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小姐

                                  文/芊   芷
     我一直以为柠檬小姐是会孤独终老的。
     倒不是因为她长得丑。其实柠檬小姐长得很标致,就是脾气特别差,说话尖酸刻薄,小镇上每个人都被她奚落过,尤其是我——柠檬小姐的邻居。
     柠檬小姐谈过两个男朋友,但他们都忍受不了柠檬小姐的坏脾气,与柠檬小姐分手了。
     你们说,这样的柠檬小姐嫁得出去吗?
    可最近,柠檬小姐又谈了一个男朋友,对象是我的一个新邻居——茶先生。
    说起茶先生,那真是一位好脾气的先生。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穿着银灰色的大衣,踩着一双灰扑扑的靴子,拖着两只大行李箱。住在小镇边缘的牵牛花兄弟来帮茶先生搬家,他们是小镇上出了名的话唠,一路上,牵牛花兄弟围着茶先生,唾沫横飞,我在楼上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同情茶先生——当初我搬进小镇时也受到过这般“热情”对待。
    “茶先生,您选择这个时候搬来小镇真是太明智了。”牵牛花哥哥说。
    “现在是春天,不冷也不热。如果是夏天,就太热了……”牵牛花弟弟插话道。
    “要是您在初春就搬来多好,那时有森林节……”牵牛花哥哥打断了弟弟的话。
    “森林节算什么,冰雪节才好玩呢!”牵牛花弟弟争着说。
    牵牛花哥哥大声嚷嚷道:“胡说,明明森林节更好玩!是不是,茶先生?”
    “嗯。”茶先生点点头,点头的幅度很小,让人十分怀疑他有没有在听牵牛花兄弟说话。
     牵牛花兄弟可从来没碰到过这样安静的人,面面相觑(qù)。我靠着窗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哎哟,两个话唠终于安静了,还是茶先生厉害!
     牵牛花兄弟不满地向我诉苦,说茶先生多么多么无聊,多么多么没趣……一个个字就像机关枪的子弹那样从兄弟俩嘴里吐出来。天哪,要不请茶先生来我家坐坐,对付一下这两个话唠吧!
     牵牛花兄弟走后,柠檬小姐便来造访茶先生了。

    那时我正在茶先生家做客,跟茶先生交流后,我明白了为什么这样一个好脾气的先生到现在还是单身。
    就像牵牛花兄弟说的那样,茶先生太无聊了,怎么都不像一个可以说话的对象。无论你说了多久的话,他的回答永远只有“嗯”“是的”之类的词,我甚至怀疑他有没有说过超过三个字的话,这让我们之间谈话的气氛很尴尬。
     柠檬小姐的到来让我和茶先生之间的气氛更尴尬了。
     不知道茶先生哪里惹到柠檬小姐了,只感到她尖厉的声音划破我的耳膜——
    “你脑子有病吗?!”
    随着柠檬小姐声音的落下,原本栖息在屋檐下的鸟儿全都不见了。我呆楞了几秒后,正准备劝架,没想到茶先生淡定地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是啊。”
    这时,柠檬小姐的脸红了,两颊的红晕宛如黄昏时天边的晚霞,印象中的柠檬小姐一直是叉着腰骂人的,我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她。
    茶先生愣住了,呆呆地盯着柠檬小姐。柠檬小姐捂着脸,踩着高跟鞋,连招呼也没打,就噌噌地跑掉了。
    没过多久,他们就开始交往了。

    小镇上的人们都认为,茶先生迟早受不了柠檬小姐。还真是如此,一大早,小镇里传遍了小道消息:柠檬小姐和茶先生分手了。
    牵牛花兄弟每见到一个人都会神秘兮兮地说:“喂,你们听说了吗?就是刚搬到镇上来的那个茶先生,他不是跟柠檬小姐在一起了吗——他俩分手了!”
    “真的吗?!”
    牵牛花兄弟骄傲地点点头,异口同声道:“没错。”
    我下意识地朝柠檬小姐家望去,暗暗猜测柠檬小姐是否听见了牵牛花兄弟的大嗓门。
    看来柠檬小姐还是会孤独终老啊。

