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诗

                                    文/ 丁之琳

   夏天总是热得要命,只有晚上会有凉爽的风。每天晚上我都会打开面向花园的窗户,让风吹进来,同时给花园里的小生灵们举办我的个人诗朗诵表演。
   有月亮的时候,我就念“床前明月光”,看到风吹过草地我就念“离离原上草”,打算第二天赖床的时候我就念“春眠不觉晓”。每次摇头晃脑地背完一首诗,我都可以听到花园里的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好像在给我鼓掌。 我还可以感受到草地里有一束温柔的目光注视我,让我感到很愉快, 我想, 草地里可能藏着一个爱诗的小人儿呢。可惜,每次我背诗背得起劲时, 妈妈都会打断我。
   “就知道背诗,单是会背诗有什么用?也不见你语文考第一名啊,有空不好好做点数学题,你在玩的时候别人都在努力。”妈妈越说越激动,恨不得把我摁在书桌上拼命做题,直到我垂头丧气地说“知道了”才满意地离开。
   这样的对话每天都会上演,每次被妈妈批评完我的心情都会一落千丈, 对着窗前花园里的小生灵说完“再见,晚安”后就合上窗,坐在书桌前盯着数学题发呆。
    我一点都不喜欢数学,我喜欢诗朗诵,妈妈为什么总觉得我喜欢的东西没用呢?不是可以让我开心吗?语文老师上课最喜欢点我读课文了,可是妈妈从来都不知道。
   不过,虽然妈妈不喜欢我背诗,我还是每天晚上对着窗外背一首。花园里有我的知己,我可以感觉到的。背了一首诗,再跟花园里的伙伴们说“晚安”,然后到书桌前做题。
   转眼间暑假到了。我们班成绩最好的方笑笑打算去欧洲旅游,笑笑给我们看过欧洲的画册,把我们羡慕得要命。
   我跟妈妈提到过这件事,希望妈妈也带我出去玩,可是妈妈说 :“人家方笑笑考第一名,她爸爸妈妈当然乐意带她出去啊。如果你考第一名,我也带你出去玩。”
   又是这句话。我只能叹口气回到房间。我一眼看到书桌上放了一张蔷薇叶,上面有一行蚂蚁大小的字。这是花园里的蔷薇花啊!我留意到窗户开了一道缝隙,窗台上还有一点泥,一下子明白过来。肯定是花园里的小人儿留给我的!想到每天背晚安诗时那一道温柔的目光,我的心里暖暖的。
   我找出放大镜,这才发现蔷薇叶上的字居然是小虫子啃出来的。
   “晚上八点,夏夜诗会。”我把叶子上的字念了一遍又一遍,不由得期待起晚上来。到了晚上,我便听到敲窗的声音。我走到窗边,看到一只蟋蟀站在窗台上望着我:“请从这里下来吧。”
    我利索地打开窗户跳了下去。在踩到松软的泥土的瞬间,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膨胀了。我看着变高的小草目瞪口呆,旁边一丛蔷薇花,居然像是高大的树林了。
    “小莎,欢迎来到我们的夏夜诗会。”我又察觉到了那束熟悉的温柔目光,这么说,我 那 位 藏 在花园里的朋友,是这只蟋蟀?我不由得笑了,跟着蟋蟀穿过蔷薇花林,来到一丛四叶草下。
    这些四叶草像是一座一座的凉亭,地上有茸茸的草芽编成的毯子,一群蟋蟀在歌唱。
    我抬头可以透过四叶草间的缝隙看到星星,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看星星呢。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我转头看到萤火虫在四周点灯,念出了这两句诗。
    蟋蟀笑眯眯地说 :“小莎你背诗真的很好听。”
    那又怎么样呢?我想到妈妈每次的嘲笑,叹了口气,妈妈从来都没夸过我。看到我一脸失落,蟋蟀费力地举起一片大叶子递到我面前 :“ 这是我们今晚要念的诗——
    又到了
    萤火虫的季节。用新新的
    麦秆,
    编一个
    小小的萤笼吧。
    沿着小路编呀编着
    往前去吧。
    鸭跖草开着蓝花,
    小路上露珠闪闪,
    光着脚踩啊踩着
    往前去吧。
    我一遍 遍念着, 蟋 蟀们也跟着我一起念,我感觉得到它们眼里的赞赏。 萤火虫绕着我飞舞,像是最闪耀的舞台灯光。蟋蟀们一边念一边扯着草茎编织了起来,我疑惑地看着它们编出了一个小小的花篮送到我的手里。一只萤火虫落到我的掌心,又安静地飞到了花篮里。借着那一闪一闪的光,我清楚地看到那花篮上的纹路居然是一个笑脸。
   “这是夏夜诗会的纪念。”我欣喜地捧着这个花篮,心底开心得直冒泡 :“谢谢你们, 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礼物。”
    蟋蟀送我回到窗边,一到窗边,我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轻松地从窗口钻了进去。
   “小莎。”刚到房间,妈妈就进来了,吓得我差点儿把手里的花篮掉到地上。
26 27
   “妈妈,怎么了?”
   “ 我刚刚听到你在念 诗,是《萤火虫的季节》?”妈妈难得露出温柔的神色。
   妈妈怎么会听到我念诗的声音呢?我有些疑惑,更奇怪的是妈妈居然没有批评我“念这些有什么用”了。
   “刚刚我到院子里摘花的时候听到的。”妈妈像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这是我以前很喜欢的诗呢,听到你念,我又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后来妈妈跟我讲起了她小时候抓萤火虫、 听蛐蛐唱歌的经历。妈妈还说她小时候也喜欢念诗呢,不过长大后就没有那种闲情逸致了。妈妈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好温柔好温柔,她还破天荒地夸我声音好听,念诗念得比她小时候还好。还说以后只要我不影响学习,随我做自己喜欢的事。这简直难以置信,直到妈妈离开房间了,我都没有回过神来。
    我把草花篮挂在书桌上,和花园里的朋友们道了晚安,进入了美好的梦里。
    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个夏夜,忘记这一首诗。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