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书里养只猫

                           文 / 廖小琴

 

    春天从泥里钻出来,拱得人心里毛茸茸的。我索性仰面躺下,像浸泡在大暖房里的种子,等待生根发芽。

    阳光突然从我的脸上溜掉了,一个纤细的声音轻轻送来一句“你好”。

    我已被清风醉得昏昏欲睡,真不想睁开眼啊。

    “请问……这里是地球吗?”那声音问道。

    这次,我的眼皮“啪”地弹开了。

    一个男孩站在我的面前,一头乌黑的头发正被风梳理得飞起来,像是有只漆黑的蝴蝶绕着他飞翔,镶嵌在苹果脸上的那双绿眼睛,则像是刚从清泉里打捞出的一弯新月,闪烁出星星才有的光芒。

    我点了点头。

   “我是从那上面来的。”他用手指点了点正飘过几朵云的天空。

    我抿了抿嘴,想要笑。像他这么大的孩子都喜欢幻想吗?有的会说自己是国王,有的以为自己是海盗,一位女孩甚至认为自己是支蜡笔……所以,我佯装严肃,又对他点了点头。

    仿佛一颗流星经过,他的眼睛一下变得亮亮的。

    “我啊,是来自书球星的。”他坐到我的旁边。

    “那是一颗星星吗?”

    “是的,一颗很大很蓝的星星,晶莹剔透得就像你们的大海,无数碎钻般的小星星则一串串的,伸出手,就能摘下当手链哦……”

    我目不转睛地瞅着男孩。大概见我听得认真,他一直讲了下去。

    他告诉我,在那颗蓝星球上,所有的孩子刚一出生,爸爸妈妈就会从一棵长满书的树上摘下一本,送给他们当礼物。

    书吗?啊,我可一点不喜欢那东西。

    “不是像地球上的那种书哦,”他歪起脑袋,像看穿了我的心思,继续说道,“它一开始只有拇指大小,会弹奏悦耳的乐曲,讲出好听的故事,围着你说笑话。

    “慢慢地,它会随着你长大而长大。凑近它,可以看见它拥有透明的土壤、蓝色的星光。就像地球上的泥土能孕育万物,我们的书里也可以种植出月茉莉、星瓜、海豆荚,还可以捕捉书蝶、山瓢虫放养进去。它们啊,也会随着书慢慢长大,在里面飞舞、鸣叫。

    “在我们的星球上,每个人都拥有这样一本书。每个小孩都在它的陪伴下入睡,在它的翻页声中醒来。”

    “那可真有趣。”我打了一个哈欠,心想这男孩长大后要不成为作家,要不成为骗子。

    “嗯,的确很有趣。”他低垂下头,不再说话。

    “这个……你可以继续给我讲讲吗?”唉,不知是不是因为一把年纪了,我的心变得越来越柔软了啊。

    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像是一缕暖光钻进我的心里看啊看。看够了,知道我是真的想听了,他才又讲了起来:

    在书球星上,每个人的书都是透明的,不过它们的大小和形状都不一样,有的像花朵,有的像羽毛,有的可以飞,有的可以游……我爸爸的书,展开去,就像一个大大的南瓜。而我哥哥的书则像一只海豚,不,压根儿就是一只真正的海豚。他经常骑着它,拿着星网,去捕捉星光。

    哥哥说,每本书就像每个人,脾性、样貌都不同,而这主要取决于拥有它的人在它的里面种植、放养了什么。

    我告诉他,我想在书里养一只猫。

    在书球星上,有一种拳头大小的星猫。我抓了一只,放进我的书里。可是,它仅仅待了一天就不耐烦了。它跑了出来,还撞坏了许多开得正艳的海葵花。

    “没有谁能在书里养只猫。”哥哥说,“植物会乖乖地待在书中的土壤里,汲取星光后,慢慢生长;小昆虫因为可以栖息在那些植物上,也会乖乖待在书里……但是,一只猫不行,它会厌倦书里的生活。”

    “但是,你却在书里养了一只海豚。”我对哥哥说。

    “傻瓜,我没养它,它是我的好朋友,我在星海上遇见它,是它主动住进我的书里的。”

