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小子

                                  文/ 林   风


    七月流火,此时正是一年中最热的三伏天,又恰逢正午,呼吸时连嗓子都似在冒火。若不是热晕了头,谁敢站到太阳底下片刻!可是,偏偏就有这么一个白衣少年,顶着烈日,踏着熨斗般滚烫的大街,往归云山庄姗姗而来。他一脸安详,面带微笑,走得更是不疾不徐,竟似对头顶的那个大火球不屑一顾。
    他难道不怕热吗?当然不怕!别人不知道,但他经过的街道两侧,躲在阴凉里拼命摇着蒲扇消暑的人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周身一丈远的距离之内,竟然清爽无比,带起的那阵凉风,简直和秋风无异。几个淘气的孩子大是好奇,还跟着他跑了一段,直到他走到归云山庄的大门前,才灰溜溜地逃走了。
    少年又是一笑,抬手轻轻敲打归云山庄的大门。
    未几,一个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老仆开了门,一看眼前是个少年,立刻满脸失望:“你……”
    “呵呵,玄冰门弟子阿冰,求见云老庄主!”
    “啊——”老仆的眼中重新有了光亮,“快,快,里面请!”
    原来,归云山庄的少庄主前几天偶遇赤焰邪神的弟子小火神,见他欺凌弱小,忍不住仗义出手,不想反被他的赤焰掌所伤,命悬一线。云老庄主无奈之下,只得求助江湖上唯一能和赤焰邪神抗衡的玄冰门。
    “是这样,师父他老人家另有要事,无法分身前来,所以特命我来归云山庄一趟!”阿冰一边解释,一边随着连喊“救星”的云老庄主,径直来到云少庄主的床前。
    云少庄主躺在床上,脸色赤红,浑身大汗淋漓,已是气息奄奄。“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就是退不了烧!”云老庄主一边介绍情况,一边泫然欲泣。
    “老庄主先别伤心,让我来试试!”
    阿冰将云少庄主扶起来,伸出两只手掌,抵在他的后背之上,默运玄功。不多时,云少庄主头顶一阵白气蒸腾,脸上的红色终于渐渐褪去,再摸他的额头,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温度。
    “啊,真是神了,神了,我儿的命保住了!”云老庄主欣喜若狂,紧紧抓着阿冰的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了。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蛮横的声音:“哼,伤在我小火神手下的人,哪个敢救?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啊,是……”云老庄主浑身一颤。
    “老庄主别担心,有我呢!”阿冰朝他一笑,飞身出屋。
    只见一个一身红衣,红脸红眉毛,甚至头发中都混着几缕红丝的少年站在院中,正一脸坏笑地等着自己。
    阿冰不慌不忙,笑道:“小火神,久仰久仰!不过我前脚治好了云少庄主,你后脚就到,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哈哈哈!算你还没有笨到家!”小火神狂笑一声,“也好,就让你死个明白。不错,这一切都是师父和我设下的妙计。打伤这小子,而又故意留他一口气不死,就是要骗你们师徒前来,一举歼灭。谁叫你们玄冰门一直和我们作对呢!”
    “哦,原来如此!”阿冰点点头,一撇嘴,“不过你们师徒多行不义,只怕到头来非但害不了别人,还得赔上自己!”
    “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既然你师父没来,那就先要你的命!”
