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老师的仓库

                         文/遐   依

1
    “咔”一声轻响,库老师转动小巧的银色钥匙,锁上了那间仓库。
    “就是这儿?”宁鸣悄声问,程苗点点头。
    程苗注意库老师下班后的行踪已经九天了。这是库老师第九次独自进入这个仓库,如果不出意外,库老师会在第二天早上出来。
    程苗在橘红的夕照中再次细细打量这个仓库——外观几乎和他们的教室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它没有窗。所以,程苗下意识地把它当作仓库。这个仓库没有其他人出入,好像专属于库老师。
    “难道库老师住在里面?不可能吧,这怎么看也不像是教师宿舍。如果这是仓库,那仓库里有什么呢?”宁鸣喃喃道。
    库老师是程苗的班主任。那天程苗早早来到学校,恰巧看到库老师从里面出来,她在后面喊了声“老师好”, 库老师愣了愣才回过头来,笑容大方又亲切,在一同去教室的路上,一向话不多的库老师反常地和她聊了太多闲话。
    于是,便有了程苗这九天来的连续观察。
    昨天程苗去询问她的发小儿宁鸣,可作为最熟悉库老师的班长,宁鸣也毫不知情。


2
    朗朗的早读声中,程苗和宁鸣这两个想偷偷从后门溜进来的迟到者,被抓个正着。
    “看吧,库老师就是在里面待了一整晚。”证明了自己所言非虚,又有班长承担着老师训话的大部分火力,程苗兴奋地小声对一同罚站的宁鸣说,“怎么了?”她发觉宁鸣的神情有些恍惚。
    “你有没有注意到,库老师刚刚不是走出来的!”
    “不是走出来的,还是飞出来的?”程苗觉得好笑。
    没想到,宁鸣信誓旦旦:“没错!准确来说,是‘飘’出来的。你可能之前都在关注库老师待在里面的时间,但我看到她打开门时脚好像是悬空的,走出来的一瞬间才着地。”宁鸣注视着程苗,神情少有的郑重其事。
    “要不……进去看看?”
    “可钥匙在库老师那里。”
    “可不可以帮个忙?”程苗出了个坑队友的主意,“你是班长,帮库老师做事情时一定能拿到钥匙啊!”
    好半晌,宁鸣无奈道:“以权谋私,仅此一次。”


 3
    “啊!不会吧……”
    课间,程苗正和宁鸣正商量着具体作战方案,班上忽然一片哀鸿遍野。一看黑板,原来是生活委员刚把库老师的“最高指示”公之于众:外省夏令营活动被学校取消,谁都不准报名。
    “唉,长这么大,都没出过这座城市。”程苗不禁唏嘘,她是多么向往诗和远方啊。世界到底有多大呢?如果一个人一生都只生活在一个城市,那么世界对于他来说,就这有一个城市这么大吧。
    “明天的活动课是拔河比赛,我去拿器材时库老师一定会给我钥匙,到时候一起去打开那个仓库看看!”宁鸣把她的思绪拉回来。
    对面操场上传来声声加油助威声,程苗按计划度秒如年地等在楼梯拐角处,直到宁鸣的身影出现。
    宁鸣笑一笑,到了程苗身边,从口袋里拎出一串钥匙递给她。
    这时,熟悉的声音响起:“你们怎么没去看比赛?宁鸣,体育器材你拿过去了吗?”
    糟糕,是库老师!
    “还没有,我马上去拿!”宁鸣转身回答。
    库老师点点头,又说:“你先和我回班一趟,给运动员拿几瓶水。”
    程苗抓紧了衣角,宁鸣回头看她一眼,和库老师一起离开了。


4
    程苗站在仓库门前,拿出刚刚宁鸣给她的那串钥匙,颤抖着手试了几把,终于,一枚银色钥匙成功插入了锁孔。
    “咔——”推门入内,在走过一段黑暗后,程苗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但是,这不是她熟悉的街市——人们全都悬浮在空中行走,偶有一两个走在“路”上的人,只用脚点了两下地面,地面便亮起,手机屏幕一般出现各种界面。擎天的高楼在白炽灯般的阳光下泛着金属色泽,道旁树木的形态千篇一律,如同精确的复制品。一个拳头大小的银色圆球“飘”到程苗的脚边,用激光销毁了一片纸屑,这使得程苗回过神来,有隐隐的不安浮上心头。
    我也能走到空中吗?程苗犹豫着,抬起脚。“天哪——”她的脚稳稳地踏上空中,惊呼引来路人的侧目,但那个刚清理完垃圾、快要离去的银色圆球似乎注意到程苗,转过身,亮起了两只蓝色的小眼睛。
    本能感受到危机的程苗撤回脚步。要赶快回去,以免库老师发现宁鸣拿走了钥匙,这里的怪事以后再慢慢弄清楚吧!程苗打定主意,往来时的路跑去。
    跑到门边,她还没有抓到把手,把手却从外面被人拧动了!门被打开,站在门口的,是库老师。
    “程苗,跟我回去。”库老师面容严肃。银色圆球追了过来,机械语音传出:“程苗:2017号仓库学生。呼叫教育部,呼叫教育部。”
    程苗被这句话钉在原地,犹如醍醐灌顶:“2017号仓库?!”
    更多圆球聚拢过来,亮起红色的眼睛:“教育部收到,第一道指令:遣返。”一同逼近的还有库老师——她脸上是淡漠的表情,程苗好像不认识这个熟悉的班主任了。
    一咬牙,程苗冲出圆球的包围,飞奔起来。程苗的步子踏得太重,一块块道路渐次亮起,仿佛光的地毯,铺向一个新的、更广阔的世界。
   “我们错了!那不是库老师的仓库,那只是仓库的门。2017号仓库,我们所在的世界只是一个仓库!”泪珠滚出来,程苗喃喃自语,“难怪不让我们去夏令营,因为我们的世界就只有一个仓库那么大!库老师晚上可以回到真实的世界生活……而我们……”
    圆球追至,排列成铜墙铁壁,堵住程苗的去路。所有圆球亮起,无声播放画面:程苗的暗中观察,她和宁鸣制订计划,实施——铁证如山。画面结束,声音响起:“第二道指令:仓库管理员清除记忆。”
    程苗挺直了脊背,抹去泪水,对库老师喊道:“请让我们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看着崩溃的程苗,库老师眼前浮现出自己凌空而行时路过浩瀚的海、如潮的森林、林立的高楼,城市中心的湖光千顷,湖面惊起的水鸟扑棱着羽翼冲向高空……以及,2017号仓库,那个小小的城市。但冰冷的机械语音召回她的思绪——“即刻执行!”


5
    “仓库里真没什么特别的?”宁鸣追上程苗,问。
    程苗点点头:“嗯,就是一个仓库而已,别瞎想了,回家吧。”
    库老师望着两人的背影,看他们拐进“蜜糖镇”小区。他们明天会沿原路来上学,然后沿原路回家,后天亦然。库老师走过密布的楼房,走过喧嚣的人群,大约二十分钟后,来到这个城市的边界。越过边界,就是漫无边际的黑暗。
    确实太小了啊,库老师在黑暗中轻轻叹息。到底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学生,就算是仓库管理员,又怎能忍心呢……
    清晨,“咔”一声轻响,库老师锁上仓库。
    “库老师好!”
    库老师转过身,看到程苗往教室跑去,小姑娘眼里闪着狡黠的光。库老师心照不宣地笑笑,想起自己“清除记忆”前,与她悄声的约定:“相信老师,我会将钥匙交给你。在此之前,请先耐心等待。”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