    没有一只星猫愿意住进我的书里。在整个书球星上,除了哥哥的那只海豚,没谁愿意主动住进谁的书里。所以,我离开了那颗蓝色的星球,开始四处碰运气。

    在一颗红色的漏斗星上,我遇见了一只身上开满好看花瓣的猫。

    “你愿意住进我的书里吗?”我问它。

    “不,我不愿意,虽然你的书看上去很好、很漂亮,但我习惯了流浪,习惯了自由自在地在风中奔跑。”

    我伤心地离开了它。因为,它那么好看、那么美丽,我真愿它一辈子都陪在我的身边。

    而在一颗橙黄色的柚子星上,我则遇见了一只又胖又圆呈球形的猫。

    “你愿意住进我的书里吗?”我问它。

    “不,我不愿意,虽然你的书看上去很明亮、很特别,但我更喜欢躺在一棵长满柚子的树下,让阳光将自己晒得软软的,用星光将自个儿喂得饱饱的。”

    相较于那只爱好自由的花瓣猫,这只猫更懂享受呢。我想着,怏怏地离开了。

    我带着我的书,开始漫无边际地寻找。我遇见过喜欢带着自己的家人四处旅行的猫,遇见过当了强盗的猫,喜欢过一只羞怯如蝴蝶的猫……也曾遇见过喜欢上我的猫,比如那只喜欢跳探戈舞的兔猫。它说,它很愿意住进我的书里,但我得保证它一直都很快乐。

    你知道,我不能向它保证。

 

    “后来呢?”我问。

    “后来,我又去了许许多多的星球,遇见过许许多多的猫后,才明白那只海豚的‘愿意’里,有对哥哥的喜欢和信任呢……还有……”

    他沉默不语了。

    阳光跳着狐步舞,“咣当”一声,落向了山坡的另一边。风,捎来远处稻田的清香。有一颗星,出现在了天空中。他和我一起安静地看着。

    他的脸可真好看,他的声音也真好听。我喜欢和他在一起。我也有点开始相信他的话。还有,他真是好忧伤。那颗像是刚从清泉中打捞出的新月里藏着无数眼泪吧?

    “就那么渴望一只猫住进你的书里吗?”我问他。

    他点了点头。

    “其实,是很想要一个朋友吧?”

    他扭头看着我。

    “就那么孤单寂寞吗?”我舔了一下嘴唇,轻轻问道。

    “一开始是因为觉得那本书里的花儿们太寂寞了,后来则是因为哥哥和爸爸都化成一缕星光走了……”

    “可是,如果是一只年迈的猫住进书里,也许会让你更寂寞呢。”

    他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如果它正巧是一只寂寞的猫,我们在一起,就都不会寂寞了。更何况,我的书里有一大片海葵花,它一定会喜欢上它们的。”

    “它们有香味吗?”

    “当然有,就像地球上的那些花儿一样香。”

    “书里还有星光,对吗?”

    “是的,还有散发出柠檬味的透明泥土,有会唱歌的蚯蚓、会跳舞的星蝶……”

    “那么,只要有一只猫住进去,那本书就会变得更美丽、更好看、更生动、更有趣,对吗?”

    这一次,他没有回答,只是朝我摊开掌心:

    那里躺着一本小小的、水晶般剔透的书,里面有盛开的小小海葵花,小小蝴蝶,小小蚯蚓……不对,它们在星光的沐浴下,在不停地变大、变大、变大,最后几乎变得和我躺过的那片山坡一样大时,才慢慢停下来。

    好吧,我现在终于承认他不是地球上的某个男孩了。

    “我呢,流浪过许多地方,喜欢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也曾为了某段爱情,安安静静地生活。现在,我年纪大了,就只想躺在一丛花下睡觉……当然,如果有个男孩愿意收养我,偶尔愿意和我说说话,就更好了。”我打了一个哈欠,慢悠悠地说道。

    “真的吗?你愿意住进我的书里?”

    “是的,我愿意。”我郑重地回答道。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