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鸡坡

                                   文/邱勋

 
    许多许多年以前,我爷爷的爷爷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家居住的那个村庄,名字叫“天不亮”。村庄坐落在大山深处。村东的山叫顶破天,村南的山叫天顶破,村西的山叫喜马拉,村北的山叫珠穆朗。小小的山村被高山铁桶一样四面围住,阳光连一丝一缕也射不进来。村子夜晚黑洞洞,白天照样黑洞洞。
    全村的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亮,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多亏大山劈缝里有一条羊肠小路,弯弯曲曲通向山外。有个外村老汉,天天清晨挑了担子进村卖豆腐。豆腐梆子“梆梆梆”响起来,一户村里人就说,卖豆腐的来了,天亮了,应该起床了。另一户的人也说,起来吧,赶快去买豆腐,吃了饭该下地干活了。
    卖豆腐老汉有一次得了点小病,三天没有进村。豆腐梆子三天没响,村里人睡了三天三夜,全都没有起床。一直等到豆腐梆子重新响起来,全村人这才听到号令,互相招呼着:起床吧,起床吧,天亮了。
    这样子的日子实在太差池。于是全村十几号男人聚集到智者二大爷家,请他想个办法。智者二大爷是个土圣人,上通天文,下懂地理,世间万事万物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就听他说,听说山外人家都养只公鸡,那可是个神物,它只要扬起脖子一声高叫,天就亮了。
    于是大家决定去买只公鸡。有个小二哥,年轻能干,聪明伶俐,于是大家公推他去办这件大事。但令人作难的是:全村人,包括小二哥,都不知道公鸡啥模样。二大爷就嘱咐他,那神物一个头,一个嘴,一对翅膀两条腿,好好记下了。
    小二哥就去了山外集市,见到一个神物,真个是一个头,一个嘴,一对翅膀两条腿。他不敢马虎,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摁着翅膀数腿,摁着腿数翅膀,确定没错。这就是公鸡了,他想。付了五文铜钱,把它买回家。他家有盘石磨,他把磨扇上层掀起来,轻轻放下,压住公鸡的嘴,以免走失。又在它脚下垫块石板,铺了一层干草,让它舒舒服服休息。
    约莫天亮的时候,小二哥放开公鸡,等它创造奇迹,把天叫亮。但它没有引吭高唱,只是在地上摇摇摆摆走来走去,嘴里发出低沉的声音:呷呷呷,呷呷呷。还跳进旁边的小水沟里,头埋进浅水里,“咕噜咕噜”吹起一串水泡泡。智者二大爷过来看了看,说小二哥“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不该让磨扇把它的嘴压扁了,现在它已经不会叫了。
    二大爷这次说得算不得是个智者,但谁也没有反对和怀疑。其实,小二哥买回的不是公鸡,而是一只鸭子。鸭子俗称“扁嘴”,它的嘴原本就是扁的。它根本没有能耐像公鸡一样打鸣高唱。
    小二哥又去了集市。这次他特别关注神物的嘴是圆是扁。他终于发现了目标:这神物上下嘴对起来溜溜圆。他看了几遍还不算,还用手摸了摸,放在眼前瞅了半天,甚至含到嘴里轻轻咬了咬。错不了,这一回肯定是公鸡了,他想。于是又花五文铜钱将它买回家。
    约莫第二天早晨,这神物叫是叫了,但它依然没有引吭高唱,而是“咯嗒嗒、咯嗒嗒”,一副显摆功劳的样子。并且随着叫声,从它屁股里滚出了一枚圆溜溜的物件。
    卖豆腐老汉正巧进村,他说,这是一只母鸡,下蛋的母鸡,不是打鸣的公鸡。它虽不会打鸣,但会下蛋。鸡蛋吃起来虽比不上我的豆腐,不过味道也还不错。往后你们吃一口豆腐,再吃一口鸡蛋,等着享福吧。
    小二哥第三次去赶集,是卖豆腐老汉陪他去的。这一次,真的见到了公鸡。那真是个地地道道的神物。
    头顶是赤红的鸡冠,娇艳欲滴,像一朵盛开的鸡冠花。脖颈下长长的羽毛,瀑布一样纷披下来,迎着阳光闪闪发亮,不断变幻成红、黄、蓝各种不同颜色,像一位舞台上正在走红的大明星。脚下健壮的铁爪岔开,有力地抓住地面。它站在那里,高扬头颅、身体挺拔,神气得像位统率千军万马的将军。
    小二哥付了五文铜钱,买下公鸡。卖豆腐老汉又替他向卖主讨一只竹笼子,装了公鸡,回村去了。
    小二哥睡醒一觉,就听到笼子里传来叫声:勾勾喽,勾勾喽!连忙打开笼子,只见公鸡翅膀一忽扇,跳到门外石磨顶上,声音更加响亮:勾勾喽!勾勾喽!勾勾喽!然后一翅子飞到房顶上,鼓起胸膛,抻直脖子,身上瀑布一样的羽毛威严地扎煞开,脖颈鼓起,脸膛和鸡冠红得仿佛要滴下血来,高昂的声音冲天而起:勾勾—— 喽!勾勾——喽!勾勾—— 喽!勾勾—— 喽!
    全村人都听到了这嘹亮、美妙、天籁一般的叫声。听到这叫声,周围的大山和脚下的土地一起摇晃起来,而且传来一阵阵沉雷一样轰隆轰隆的声音。全村人一阵纳闷,心里怦怦打鼓,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
    原来当初杨二郎担山赶太阳,把太阳赶得离地球不远又不近,气候不冷又不热。黎民百姓敲锣打鼓庆祝,烧香跪拜感谢。二郎神累了,就在我们村附近歇歇脚,打个盹。仙界只是一个眯瞪,世上就过了几百年。二郎神被公鸡声音叫醒,道声惭愧,连忙担起几架大山,朝东海去了。
    没有了高山阻挡,红艳艳的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万道金光射进村子,照亮了人们的笑脸,温暖了老老少少的心田。从那天起,我们的小村,四面红花绿树,天天阳光普照,远近欢声笑语。真个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日子过得比蜜甜!
    按照智者二大爷和小二哥的意思,并取得全村人同意,村子改了名,新名字就叫:公鸡坡。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