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秘密

                               文 / 陈安卡


    放学的路上,亚城和旺仔发生争执,推拉时,亚城摔了一跤,膝盖擦伤了,渗出血,旺仔也跟着倒地,手擦破了。
    亚城回到家,伤口已经凝成了两个醒目的痂。奶奶见了,既生气又心疼,拿出药油,边涂边说:“偏这时候伤到了。”
    亚城听了,默默垂下了头。这伤来得还真不是时候。
    第二天一早,英子来了,亚城约了她到田里采野花。
    这些年,村里年轻力壮的都涌到城里去打工,老人和小孩承担不起繁重的农活,好多田地都荒了,净长野草,不见庄稼。
    不比春天,夏天田里的野花见得少,眼睛所到之处几乎是清一色的茁壮的绿。野花就剩两种,一种开紫色小花,团成一簇,像数十只小蝴蝶歇在了一起;另一种开黄色小花,从匍匐的草堆里,立起一株株,如同小灯柱。
    有一块草地上,一小片野花开得特别好。亚城这两天四处告知伙伴们,这块地、地里的花都归他了,请大家到别处玩,不要糟蹋了。
    “是你表姐来了?”英子问。
    亚城笑了笑,走了一段路,他才小声告诉了英子,英子一听,眉毛随之扬了起来,她真替亚城感到高兴。
    近了,那块地近了,近了一看,亚城和英子傻了眼,一头黄牛领着小牛犊在吃草,整块地的花都被毁了。
    “这是阿康家的牛!”
    放眼望去,不远处的草地上,睡着一个人,一顶大草帽正好盖住了头。亚城快步冲上去,一把扯走大草帽,阿康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诧异地看着亚城。
    “不是说好了吗?那里不要放牛!”
    阿康一骨碌站起来,发现牛已经拖着绳索离开,连带拔走拴绳子的小木桩。看着两头牛优哉游哉地嚼着草,阿康的脸唰地红了,都怪自己偷懒,要是把牛赶远一点儿,就不会毁掉那片小小的花田。
    “到别的地方找找吧。”英子拉了拉亚城,他还仇人似的盯着那两头牛。
    “我跟你们一起去!”阿康拿起石头使劲把小木桩敲进地里,以防牛再次跑开。
    三个人,花上小半天时间,终于凑成了一束花。
    亚城捧着花一路小跑回到了家,把花养在水里。奶奶招招手,带他一起去摘野菜。
    “几点到?”亚城问。
    “快了吧。”看着他急切的样子,奶奶只好又拨了一通电话,嘟嘟两声后便断开了,“没连上,路上信号不好。”
    亚城轻轻“哦”了一声,小小的失落升上了眉头,这时来了一阵惬意的风,他又专心摘起了野菜。
    “哎哟,”奶奶看着亚城摘的野菜,怜惜起来,“怎么就摘两片叶子呢,其他的都浪费了,可惜咯,多摘几片叶子。”
    亚城嘴里应着,手却不听使唤,他一心想着,整棵野菜最好吃的部分,就是连着菜心的两片嫩叶,他要摘最好的。
    等野菜摘得差不多,奶奶直嚷嚷“腰直不起来了”时,亚城便知道该背起篓子回家了。
    一路上,亚城默默念着:花有了,菜有了,还要准备些什么呢?他不经意地一低头,膝盖的伤口赫然映入眼帘,他不禁叹了口气。
    路过旺仔家时,旺仔正在晾衣服,他冷冷地瞥了一眼亚城,亚城马上回敬他一个白眼。虽然他们每次吵完架后不久就会重新玩在一起,可没有个两三天,谁也不会消气。
    回到家,奶奶让亚城换了件干净的短裤,这样一来,那伤口愈发显得夺目了。大热天的不能穿长裤,短裤又盖不住伤口,亚城反复琢磨着,心里升起了一个念头,他抿抿嘴,出门去了。
    旺仔家院门敞开着,亚城来到门口,钉在那里迈不开腿了。打架了闹脾气了,气还没消呢,就来求和,这不大符合村里孩子的规矩。
    亚城鼓在腮帮子里的一口气儿,还是泄了,他决定回家。
    刚一掉头,旺仔把他喊住了:“干吗呢?”
    亚城脸上掠过一丝难为情,支支吾吾地说:“我想……我想借裤子。”旺仔是个瘦高个子,亚城想着,他的短裤足够长,应该能遮住自己受伤的膝盖。
    “什么?裤子?”旺仔瞪着眼睛,以为听错了。
    亚城咬了咬嘴唇,既然都来了,就说吧。
    旺仔听了,疑惑和怒气一扫而光,挠了挠头,笑着说:“这样啊,那太好啦!”他连忙招呼亚城进屋里,一股脑儿把自己的那些短裤都拿了出来。
    亚城拿起裤子一件件贴在腰间比对,这些短裤没有想象中那么长。“就这件吧。”他选了最长的一件,勉强遮住了膝盖。
    突然,旺仔拍了一下脑门,说:“还有。”他急匆匆跑到屋外,从晾衣架上扯下一件刚晾上去的裤子。
    “还湿着呢,有办法。”旺仔拿出电吹风,呼噜噜地吹了起来。
    等裤子吹干了,亚城换上,膝盖上的伤全然看不见了。
    回到家,亚城一碰见奶奶就问:“回来了吗?”
    “没呢,电话还是不通。”
    奶奶瞧见了亚城新穿的裤子,问:“哪儿来的呀?”
    “旺仔的。”亚城有点得意。
    “你这孩子。”奶奶知道他的小心思,没有再说什么。
    等啊等啊,天黑了,等啊等啊,满天都是星光了。可是亚城等的人还没来,他依然端正地坐在凳子上,却忍不住哈欠连天。
    奶奶劝他:“回房里睡吧。”
    亚城摇摇头,继续等。静悄悄的夜,奶奶低着头在缝缝补补,虫子在鸣叫,它们要奏上一整晚的催眠曲,亚城听着听着,眼皮黏住了。
    “哎呀,东倒西歪了,快去睡觉,她回来了,我叫醒你。”
    “一定要叫醒我。”亚城还不放心,又叮咛了一遍,才去睡了。
    一觉醒来,天光大亮,亚城一骨碌坐起来,猛然发现腿上的裤子换成了新的,伤口上涂了紫药水。嘿!什么时候涂上的?怎么昨晚感觉不出来呢?亚城还有点朦胧的睡意。
    屋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亚城一蹦三尺高,冲了出去。
    厨房里,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在忙碌着把野菜放进锅里煮。
    “妈妈!”
     妈妈转过身来,亚城飞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妈妈。妈妈在遥远的城市工作,照看一对老夫妇,一年到头,只有几天假期。
     好久好久没见妈妈了,亚城眼里全是泪水,高兴的,委屈的,伤心的……真是五味杂陈啊!
    亚城责怪奶奶昨晚没有叫醒他,他想跟妈妈多待一些时间。奶奶笑着说:“你睡得好沉哪,我拍了两下你的脸蛋儿,你都没醒,你妈说,就让你睡吧。”
    亚城笑了,妈妈也笑了,大家的鼻子眼睛都酸酸涩涩的,怪痒痒呢!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