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满鸟的树

                                文 / 薇    早

 

    “看哪,一棵奇怪的树。”小猴子盯着不远处的一棵树惊奇地喊起来。这棵树孤零零地待在一片大草坪上。本是开花的季节,而这棵树上,一朵花也没有。

    “哦,一棵不开花的树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它以前不是这样的。”另一只小猴子淡淡地说着,就跳开了。

    小猴子偷偷来到大草坪上。

    “不仅没有花,连一片叶子也没有啊。”他仰头看着面前的大树,惊叹着。万物生长的时节,它却浑身光秃秃的。

    “是死了吗?”小猴子叹了口气,却看见深褐色的树皮里泛出淡淡的青色,用指甲轻轻抠进去,有绿色的汁液渗了出来。

    “啊,还活着!”小猴子莫名地觉得很高兴。他盯着这棵树看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出来太久,动物园会不高兴的。

    有空的时候,小猴子都会去看树。他觉得它站在那儿很孤独,像有什么心事。他抚摸它的树皮,感受粗糙的纹理,像是在抚摸一张苍老的面庞。

    树一直不言不语。有一天,小猴子坐在树下,看着远处行色匆匆的人群和头顶灰蒙蒙的天空,对大树说:“我们走吧,去森林。”

    月亮升起,碎钻般的繁星镶满夜空的时候,他们悄悄上路了。森林在哪个方向,谁都不清楚。“没关系啊,朝着远离城市的方向走就好了。”小猴子一点也不担心。他们越走越远,城市的灯火渐渐在身后了。腿很累,心里却愉快得很,小猴子觉得自己有好多好多话想说。

    “来动物园的第一天,我就想家了。我的家在森林里,那里有好多好多像你一样的树。”他看了身旁的大树一眼,“动物园很好,有很多好吃的,每天都有很多小孩子来看我们,可是我觉得寂寞。”

    大树默默听着,默默走着。

    “他们喜欢这里。”小猴子轻轻叹了口气,“可是,我只想我的家,想我的森林。不过,”他忽然又高兴起来,“要回家啦!”

    不知道走了多久。“呼——”大树吐出长长的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小猴子看着它。

    大树终于开口说话了,它的声音虚弱低沉。

    它说,它本来不住在城市里,它的家也在森林。

    它说,春天的时候它会开花,花朵是明亮的橙红色,五片花瓣围着密密麻麻的细细的花蕊。花期过后,花瓣会铺满树下的草坪。

    它说,它的花儿体积硕大,不像桂花、满天星一样娇小可爱,也不似玫瑰、杜鹃般曼妙婀娜。到底有多大呢?像小猴子的拳头一样大。

    它说,要开花时,枝头的叶子会神奇地一片片消失,最后,只剩满枝满丫的大花朵。森林里的动物们说,远远看去,好像挂了一树橙红色的小灯笼。风吹过来时,花瓣们轻轻摆动,那耀眼的橙色便像长了翅膀,来回飞舞。

    太美了,我在高高的天上一眼就能看到你,鸟儿说。

    太美了,我在离得远远的森林边缘也能很快找到你,小兔子说。

    太美了,这样一棵特别的树,长在我们的城市里,我们的城市该有多美,慕名而来的人们说。

    ……

    “所以,你和我一样,也去了城市?”小猴子问,“为什么现在不开花了呢?”

    大树又不说话了,只是急切地往前走。

    太阳在地平线上偷偷探出头时,他们来到了森林。不是小猴子的森林,也不是大树的森林。满眼尽是葱茏的绿色,鼻子里吸进来的空气是湿润清新的,耳朵里能听到鸟儿清脆的啾鸣声。他们兴奋极了,决定就在这里安家。

    第二天清晨,大树是在一片嘈杂的鸟叫声中醒来的。叽叽、啾啾、喳喳,成百上千只鸟儿在头顶盘旋,快要将天空遮蔽。

    见大树醒了过来,所有的鸟儿便一起收起翅膀,呼啦啦都停落到大树光秃秃的枝丫上去了。

    鸟儿五颜六色、大小不一,乍一看,好像树上开满了像鸟儿一样的五彩缤纷的花朵。

    “哇!”所有动物都惊叹起来,“真好看啊!”

    “一棵长满鸟的树!”

    鸟儿们放开喉咙齐声歌唱起来。歌声在森林上空缭绕,整个森林醒了过来。

    “一棵会唱歌的树!”

    树的枝丫上鸟儿们挤挤挨挨,卖力歌唱,面前的空地上,小猴子和别的动物们看着它,眼里闪闪有光。

    树不说话,只是悄悄地将根须深深扎进这片可爱的土地里,用一个个细小的毛孔深深地呼吸,又用力挺直身体,轻轻抖了抖站满了鸟儿的树枝。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