    又是晴朗的一天,我趴在窗台上发着呆。这时,我发现一个小孩在大马路上玩皮球,我刚想叫他走远点儿,就看到有一辆车猛冲过来。
    不好——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忍看到悲惨的事故。
    “你长没长眼睛——”尖厉的声音划破天空,是柠檬小姐的声音。
    睁开眼,只见柠檬小姐正叉着腰训斥那个小男孩。呼,我松了一口气,但是被柠檬小姐那样训斥,那个小男孩会很生气吧。
    但没想到,那个孩子低着头,小声说:“谢谢。”
    我再次看到柠檬小姐的脸红了,像上次面对茶先生那样。
    “总之,下次别这样了……”柠檬小姐小声地嘀咕着。
    我想起茶先生之前说过,柠檬小姐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呢,现在看来,茶先生说对了。仔细想想,他们还挺配的。
    这时,一个戴着小礼帽的年轻女子从拐角处走过来,她看起来不像本地人,卷曲的黑发随意地搭在肩上,浑身散发着温柔的气质,嘴角似乎带着笑意。只见她拦住即将离开的柠檬小姐问道:“打扰了,请问您是柠檬小姐吗?”
    “是,有事吗?”柠檬小姐冷冷地回答。
    年轻女子被柠檬小姐冰冷的语调吓了一跳,但很快,她兴奋地说:“哥哥给我看过你的照片,哦,我哥哥是茶先生,你可以叫我茉莉小姐。”
    茉莉小姐说着,从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中茶先生和柠檬小姐一起坐在公园的秋千上,茶先生露出淡淡的笑容,柠檬小姐靠在茶先生的肩上,很害羞,半张脸都藏进了茶先生的大衣里,仅仅露出的另外半张脸比刚落地的苹果还要红(后来我看到了这张照片)。
    照片里的柠檬小姐和茶先生是多么和谐而美丽啊。
    柠檬小姐又脸红了,有些小小的恼怒。这时茉莉小姐又说:“柠檬姐姐,你为什么要跟我哥哥分手,是不是……你也觉得他很无聊?”
    “没有,没有。”柠檬小姐有些慌乱地解释,“我只是……”
    “只是什么?”茉莉小姐不满地噘起了嘴。
    “只是……我怕茶先生讨厌我,茶先生一定觉得我脾气很坏。”柠檬小姐的音量突然变得很小变小。
    我走出家门,装作去花园里泡茶,就这样听清了她们的对话。
    竟然是柠檬小姐提出的分手,多么爆炸性的消息啊!
    “我永远不会讨厌你的。”一个浑厚的男声在路边的花丛中响起。
    我惊讶地看到手捧一束玫瑰花的茶先生从花丛中走出来。他依旧穿着灰色的大衣,踩着一双灰扑扑的靴子,可是他的眼神温柔得能让冰雪融化。
    柠檬小姐下意识地捂住嘴,看着茶先生,我感觉到他们的眼神对视中擦出了美丽的火花。
   “真的吗?”良久,柠檬小姐鼓起勇气问道。
   “真的,”茶先生淡淡地笑了,很温柔,“我会爱你一辈子。”
    柠檬小姐和茶先生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一颗晶莹的水滴从柠檬小姐的眼眶滑落。
    手中的柠檬茶已经泡好了,酸涩的柠檬片在水中展开,我轻轻地抿了一小口,酸甜可口。
    茶上漂浮着柠檬片,瞧,这像不像柠檬小姐和茶先生。
    不知何时,茉莉小姐退到我身边,她的眼中满是憧憬与希望,激动地说:“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像哥哥爱柠檬姐姐一样爱我的人呢?”
    我呆呆地望着茉莉小姐。
    她好可爱呀,我想,我找到我爱的人了。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