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童话,立在窗台

                                 文/ 孙丽萍

 “笃笃——笃笃笃——”初夏的夜晚,我正在收拾沉重的书包,忽然听得几声断断续续敲窗的声音。

    我唰地拉开窗帘——什么人也没有,只有一只羽毛凌乱的蓝色小鸟,呆呆地站在窗台上。
    “我可以进来歇个脚吗?”正当我想拉上窗帘,小鸟竟然说起话来。那声音细声细气的,让人想起风中阵阵飘落的花瓣。
    “哦,妈妈不让我养宠物,小鸟也不可以。”虽然我很想帮它,但还是无奈地摇着头。
    “我不是小鸟,我是一只童话。”小鸟扑扇着翅膀,急切地解释。
    “童话?”我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双手推开窗户。
    这个看上去有些忧伤的小家伙,“噗”地一下跳到了我的书桌上。
    跟着它飘进来的,是几缕淡淡的清香。不是花香,也不是草香,仿佛湿漉漉的雨的味道,又仿佛是大海的气息。
    “我的主人长大了,说他再也不需要童话了,我已经流浪很久很久了……”童话鸟黑亮黑亮的小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我。
    这样的目光,让我的心像水果糖一样慢慢融化。曾经,我也是多么喜欢童话呀,坐在角落里的小板凳上读,趴在柔软的小枕头上读,就算是在爸爸自行车的后座上,还要悄悄地翻上几页……可是后来,成天埋头在堆积如山的功课中,我离童话越来越远了。
    此时,我不由得向童话鸟张开了双手。
    当我的手指触碰到它蓝色的羽毛,仿佛有风从遥远的旷野吹来,大片大片的雾气,让我一瞬间看不清眼前的世界。
    等到雾气渐渐散去,我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辽阔的海边。蔚蓝色的海水,像是有着木耳花边的温柔裙摆。
    阳光铺满了海面。小人鱼从远处游过来,她用自己的歌声换来行走的双脚,她救出了沉船中的王子,她变成泡沫在清晨的空气里飞舞……
    啊,那一幕幕熟悉的情境,在我眼前像电影一样上演。
    “《海的女儿》,是我小时候读过的第一个童话。”我欣喜地自言自语。
    “对啦,就是我。”忽然,我的耳边又传来那细声细气的声音。也就在这时,“哗啦啦”,无边无际的大海像是被谁倒进了杯子里,变成了我眼前一枚小小的蓝色影子。
    我使劲儿揉揉眼睛,啊,它分明就是刚才的那只蓝色小鸟。
    但奇怪的是,此时此刻,它的眼神不再楚楚可怜,而是炯炯有神,它的羽毛也不再凌乱,而是闪耀着温润明亮的光泽。
    “如果有人喊出我的名字,我就会重新获得飞翔的力量。”童话鸟看出了我的疑惑,微笑着说。
    “谢谢你,小姑娘。”它真诚地向我道谢,打开翅膀,像一道蓝色的闪电飞向窗外,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糊地醒来,以为昨晚的一切只是一个梦,可当我拉开窗帘,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只见我的窗台上,趴着一只没了尾巴的小狗,蹲着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兔子,还靠着一只面无表情的大脸猫。
    “我们都是童话。”它们一见到我,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我是一个没有结尾的童话,你可以帮我续上吗?”童话狗说着,看看自己空荡荡的身后。
    “我的开头不太精彩,你能重新写一下吗?”童话兔说着,指指自己的卷耳朵。
    “我的人物形象不够鲜明,你能补上几笔吗?”童话猫说着,指指自己毫无生气的脸。
    “哦——”一时间,我有点手足无措起来。要知道,我最怕写作文了,每次咬破笔头都憋不出几行字。
    “不行哦,”我尴尬地连连摆手,“我得赶紧去上学呢。”
    “我们相信你,你可以的。”童话狗童话兔童话猫又齐声说道,还唰唰唰地举起它们的小爪子。
    我刷牙洗脸的时候,它们蹿上跳下地围着我;我吃早餐的时候,它们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上学的时候,它们吧嗒吧嗒地跟着我。
    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我才知道,我们的小城,来了许许多多的童话。隔壁小男孩家的屋顶上,飘来了一朵童话云;我的同桌齐楠楠家的屋檐下,飞来了两只童话蝴蝶;杂货铺的老奶奶家门前,开出了一簇粉红的童话花;一位作家叔叔的庭院里,竟然冒出一群雪白雪白的童话羊……
    我发现,童话们寻找的,要么是天真烂漫的孩子,要么是童心未泯的大人。
    走着走着,我想起小时候读过的听过的一个个童话故事,那些缤纷的画面、奇妙的声音、熟悉的气息,就像好久不见的朋友一般,又萦绕在我的周围。
    走着走着,我的心怦怦直跳,仿佛里面正跑着一只欢快的小鹿,又仿佛藏着一枚急于开放的花骨朵。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
    我转过身去,招呼着不紧不慢跟着我的童话狗童话兔童话猫。
    在这个微风轻吹的早晨,我们团团围坐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阳光渐渐把我们的身影晒暖。
    我为童话狗续上一个活泼泼的结尾,它开心地摇着尾巴走远了。
    我给童话兔换了一个更精彩的开头,它甩着长耳朵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我帮童话猫添上了绘声绘色的人物描写,它的表情一下子生动起来,捋着胡须连声称“妙”,然后,心满意足地和我告别。
    后来,走在大街小巷,我们常常和童话们相遇,有时慢悠悠地擦肩而过,有时兴冲冲地撞了个满怀。真不知道,是童话住在了我们的城里,还是我们住在了童话里。
    “这么多童话,是从哪里来的呢?是我们的童年吗?”有一天,我好奇地问作家叔叔。
    “也许来自我们永远青翠的内心。”他眨眨眼睛,像诗人一样回答。
    这时,我们同时看见,一只童话鹿正从窗前一闪而过。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