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带来的羽毛

                               文/ 郭姜燕


    这根羽毛飞到我衣服上的时候,站住了。
    广播操的音乐还在响着,我的动作不能停。
    我一边伸手踢腿,一边盯着衣服领子上的那根毛。红艳艳的,那么柔软的样子,可爱得让我不敢惊动它。
    它好乖,趴在我的领子上一动不动。那一刻,我特别感谢妈妈,她今天让我换了这件领子上有绒毛的衣服,本来我还不喜欢这衣服,觉得它毛茸茸的,看起来幼稚得不行,我同桌每次见我穿它都会喊我“宝儿”。什么“宝儿”啊,就是国宝大熊猫嘛,熊猫还好点,有时候他还叫我大熊。一个女生,被男生喊成大熊,换了谁也不会开心的。
    不过,现在我不管大熊的事了,我想让那根羽毛悄悄地进入我的口袋,人不知鬼不觉的最好。
    它继续待在那里。大约它和领子上的毛毛属同一族系,所以才会如此和谐共处。为什么我和同桌都属于人类,却不能和平共处呢?
    难道人还不如一根毛?
    我的思绪如同一片羽毛,翻飞着飞向天外。
    广播操结束了。我一个急停,那片羽毛被震落,不偏不倚,降落在我的手掌上。
    我一下捏住,把它放进了口袋。

    它在我的口袋里,很安心。
    数学老师在讲两辆汽车相遇的问题。我摸摸它。汽车面对面地开,会不会突然就撞上去?要是其中一辆汽车看见空中飞着一根漂亮的羽毛,它就去追,会不会永远遇不上另一辆向它开来的车呢?那样,数学老师怎么讲这道数学题呀!两辆车面对面地开,一辆跑了……
    我笑了。
    我不知道自己笑出了声。
    全班同学都听到了,数学老师当然也听到了,他还很年轻,耳朵好着呢。我被点名站了起来。
    老师问我是不是觉得他讲的内容很好笑。
    我说,不不不,老师,您讲得很好,是我自己突然想笑。
    老师大人有大量,他让我站在位置上笑够了再坐下去好了。
    我一点也不反对站着。老师们都会说,你们坐着听课累吗?累的话到前面来站着讲一课试试?看看是讲课累还是听课累!
    其实我很想反驳老师们,讲课当然累,可听课也不轻松。讲课可以走来走去,可以想让谁发言就让谁发言,那种感觉不要太好哦!听课呢,只能坐着,不能乱动,不能乱想,一课下了还有一课,各种作业都得做,哪个老师咱们都得罪不起……
    我也只能想想而已。站一会儿,正好放松一下坐累的身体。我不知不觉把手插进了口袋——它还在,软软的,滑滑的,那么听话,好像很愿意陪我罚站。
    数学老师结束了他的课,收起讲义走了,把我站着的事也忘了。我也就顺水推舟,该干吗干吗去了。

    我趁着上厕所的空隙,把厕所门关起来,拿出它来把玩了一会儿。
    我捏着它,对着它吹了一口气,它的每一根细细的毛都飘动起来,变得特别有灵气。
    它是什么毛?它从哪里来?一只鸟?一只公鸡?或者是孔雀?它是自己掉落的吗?还是被人拔下来的呢?经过了多少路途它才到达这里,来到我身边?是哪阵风把它吹向我的……
    直到语文课开始了,我的这个问题还没能厘清。
    我喜欢语文课。虽然语文老师讲的课也没什么意思,她的套路我都已经掌握了,读课文,抄词语,然后她对着参考书把那上面的问题问一遍。她的问题我们全班同学都会,因为大家都买了一本参考书,那上面答案都是现成的。所以语文老师的心情一般都不错,她问什么,都会有人捧场,把她想要的答案说出来。
    我也有那本参考书,可是我不喜欢看。我喜欢偷偷地看各种小说,把它压在语文书下面,今天同样如此。
    我看的是一本国外的童话,里面写一个公主为了遇上勇敢的王子,雇人把自己绑架,扔在森林里,等待邻国的王子去解救。
    说实在的,我觉得这个作家写得不怎么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公主?既然是公主,完全可以直接去找王子嘛,绕那么大的弯子干吗?不过,看在书里的插图很美的分儿上,我还是坚持着看那个傻公主出洋相。
    插图上的王子很英俊,我想把他描摹下来。
    我在本子上开始勾画。我的各种本子上都有我的画作,有的是临摹的,有的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我画的王子和书上的略有不同,我在王子的帽子上添画了一根羽毛,颜色也准备涂成红色,红艳艳的颜色。王子会把它当成定情物,送给那个傻乎乎的公主吗?
    其实傻一点没什么不好。我妈经常说,傻人有傻福。很多书中的聪明人最后都败给了傻子。
    可是现实就不一样了。老师们都喜欢聪明的孩子,夸起人来总会说“你真聪明”,你听哪个老师夸人说“你真傻”吗?
    这么一想,让傻公主得到最英俊最聪明最勇敢的王子也没啥不好的。我又觉得这个作家其实很厉害。如果童话和生活一模一样,那童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好了,我的王子快画好了。
    我端详着他。嗯,比书上的插图更好看。也许未来我可以做个画家,专门给各种图书画插图。
    就在我很心满意足的时候,同桌的手肘捅了我一下。
    大事不妙。
    语文老师站在我旁边,她拿走了我的那本本子,什么也没说,三下五除二,把它撕成两半,再撕成两半的两半,就这么一直撕着,直到碎得不能再碎为止,一扬手,扔进了垃圾桶。
    纸片纷纷扬扬,如同飘飞着的羽毛,有几片落到了垃圾桶外面。
    语文老师的脸色特别阴沉。她很少这样不爽。
    我闯了大祸了吧。
    我的心立刻像被淋湿的羽毛,湿漉漉的,没法呼吸了。
    不等老师下令,我利用课间时间趴在桌子上写好了检讨书。我用最诚挚的话打动语文老师,她比较吃这一套,面对一份写得优美的检讨,她很容易大发慈悲。
    果然,老师看完了检讨,说,下不为例。
    这就是大赦令啊!

    我急急跑向操场,揪住了体育课的尾巴。
    体育老师正和几个高个子男生在打篮球,其余的同学自由活动,毽子、跳绳、球,自己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我一去就被几个好朋友围住了,她们最感兴趣的当然是语文老师的反应了。我就添枝加叶地描述了一番。说到兴头上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把那根羽毛掏了出来。
    风很大。阳光下,红色的羽毛在风中闪动着,我举着它,感觉自己成了童话中的公主,得到了英俊王子的那根羽毛。我完全忘记了数学课和语文课上的不快,心情真的好到爆。
    就在我们一群女生议论着这根羽毛的时候,我的同桌率领着几个男孩子“杀”了过来。男生们最爱故意把球踢向我们女生,然后冲到女生堆里来捣乱,现在又是如此。
    那个球落在我脚边,我还没来得及把它踢出去,同桌就扑了过来。
    我以为他来抢球,谁知他一把夺去了我手中的羽毛。
    “看这毛!”同桌举着羽毛迎着风跑了。男生们转移目标,涌向他,纷纷去夺那根羽毛。你一下,我一下,那根毛被扯得粉碎。
    他们扬起手,一根根纤细的毛在风中飘散。有一根顺着风径直贴到了我脸颊上,我想捏住它的时候,风又把它带走了,不见了。
    男生们,女生们,又各自去玩自己的游戏了。他们转身就会忘记那根羽毛的存在。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一根再普通不过的羽毛,任何毽子上都有的羽毛。
    只有我站在风中,泪水溢满了眼眶。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