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嘴上有开关

                                        文 / 余    今 

 
 
    如果嘴上有开关……
    一定是这样:拧开开关,嘴里的话像放水一样,“哗啦啦,哗啦啦……”欢快地流了出来;也可能是这样:拧开开关,嘴里的话像被关了几天的小松鼠一样,“嘣哒哒,嘣哒哒……”快活地蹦了出来;还可能是这样:拧开开关,嘴里的话像充满枪膛的子弹一样,“噼噼啪,噼噼啪……”痛快地射了出来;还有可能是……
    总之,如果打开开关,那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要不然,长一张嘴干什么呢!
    可是,如果嘴上有个开关……
    很多很多的话,关在肚子里,堵到喉咙里,盛得肚子鼓鼓的、胀胀的,塞得喉咙满满的、痒痒的,会不会很难受?如果那样的话,会不会被自己的话给憋死?那些关在肚子里的话会不会爆炸?……
    姚遥越想越好玩,越想越觉得要感谢女娲,幸亏女娲娘娘当初造人的时候,没有想到在嘴巴上装个开关。否则,姚遥觉得自己肯定会被话给憋死的。
    被自己的话给憋死?太有意思了!姚遥不禁扑哧一笑。
    “姚遥,写作业要专心!”妈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就在刚刚,她和姚遥达成了一个约定。
    这个约定和江老师今天下午打来的电话有关。
    完全记不清这是江老师第多少次打电话来了。“就喜欢插嘴!”电话那头的她很不高兴,“防不胜防,今天上了一堂公开课,课前我特别叮嘱他,发言要举手,结果,还是乱插嘴,好好的一堂课,给搅得乱七八糟!”江老师连急带气,声音像放小鞭炮一样,门后的姚遥听得一清二楚。
    通完电话,妈妈走过来温柔地说:“宝贝,妈妈和你谈谈,好吗?”
    妈妈很少这个样子,姚遥生出一丝紧张。
    “宝贝,我们该怎么做,才能上课不乱插嘴呢?”妈妈握住姚遥的手。
    “嗯……”姚遥翻了翻眼睛,“那,在我的嘴上装个开关吧。”
    “傻孩子,人又不是物品,怎么可以安装开关呢!”
    “可以啊。你看,”姚遥挣开妈妈的手,啪地一下捂住嘴,“这不就关上了吗?”他瓮声瓮气地说,又把手松开,“这不就打开了吗?”
    “除了装开关,还可以安拉链呢。”姚遥又把五指并拢,从嘴的左边缓缓拉到右边,紧紧抿住嘴唇,又从右边拉到左边,呼出一口气,“拉链拉起来,嘴就不能说话了;拉链解开,就可以说话了。”
    “真聪明啊!”妈妈由衷地夸奖,“要不,咱们做个约定,以后,上课的时候就给嘴巴装个开关?”
    “我尽力吧。”
    妈妈摸了摸姚遥的头,松了一口气。
    “如果嘴上有开关……”妈妈一转身,姚遥就忍不住发起呆,“嘿嘿!”
 
 
    姚遥上课总是走神,因为他得提醒自己,随时开关嘴巴啊。在嘴巴上装个开关,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并不那么容易,因为那开关是虚的、空的。为了防止肚子里的话偷偷从嘴巴里溜出来,早上的第一堂课,姚遥就用手牢牢捂住嘴巴。
    “你的嘴巴怎么了?”同桌薛晴晴关心地问。
    “唔……唔……磨神马。”
    “你的声音都变了,你的嘴巴肯定生病了。”薛晴晴同情地望着姚遥,举起了手。
    “薛晴晴,这个问题你来回答。”江老师点了她的名。
    “老师,姚遥的嘴巴生病了。”薛晴晴答非所问,江老师皱了皱眉头,但是这个回答有点特殊,要是不处理,又不好。
    “姚遥的嘴巴生什么病了?”
    “不知道,他一来就捂住嘴巴,连声音都变了。”
    “啊?”江老师愣了愣。
    “唔磨病。”姚遥闷声闷气地说。江老师不禁想起昨天给姚遥妈打的一通电话,会不会是那通电话……她的眼前顿时浮现出这样的场景:姚遥妈挂了电话,气急败坏地操起手边的家伙,对着姚遥的嘴巴一顿乱抽……
    其实,江老师昨天也就一时生气,冲动之下才拨打了电话,冷静下来想想,姚遥这孩子也没有那么讨嫌。江老师越想越懊悔,她朝姚遥走过来。姚遥急死了,这个薛晴晴真是狗拿耗子,这下怎么办?
    “我看看你的嘴。”江老师俯下头,望着姚遥,黑色的眼眸像纯黑巧克力那般甜柔。姚遥看呆了,任由江老师拿开了捂住嘴的手。
    外表正常,有点红但不肿。
    “张开嘴巴!”
    “啊——”姚遥顺从地张大了嘴巴。
    一切正常。江老师的脸微微红了,同时眼眸里纯黑巧克力的甜柔也跟着消失了。
    “胡闹!没病装什么病!”江老师的脸红了,她一生气就脸红。
    “不,不是,我没有装病!”
    可江老师根本不想听,她返回讲台上严厉地说:“以后发言,不要乱说,免得耽误大家的学习时间!”
    薛晴晴伸了伸舌头,尴尬地趴在桌子上。
    “你没病捂着嘴巴干什么!讨厌!”一下课,薛晴晴就对着姚遥吼叫、翻白眼,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真倒霉。姚遥很无奈。
 
