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会

                                  文/常熙嘉

    不到六点,许骁就醒了——今天是他盼望已久的十岁的生日。

    曙光透过纱窗,照着书桌上的相框,相框里三个勾肩搭背的小男生正开心地咧嘴大笑,那是许骁与好友元元和大陆的合影。幼儿园时他们是“铁三角”,上小学时,元元和大陆就近入学,许骁则进了其他学区的重点小学,乘车去学校要花二十分钟。四年级时许骁就不用爸爸妈妈接送,每天早上7点,当元元和大陆还在赖床时,他已经打着哈欠坐在地铁里;放学后,他要待在托管班写完作业、吃完晚饭回家,之后还要上补习班,“铁三角”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

    往年的生日许骁都和他俩一起庆祝,今年他们也会来吧?

    许骁有点儿不安。他端详着照片,戴眼镜的小胖子是元元,三年级后他俩的补习班都增加了,在路上偶遇只能匆匆寒暄几句,一年多以来除了寒暑假,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妈妈的话又在许骁耳边响起:“元元请你去他的生日会?你周五晚上有精读课,周六有国学班和作文培训,周日有钢琴和实验课,还有作业。就在微信上祝他生日快乐吧!”

    站在许骁右边的是大陆,因为在同一家作文补习班上课,他俩每周都见面,但自从这学期许骁升级到超常班后,大陆对他就爱搭不理了。许骁妈妈平日爱在微信里晒他的考试成绩、竞赛获奖什么的,大陆妈妈也喜欢拿他俩比较,可大陆的反应太过激了吧?许骁也赌气不理他了。

    想到这里许骁跳下床,冲出房间,大喊:“妈妈——”妈妈从洗手间探出头:“干吗?”许骁犹豫了一下:“您邀请谁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妈妈笑眯眯地说:“这是惊喜,现在不能说。”

 

    中午,托管班收到了许骁妈妈预订的生日蛋糕。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托管班的同学们围成一圈,嘻嘻哈哈地唱着歌。

    “希望大陆跟我和好,和元元一起来我的生日会,爸爸妈妈送我火车模型作礼物!”许骁闭上眼,默默祈祷。“呼——”他吹灭了蜡烛,大家啪啪啪地鼓掌,迫不及待地分纸碟、切蛋糕。

    “许了什么愿?”二班的赵昭趴在许骁耳边悄悄问。

    许骁故作神秘:“说出来就不灵了!”

    “小气鬼!”赵昭撇撇嘴,然后兴致勃勃地问,“咱们班那个自恋的郭欣悦上周末过生日,包下一个酒店,开了一整天的派对,请了乐队和魔术师,还有小丑来主持!我们班一半的人都去了,热闹得不得了!”

    可许骁只联想到了闹哄哄的马戏团。

    “你想不想要这样的生日会?”赵昭问。

    许骁摇头:“我们家不是土豪。”

    赵昭点头赞同:“我过生日时就和几个好哥们儿去游乐场玩了一下午,累死了,不过也好开心啊!可惜你家太远,不然我也一定叫上你!”

    “住得远,没办法。”许骁大度地拍拍赵昭的肩膀,以示理解,“可是你生日那天中午明明待在托管班跟我们一起吃了蛋糕,你下午请假了?你的朋友们也都请假了?”

    赵昭鄙视他:“你傻啊!我生日不是周末,爸妈给我提前过了,要不上学时怎么开生日会啊?补习班下课那么晚,第二天还得起早上学。”

    “提前?”许骁惊讶地瞪大眼睛,又转念一想,问,“能推后吗?”

    赵昭挠挠头:“不知道,要不我今晚回家问问我爸……”

    今天的补习班要到晚上8点结束,妈妈给了许骁十元钱,让他在附近的便利店里买晚餐。想到晚上的生日会应该有很多美食,许骁只喝了一碗皮蛋粥垫底。

 

 

    晚上,许骁因为太兴奋,地铁都坐过了站,晚了十分钟到家。

    站在家门外,许骁的心脏激动得“怦怦”跳,但他决定要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沉着镇定的大将风范。许骁握紧拳头,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打开家门。

   “啪!啪——”爸爸妈妈同时拉开了手中的彩弹,亮闪闪的纸屑彩带撒了许骁一身。

   “笑笑(许骁的小名),生日快乐——”他们齐声说道。妈妈递给许骁一个大纸袋,今年的生日礼物和去年一样,是运动鞋。

    “谢谢爸妈……”

    许骁有一点儿失望。他左顾右盼,没有别人?真狡猾,他们两个一定是躲起来了!可是许骁找了一圈,每个房间都是空空的,他有些着急了,“妈妈,您到底邀请谁来参加我的生日会了?”

    妈妈把许骁拉到沙发旁边:“在这儿呢!”

    长方形茶几的三边各坐着一只小熊玩偶,茶几中间摆着许骁最爱吃的芒果慕斯蛋糕。

    “小紫、小粉和小蓝从小到大一直陪伴着笑笑,是笑笑最好的朋友,对不对?”妈妈笑盈盈地说。

    许骁愕然。

     “拍照啦,笑一个!”妈妈举起手机,许骁立刻配合地抬头,眯眼,咧嘴,“剪刀”手。

    “你尝尝蛋糕吧。”妈妈挤挤眼睛。

    许骁维持着拍照时的表情,点点头。妈妈开心地将刚拍的照片上传到微信朋友圈和家长群。

    许骁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他望着妈妈的背影,轻轻地舀了一小勺蛋糕,放入口中——

    奇怪,蛋糕变质了吗?为什么又咸又涩,还湿漉漉的?眼前一片模糊,今天用眼过度,太累了吧?

    “这么快就有人点赞了,群里也有好多家长祝你生日快乐呢……”妈妈一回头,愣住了,“怎么哭了?”

    妈妈一边给许骁擦眼泪一边焦急地问:“在学校是不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快告诉妈妈!”

    许骁趴在妈妈怀里抽泣着:“没事,是学校的作业太多了……”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