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寄来的明信片

                                    文 /夏    礼

 

1

 

    琪琪鼓着嘴,背着书包气呼呼地朝校门外走。指甲深深嵌在掌心里,直到听见那安抚人心的海浪声,她才松开紧握的拳头。

    琪琪迎着海风一直往前走。每当心情低落,她就会来海边散心。最近她来海边的次数越来越多。

    有记忆以来,琪琪就长着不少雀斑。今年初夏,淡淡的小雀斑突然大爆发,她的脸颊几乎变成了一颗草莓。大家开始叫她“小草莓”,对于一个内向敏感的女孩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她撕下一页纸,不久,红色铅笔在纸上发出了熟悉的沙沙声。

    “亲爱的大海,我是住在月光小镇彩虹桥糖果屋的琪琪,今年十岁。我脸上长了很多雀斑,大家总拿雀斑的事开玩笑,我真的很难过。妈妈说你是月光小镇的守护者,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脸上这些讨厌的雀斑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呢?”

    写完之后,琪琪将纸条塞进下午在李老师的手工课上制作的星星玻璃瓶,塞上瓶塞,扔进了大海。她看着漂流瓶越漂越远,消失在大海中。她的心中泛起了波涛汹涌的期待。

 

 

    漂流瓶在海上漂啊漂啊,温暖的阳光照耀过它,清凉的月光轻抚过它,冰冷的雨水砸痛过它。可近一年过去了,它仍然在无边大海的某处漂浮着,看不见一点靠岸的希望。

    琪琪等啊等啊,始终没有等到大海的回信。

    琪琪脸上的雀斑一个也没减少。经过艳阳的暴晒,夏天结束之前,她的外号已经由“小草莓”变成了“火龙果”。

    秋风染红窗外的第一片五叶爬山虎时,琪琪依然哭着入眠。她还以为自己会永远沉浸在这种悲伤的命运中,所以当体育老师推荐她加入学校排球队时,她也只是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会让她的生活发生什么变化。

    月光小学的排球队久负盛名,只有最有运动天赋的学生才会被推荐加入。琪琪跑得快、跳得高、发球准、动作灵活,一场比赛下来,她满头大汗,却依然像一只机灵的小红雀一般跳上跳下,不知不觉牵动着大家的注意力。

    月光小学对阵石泉小学的比赛上,琪琪在最后时刻发起了一计迅猛的扣球,终于将胶着的比分拉开了距离。在大家的欢呼声中,她露出了快乐的笑脸。那一天晚上,她是看着挂在床头的奖牌睡着的,脸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2

    在一次次无懈可击的发球和扣球中,琪琪成了月光小学排球队里最受欢迎的球员。她将课余时间都花在跑步、体能训练和排球上,几乎没空考虑雀斑的事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琪琪的“粉丝们”会在比赛中齐声高喊“小草莓加油”为她打气,甚至还会挥舞着他们自制的“草莓旗”。听到那气势恢宏的加油声,她的心间涌起一阵阵暖流。

    大家都说“小草莓”这个名字很可爱。“原来,大家叫我‘小草莓’也不完全是出于对我的嘲笑啊。”琪琪想。

    时间一久,她甚至有点喜欢上这个名字,至于原因,她自己也说不清。第二年融雪时节,她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曾经日夜等待的漂流瓶。

    此时的漂流瓶,依然在海面上流浪着。几年后,它越过海洋,被洋流带到了彼岸的一座陌生小城。初春的海湾被傍晚的灯火点亮,寂静的沙滩上只有一个女大学生,她正坐在岸边写植物笔记。

    海水冲刷着海岸线,岸边泛着泡沫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正发出微光。女生探身一看,是一只漂流瓶。她从来没想过会在浪漫电影之外的其他场合收到一只漂流瓶。

    原来它来自一个叫琪琪的小女孩。当天晚上,女生就给月光小镇的彩虹桥糖果屋写了一张明信片。

    “亲爱的雀斑女孩,我收到了你的漂流瓶。你知道吗?很多孩子的雀斑会在青春期结束后自行消失哦!即使不会消失,我认为长雀斑也不是一件让人沮丧的事。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就长了很多雀斑,可大家都觉得她很可爱。打起精神来!”