    小火神说完,双掌一扬,掌心中烟气弥漫,竟似有火光喷出——他使的正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赤焰掌,之后探步上前,挥掌向阿冰胸口打来。
    阿冰不敢怠慢,双掌一抬,寒气纵横,冰屑纷飞,用出师父传授自己的玄冰掌绝学,和小火神战在一处。这两个少年一红一白,颜色分明,手上一个热气腾腾,一个寒气逼人,更是针锋相对,奇异绝伦,直看得一旁的归云庄众人一个个瞠目结舌。
    眨眼间,两人已经打了一百多个回合,未分胜负。
    小火神暗暗咬牙,忽地从百宝囊中掏出一支飞镖,朝阿冰打来。飞镖经他的手之后,变得赤红如烧,未及阿冰的咽喉,炙热的气息已扑面而来。
    “卑鄙,暗箭伤人!”阿冰怒喝一声,双掌一合,无形的劲力吐出,将那支炽热的飞镖生生冷凝在空中。只见那飞镖的颜色渐渐由红变白,最后荧光闪闪,竟然被一层坚硬无比的玄冰包在了其中。
    小火神一看情况不妙,翻身欲走,但阿冰疾恶如仇,此时怒火中烧,体内的潜力已被完全激发,岂容他轻易逃走,飞身赶上,奋起双掌,朝小火神凌空击去。这一掌寒气四溢,如雷似电,小火神避无可避,情急之下,只得伸出双臂,同样以双掌反击回去。“啪”的一声,四掌相交,犹如雷鸣。
    之后,两人各催内力,向对方攻去。但此时阿冰在气势上已占了上风,一盏茶的工夫之后,小火神双掌之上的热气渐渐消退,冷气自阿冰的手掌上弥漫开去,如白色的蛛网爬向小火神的双臂。
    眼看小火神就要落败,虽不致死,至少也要受极重的内伤。
    就在这时,又一个红色的身影忽然鬼魅般的出现在阿冰的身后。此人身形高大,却也是个红脸,甚至双目之中都渗着令人恐怖的血丝。
    “啊!”小火神一见大喜,“师父,快来救我!”
    “不好!”阿冰感到一股强烈无比的热气弥漫在四周。这种情况下,归云山庄的人纵然想上来帮手,也已不可能,自己难道——
    “哈哈,徒儿,且不着急,为师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只是要委屈你一下!”说完,赤焰邪神冷笑一声,并不解小火神之困,而是伸出双掌,抵在了小火神的后背之上。
     他这是要干什么呢?
    很快,小火神和阿冰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赤焰邪神的双掌发出,透过小火神的身体,将阿冰的玄冰内力源源不断地吸了过去——他这是要吸取阿冰体内的玄冰内力,只是正所谓水火不容,冰、火两股内力实难融于一身,所以只能牺牲小火神,让玄冰内力在他的体内做一个缓冲,然后再吸入赤焰邪神自己的体内。
    赤焰邪神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在小火神不是阿冰对手、料想自己也无法胜过阿冰师父的情况下,铤而走险,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借助阿冰的玄冰内力,去修炼传说中天底下最厉害的武功——冰火神功!
    随着体内的玄冰内力源源不断地被吸走,阿冰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而小火神首当其冲,体内冰、火对冲,已是筋脉俱损,只是赤焰邪神发出的那股吸力实在太强,他连倒下都已不可能。
    而赤焰邪神呢,为了将缓冲过的玄冰内力据为己有,暂时不与自己体内的赤焰内力相冲突,他默运玄功,将自己的赤焰内力转移到身体的各处筋脉之中,而将丹田空了出来,专门储存阿冰的玄冰内力。
    时间一点点过去,赤焰邪神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丹田之中也如存了一块寒冰。
    他只当这是吸取了玄冰内力后的应有之兆,所以并未在意,只是继续勉力支持,要将阿冰体内的玄冰内力全部吸尽。
    但渐渐地,他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甚至连意识都越来越模糊,到最后终于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一旁归元山庄的众人看得清楚,这个横行江湖、不可一世的大魔头,现在身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玄冰,将自己封在了里面!
    “呼!”阿冰一点点收回自己的玄冰内力,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情景虽然让他也有些吃惊,但略一思索后,笑容又浮上了他的脸:“怪不得师父当初传我玄冰掌的时候,一再说只有热心肠之人,才能练得这冷武功,抵得住这世上最寒的寒气,冷心肠的人,会一冷至死呢。起初我还不信,现在终于信了!”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