,信,我的信。”阿本一蹦一跳追赶那封飞得越来越高的信。他摔了一跤,爬起来,再抬头看时,信已经飞得更远了。

    阿本大叫着,紧追不舍。好在,那封信不久便落在了一棵高大的黄栌树上。阿本追过去,看到信在树枝上飘了飘,又跳进一个树洞里不见了。怎么办呢?这可是一封非常非常重要的信啊。阿本不会爬树,即使爬上树也不可能钻进小小的树洞里捡回信。

    阿本抬起头看着天空,阳光像小烙铁,立刻烫得他的脸生疼。阿本痛苦地想,天空连只小鸟都没有。阿本又蹲下来,草地上连只蚂蚁也没有。哎呀,怎么办呢?谁来帮我呢?

    阿本开始抱着树,肚皮紧贴着树干,他要爬到树上取信。可是,他每次爬不了一米,便顺着树干滑下来。阿本没有气馁,他已经爬了五十次了,当然也滑下来五十次。当阿本第五十一次抱住树干攀爬时,一只啄木鸟飞来了,啄木鸟说:“哈哈,邮递员阿本,在这儿练习爬树啊?”

    阿本也认识啄木鸟,他兴奋地说:“啄木鸟,别开玩笑了,我有一封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掉进树洞里了,快帮我取出来吧。”

    啄木鸟笑嘻嘻地说:“难道你的信会飞会跳?呵呵,我还从没听过这么稀奇的事呢。”

    阿本跺着脚说:“快帮我取出来吧,我还急着送信呢,别的事以后再给你解释。”

    啄木鸟见阿本是认真的,就扑棱棱飞到树上,又钻进洞里将信封衔出来,啄木鸟说:“好奇怪啊,这封信空空荡荡,也就一张纸吧,可是有一瞬间,我仿佛听到有谁轻轻叫了一声,这个声音还很柔和,像唱歌,啊不,像吟诗,像……”

    阿本才不听啄木鸟唠叨呢,他接过信,装进邮袋,又将邮袋盖严,转身跑了。啄木鸟追着阿本说:“阿本,这肯定是一封特别的信。”阿本边跑边说:“对,这是一封又重要又特别的信。”然后,阿本就消失在茂盛的草地里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阿本把邮袋枕在脑袋底下,他怕那封信再拱出邮袋飞走了。半夜,阿本突然醒了,他听到柔和的声音在说话,又真切又遥远。阿本摇摇脑袋,让自己清醒些。他将耳朵附在邮袋上,却再也听不到了。阿本想,难道刚才做梦了?阿本不睡了,他背起邮袋,借着月光,又开始奔跑了。

    第二天上午,阿本赶到河边,正好遇到了摆渡的水獭大伯,顺利地过了河。下午,阿本在翻越山林时,实在太困了,他紧紧抱着邮袋,倚在一棵海棠树下睡着了。

    睡着睡着,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像是说悄悄话,又像是唱歌,不,像吟诗,像……阿本忽地醒过来,他抬起头,看到一只顽皮的猴子将邮袋抢过去了,正对着他做鬼脸。阿本说:“快给我,这是一封非常非常重要的信。”

    猴子嬉皮笑脸地说:“哦,怎么重要了?我倒要看看。”说着便鲁莽地把邮袋倒扣过来,抖来抖去,一封薄薄的信掉出来。它在落地的一瞬间又飘起来,要飞走了。阿本跳起来抓住了它。现在我不要邮袋了,我只要信。阿本这样想着,把信揣进怀里,撒腿就跑。

    顽劣的猴子没有追上阿本。满天晚霞染红山林那一边的时候,疲惫的阿本终于敲开了黑熊先生家的门。黑熊先生一脸憔悴。

    阿本说:“这是棕熊先生给您的信,他说是一封非常非常重要的信,可是我觉得还是一封非常非常奇怪的信。”

    黑熊先生听了,脸色顿时生动起来,眼睛也闪烁着喜悦的光辉。他激动地接过信说:“哦,我知道了,太棒了!”

    黑熊先生打开信封,抽出一张折叠齐整的信纸,轻轻展开,嘴唇嚅动了两下,又激动地将它贴在胸口。他兴奋和幸福的样子真是难以形容。

    阿本在一边看呆了,他等黑熊先生稍稍平静了些,小心翼翼地说:“其实,我本不该问的,可是我想知道棕熊先生为什么说这是一封非常非常重要的信?这封信会飞,还会小声讲话,又像是唱歌……”阿本顿了顿,又说,“对我来说,这是一封非常奇怪的信。您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黑熊先生爽快地说:“当然可以啦。”他将信纸递给阿本看。信纸上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一张白纸?”

    阿本更不明白了,他懵懂地向黑熊先生笑笑。

    黑熊先生热情地拉住阿本的手,在钢琴前坐下来,说:“我费尽心血谱了一首最得意的曲子,准备参加明天的森林钢琴大赛。可几天前,两个调皮的音符飞走了,我再也没有找到它们,找不到它们,我的曲子就不完整,就无法参加比赛,无法改变命运……幸亏棕熊先生找到了它们,把两个小家伙‘关’在信封里,让您送过来。明天,我又可以参加比赛啦。”

    “哦,原来是音符在说话、唱歌、飞翔啊。”阿本听呆了。

    黑熊先生早已抑制不住兴奋的心,叮叮咚咚弹起了曲子。“阿本,太谢谢你了,我想把这首完整的曲子弹给你听。你是第一个听到这首曲子的听众哦。”

    无数长着翅膀的音符飞起来,把阿本带进一个梦幻般的世界里。阿本沉浸在美好的音乐中,忘记了疲劳。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