    女生去学校阅览室查邮编。她在门前的纸盒里发现了一本邮编黄页书,从中查到了月光小镇的邮编号。可粗心的她没有注意到摆在书架上的最新版邮编书,也就不知道月光小镇在几周前刚更换了邮编。

    那年夏天,邮局因“地址不详”将明信片退回时,女生已经毕业离开学校了。校工将明信片塞进储物柜,但从来没有人来认领过。

 

3

    那之后十几年过去了,直到大学改建,储物室才被打开。长期未被认领的物品参加了义卖,义卖所得将捐给失学的孩子。

    拍卖会上,一个艺术系的女生买下了那张印有西瓜和小猫的明信片。她是一个明信片爱好者,已经收集了上千张明信片。看到明信片背面的留言和印有“退回”字迹的红章,她的脑中闪现出一个关于错过的故事。那个被叫作“小草莓”的女孩怎么样了?她有没有好一点?明信片上没写时间,她根本猜不到明信片是多久之前被寄出的。只有那微微泛黄的字迹提示她,也许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一个脸上长满雀斑的小女孩正托着腮,一脸期待地望着窗外。她一定是在等待邮递员的到来吧。就是在梦里,女生决定碰碰运气,重新将明信片寄出去。也许它的年代没有那么老,只是经历过日晒雨淋才会泛黄呢?

    第二天,她去邮局查询了月光小镇的邮编,寄出了明信片。此时离那个满脸雀斑的小女孩在海边抛下漂流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

 

4

    在月光小镇的海边,一个叫朱迪的小女孩正在生气。她今年六岁,鼻子上长着点点雀斑。今天她最好的朋友竟然因为雀斑开她的玩笑。

    妈妈说她小时候不开心,总喜欢来海边坐着,烦心事不知不觉就会消失。可朱迪已经坐了整整一个小时,坏心情却像脸上的雀斑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少。

    一阵海风吹来,海浪打在岸边。朱迪望着海浪,一个主意从脑袋里冒了出来。今天李老太的手工课上,大家制作了可爱的彩虹玻璃瓶。她将玻璃瓶从书包里取出来,灌进一把海沙。

    朱迪在彩纸上写下心愿:“亲爱的大海,妈妈说你能带走忧伤,帮小孩子实现心愿。那你能不能让我的雀斑快点消失呢?谢谢你。”

    她将彩纸折成星星,塞进瓶子,远远地扔进大海。直到漂流瓶消失不见,她才心满意足地背上书包走上回家路。刚走到彩虹桥糖果屋门前,她就被邮差叔叔叫住了。

    “朱迪,有你的明信片!”

    我的明信片?朱迪感到不可思议。一看到“亲爱的雀斑女孩”这几个字,她不禁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虽然今年才六岁,但她早就明白,寄出的信是要过很长时间才能收到回信的。

    她一字一句地读完了明信片上的话,泪水模糊了双眼。

    这难道是大海寄来的?

 

5

    “妈妈妈妈!”朱迪挥舞着双手跑进彩虹桥糖果屋,抱住了妈妈系着彩格围裙的腰,“妈妈,大海给我回信了!”

    妈妈微笑着看她,但显然没有听懂她的意思。

    朱迪将明信片递给妈妈,“你看,这是刚才我收到的明信片。今天放学之后我去海边了,还扔了漂流瓶,向大海许愿,希望我的雀斑能快些消失。一回家,我就收到了大海寄来的明信片!你说得没错,大海真的会实现小孩子的愿望,带走我的烦恼!”

    妈妈拿着明信片端详了很久,她的双手在微微颤抖。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眶湿润了。

    在那闪闪的泪光中,妈妈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个挂念着漂流瓶的、满脸雀斑的、叫琪琪的女孩。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