 
    “我的嘴巴上有个开关呢。”姚遥还是找到一个薛晴晴高兴的时候向她坦白了。薛晴晴好奇极了,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她马上就不生姚瑶的气了。和同桌和好如初,姚遥很开心,上课的时候也不用再纠结“到底捂不捂嘴巴”了。
    语文课上,江老师让大家造个比喻句。举起来的手像一片小树林。姚遥当然不能落后,“嗯,嗯,我来!我来!”他高举着手,着急地喊。
    江老师的目光扫过来扫过去,越过姚遥,落到后面的李志豪身上。
    “李志豪,你来说。”
    “唉——”姚遥失落地叹了口气,转过头,羡慕地望着李志豪。
    李志豪得意地站起来:“我的叔叔很胖,胖得好像一只宠物猪。”
    一阵哄堂大笑,江老师也笑着说:“这的确是一句比喻句……”
    “不对。”姚遥叫起来,“不可以把人比作猪,这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再说,宠物猪也不全是胖子,也有瘦子……”姚遥的嘴巴又无拘无束了。他一激动,完全忘记了嘴巴上有开关。
    姚遥的话像火苗落到干草上,轰的一下,把教室给点燃了——
    “宠物猪到底是胖子还是瘦子?”
    “哎,你见过胖子宠物猪吗?”
    “好像没见过。”
    “宠物猪都是小香猪,长不大的……”
    “假的!会越长越大的……”
    ……
    一场题外讨论凭空而起,热情洋溢,大家完全忘了这是在语文课上。
    “安静!安——静——”江老师吼了两声,没用,又“嘭嘭嘭”地用黑板擦敲讲台,还是没用,江老师的脸红得像关公。
    姚遥正和薛晴晴争论得唾沫横飞,一抬头,看见江老师站在面前。
    “你出去!”
    姚遥蒙了。
    “你随便插嘴的坏毛病怎么就改不掉呢!”
    “我,我下次再也不了……”姚遥又是保证又是发誓,终于解除了站出去的危机。
     吓出一身冷汗的他想:“这下不能再让嘴巴自由了,必须管好开关!”然而,总捂住嘴巴手太累,有没有其他好办法替代手把住嘴呢?
    姚遥睁大眼睛左瞧右看。薛晴晴文具盒里躺着个透明胶带。
    有了。姚遥眼睛一亮,拿了过来。他撕下胶带,往嘴巴上贴了一道,摸了摸,好像不够安全,又贴了一道,为了保险,贴了一道又一道,还用力拍了拍。
    这下好了。姚遥得意地对着薛晴晴摇头晃脑。
    “啊,老师!”薛晴晴突然大叫起来,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老师,他——”薛晴晴像看怪物一样指着姚遥。
    “姚遥,你搞什么怪!”江老师又脸红了。 
    “我没有搞怪。”姚遥想说,说不出来,只好摇摇头。
    江老师噔噔地跑过来,一把撕掉姚遥嘴上的透明胶带:“你说说,你这是干什么?”
    “我,”姚遥很委屈,“我只是在嘴上装个开关。”
    “呵!想象力倒挺丰富。你这是在抗议吗?”
    “不是。”
    “还狡辩!你出去!”江老师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这次,姚遥必须得出去了。他站在门外茫然地望着天,天蓝蓝的,空空的,姚遥的心里却直泛嘀咕,为什么女娲娘娘造人的时候,要造嘴巴呢?要是没有嘴巴,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嘛!为什么造了嘴巴,不顺带造个开关呢……
 
 
    “姚遥,你发什么呆,作业做好了吗?”妈妈的声音又在旁边响起。
    姚遥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扑住面前的作业本。
    作业本上的格子里空空的。
   “刚才发生的那么多事,竟然是我的梦游。”姚遥惊奇地想。
   “妈妈,你觉得如果嘴上装个开关,会管住我的嘴巴吗?”
   “呃——”妈妈想了一会儿,“老实说,不一定,但只要你心里有意识,记得提醒自己,控制好自己,就行了。有些不好的习惯,我们从小就应该学会管控好它们。你说对不对?”
    姚遥想了想,认真地点了点头。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